「死亡對我而言不可怕,更可怕的,是我沒有意義地死去。」

從我揮空了那瞬間,我就知道死定了。果然,那爪一下子就插破了我柔弱的肺部。

還有旁邊急速跳動的心臟。

在他抽出爪子的一秒,我身上的鮮血大把大把湧流而出,瞬間就泡濕了心臟附近的衣服。我馬上便倒下了,還有可能再也站不起來。

劇烈的暈眩感令我無法對焦眼前任何事物。



「額額額。。。。。。」因為喉嚨咯血的緣故,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師傅,師傅。。。。。。」我腦海裡不斷迴盪著這個名字。

畫面一轉,張毅右手就被一根血紅長鞭所劈斷。

鮮紅色的血不斷從傷口冒出,張毅痛苦地嚎叫著。斗篷男沒有一絲遲疑,第二根長鞭再次劃破天際,以破風的速度向張毅飛去。

這時一支金色的長箭中途射中了血鞭,兩股屬性截然不同的能量在互相抵抗。最終一陣爆炸在空中出現,看來是金色的能量成功轟斷了長鞭。



在爆炸光芒的掩蓋下,那斗篷男子已經殺到艾斯面前

此時兩眼反白的艾斯合時地發動了安卡聖杖裡的咒術,聖杖的頂端隨即發出強烈的金光。這金光一照到斗篷男子臉上就響起一陣「滋滋」聲。

這下子斗篷男不得不先退下來

「女巫!我勸你還是收手吧,你絕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肯投降,我反而可以安排你成為我們的一員。」斗篷男轉過身,望向乏力的艾斯道。

「你這一族根本不可信!」一道冷冰冰的女聲從艾斯口中發出,那反白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斗篷男



斗篷男搖了搖頭,「魔法對我沒有作用,所以在我面前你沒有一絲勝算。你還是投降吧,我不想兩敗俱傷。」

「區區吸血鬼。。。。。。」那道女聲再次響起

「血族!」被識穿了血統的斗篷男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顯得有點生氣,「我身上流著的可不是普通血族的血,而是十二真祖的血。」

「十二真祖!」附身在艾斯身上的古魂好像知道什麼,她的臉色不像剛才那般自信,更變得有點畏縮。

「你也知道十二真祖?那麼你的身份。。。。。。」斗篷男再次定了一會,接著轉眼望向伏熙。

那血紅的眼睛閃爍了幾下,「主神沒有獎勵。。。。。。就是說,還沒死透?」意隨念動,一條血紅的長鞭隨即在手心化為實體。

「或許你有很強的潛力未曾發揮,但是現在你就要夭折在這了。要怪,就怪你沒有實力;要怪,就怪你遇上了我吧!」就在斗篷男手起刀落的一剎那

一陣爆炸聲從遠方傳來,應聲而來的便是強烈的地震。



這突發的情況令斗篷男遲疑了半刻,可是結果還是沒變,那一鞭依然揮了下去。

「啪」一陣像是扭開汽水蓋的聲音響起,接著現場就陷入了一陣白光之中。

斗篷男反射性用手遮住臉龐,可是他遺忘了閃光彈產生的光不包含紫外線。「該死!」一股怒氣從他心底冒出,他痛恨這種感覺,這感覺彷彿在告訴他:「你不是一個人類。」

白光消散,幾顆光球隨即轟向吸血鬼。

斗篷男臉上有怒色,隨即在手心化出兩條血紅長鞭。「哼!」雙手帶著長鞭恍如狂風亂舞,一下就把光球打成碎片。

「紅薔薇!」一道帶有怒氣的男聲在斗篷下響起,而紅槍也迅速回應了它的主人。

可是一股精神力死死鎮住了長槍,不讓它回到主人手上,而這也是附身在艾斯身上古魂的所作所為。



這時斗篷男眼裡的不悅漸生,同時他也留意到旁邊的一個人。

「果然,還沒死嗎。。。。。。」他的眼睛轉向左邊,那裡站著一個身穿黑衣手持長劍的男子。

「伏熙!」張毅開心地喊了出來,可是他靈敏的視力馬上留意到一些異樣,那就是伏熙全身正以詭異的幅度顫抖著

斗篷男仔細一看,眉頭不禁皺了皺:「在這個時候突破返祖狀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