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的紫黑色長劍在月光下閃耀著湖水般的光澤,而劍上的魔能也使這把劍擁有分金斷石的威能。

可是它的對手是上古魔物,其實力之強已非人類可以對付。就算以煌的實力也只能在它身上留下幾條淺痕。

「不是攻擊弱點,阿隆戴特也只能切入兩米。雖然各顆蛇頭的之間沒有指揮,導致行動略顯混亂,可是我身上魔能的消耗也非常巨大,要是持續戰鬥下去將對我非常不利。」煌的腦袋迅速而有序地分析著各種情報,同時建構著不同的策略。

「去吧骨龍!」青須一聲吩咐,他腳下那骨頭組成的怪物也加入了戰團。

雖然名字是骨龍但其外貌並沒有一絲龍的味道,反而像是一推骨頭東拼西湊出來的三不像。不過那些骨頭色澤光亮還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再加上外圍的死靈之氣,外表卻頗有威勢。



這只似龍非龍,似虎非虎的骨頭怪物加入戰團後,形勢又起了新的轉變。變成了貝列、骨龍和煌合力對付八歧大蛇,雖然八歧大蛇實力強橫,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漸入頹勢。

貝列和骨龍各纏住了八歧大蛇剩下五個頭中外圍各兩個頭,而煌就憑着靈活的移動能力周旋在中間那個頭之中。他也不再攻擊,只是牽制住那個巨大的蛇頭。

貝列舉起手中的盾牌就奔向敵人,碩大的蛇頭也沒小看過這鮮紅的巨人。兩個吐著信子的蛇頭就迎向了魔神,巨蛇口中黑光閃現,一口黑炎就噴了出來。貝列沒有在意,一口氣就衝進了黑炎中。的確那些黑炎傷不到貝列的本體,但黑炎吐息只是個幌子真正的殺著還在後面。

黑炎一散,另一個蛇頭就攻向了貝列的下盤。打樁機一樣的蛇牙冒出墨黑色的異光,一口咬中了貝列的腹部。

鮮紅色的鎧甲在這突如其來的一擊下,也被蛇牙夾出了絲絲裂紋。而且蛇頸一抽貝列就失去了重心,整個身軀都被拖前。



要是被拖到八歧大蛇懷裡,即使是魔神也難逃一死。這時它知道要拼盡全力了,它先用盾牌頂住來襲的第二顆來襲的蛇頭。接著一股紅氣在右拳湧出,狠狠地轟在那顆咬住它右腹的蛇頭上。可是這一擊未能奏效,貝列繼續被拉向前。

這時中間那顆被煌纏住的蛇頭也感覺到什麼,猛然轉過頭咬向了貝列。

煌心知不妙,體內一黑一白兩股能量同時湧進阿隆戴特,劍身的兩邊頓時變成一黑一白兩種顏色。「聖魔裂空!」一把黑白雙色巨劍的虛影在阿隆戴特上浮現,接著大劍一揮。一道無雙劍氣瞬間在上面爆發,帶著風雷之勢斬向八歧大蛇其中一個腦袋。

「刷」的一聲,那顆巨大的蛇頭就落了下來。大蛇身上墨色的鱗片根本沒辦法阻止這一劍,而算上這個蛇頭,八歧大蛇有一半腦袋都搬了家。

貝列趁著大蛇吃痛,再轟一拳在咬住自己的蛇頭上。而這一次貝列的拳頭把巨蛇的眼睛都打碎了,八歧大蛇無計可施唯有狼狽地縮了回去。



另一邊廂,骨龍也死死地咬住其中一個蛇頭。雖然體型遠比不上八歧大蛇,但是骨龍是死靈生物所以沒有痛覺,無論受到什麼攻擊都不會退縮。就這樣它不斷啃咬著一個蛇頭,把它磨得鮮血直流。

雖然各有損傷,但八歧大蛇的劣勢明顯,它應該撐不過幾個回合。

「體內能量所餘不多,再勉強下去可能會發生危險。」想到這裡,煌就轉身撤離。

就在他轉身的一刻,剛剛被他攪碎腦袋的蛇頭出奇地在地上晃動一下。剩下的四個蛇頭也突然暴起,嚎叫著,很快就逼退了貝列與骨龍。

那些重傷的蛇頭全部都搖搖晃晃地抬起頭來。不但是重傷的蛇頭,那個整個被切斷蛇頭的頸部也沒事地抬了起來。

山腳的土塊被一些東西所壓迫分離,貝列那根長槍也被擠了出來。最終八條輪船般的蛇尾也從地底下露了出來,這也代表著八歧大蛇重新復活。

它嚎叫一聲,一道黑氣從蛇腹中湧出直湧到沒有蛇頭的頸部上。那些魔氣包裹著蛇頭的部分,慢慢形成了一個蛇頭的模樣。

「什麼!」知道事情不妙,瓦利早就離開了戰場在一邊觀望著。但是見到這離奇的一幕,他也十分驚訝。



那些墨黑色的氣體裡好像包含著無數的黑色的符文,那些細小如蟻的符文不斷交織、分散、再交織。慢慢聚成了一個蛇頭的模樣,最後湧進大蛇的頸部,瘋狂地催生著骨頭、肉芽、鱗片。最終一層一層地披在蛇頸上面,化為一個完整的蛇頭,而整個過程還不到一分鐘。

那些被刺穿的頭顱也冒著黑氣,那些黑氣則是瘋狂修補著受傷的部分。從內到外完全補好八歧大蛇的軀體。

看到這不可思議的景象,煌那茫然的眼神中也滲透著無限疑惑。這時那八個蛇頭聚在一起,瞬間往貝列突出黑炎。

黑炎如洪水般湧向貝列,它的盾牌不到十秒就被黑炎所吞噬了。雖然魔神貝列的鎧甲本來有極強的魔法抗性,不過八條火柱猛攻之下,貝列身上的鎧甲也呈融化狀,手上的盾牌更是不斷消散。

「嗚~」魔神的慘叫聲響徹樹海。煌本來想去幫忙,但是黑炎出現那一剎那他就打消了念頭。因為他感覺到黑炎不但極高溫,而且裡面還包含著一些不知名的東西。

遠處金光一閃,一條巨大的光柱直接射向八歧大蛇,一下子就轟在它腹部。

「隊長的崗格尼爾嗎?」瓦利望向遠方的自衛隊基地



「嘎!!!」這一擊雖然逼得它停止了吐息,但光柱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十秒就消失了。

在這一擊之下,八歧大蛇的腹部被鑽出了一個洞。

可是黑氣一湧而上,很快就修復了那個傷口。

「這是什麼怪物。。。。。。這已經不屬於靈獸了吧?難道是得道魔獸??」名為青須的老人嘴滴著冷汗,嘴裡碎碎念

這時天邊再出現異狀,樹海那邊猛然有一條光柱射上天空,並同時化成透明的天幕往外散去,最後覆蓋整個地球。

眾人都被這超乎想像的現象嚇到停下了動作。

唯有八歧大蛇的眼裡閃過一道黑氣。

很快光柱消失,而煌也已經解除了阿賴耶識的狀態準備一口氣逃離這裡。忽然一陣陣音爆聲從光柱發源地出現,接著一道人影閃現在煌的眼前。



那是一名身穿靛藍色浪人服的大叔

而他毫無表情地盯了煌一眼,隨即便失去了興趣。他轉過頭對著八歧大蛇說:「老朋友,你還好嗎?」

接著寒光一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