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應龍小隊分為兩個團體各自行動。

第一梯隊,由金次帶著孫唐和艾斯將物資運到安全屋,為接下來的行動作準備。第二梯隊,由伏熙和天娜帶著張毅去城北探探消息。奇美拉小隊則留守度假村,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馬上通知伏熙他們。

黑色機車上,套著黑色防風頭盔的伏熙和曾羽遊走在S市北區的狹窄小路上,另一邊廂天娜和張毅則走大道。兩車一明一暗,互相照應。

這次他們要去的地方,當然就是上午刑警們闖進去搜索的小區。機車「箐月」靈活地溜進一條條小道,掩人耳目的同時最大化精神掃描的範圍。

繞了近一個小時後,伏熙已經將搜索範圍縮至一兩個街區內。如果推斷沒錯,提爾小隊或旱魃小隊的藏身點肯定在附近。



「提高戒備,他們隨時會在附近。在非必要的情況下,絕對不要先出手。」透過精神鏈接,伏熙的話準確無誤地傳到天娜她們的耳內。

精神掃描仿佛雷達般一遍又一遍地更新半徑500米內的情況。但可惜的是,一直都找不到異常的能量源。

看了看手上的機器手錶,伏熙便準備發動引擎。在此之先,他習慣性地抬頭望了望附近的情況。

身在小巷的伏熙,他眼前的景象是一幅破爛骯髒的房區,大小不一的小屋全都擠在了一個街道上。發臭的污水和垃圾到處都是,令一般人都敬而遠之。

「城中村,在此出沒的人大多都是沒有身份證明文件的『黑戶』或者農民工,因為人口流動的速度很高,短期內搬家也是平常事。刑警小隊花了一個早上也查不到什麼資料也是情理之中。」看到這樣的情況,伏熙也明白了剛才公安局內線所說的話。



既然檯面上的勢力幫不了自己,那麼伏熙很可能要藉著黑道的眼線去追踪。

只要能把他們逼到在大庭廣眾下使出「能力」,到時不只是我們,公安機構也會咬著他們不放。那時在混戰中,應龍小隊等收漁翁之利就好。

「以最小的代價,獵取最多的分數,然後把餘力都放在城東軍營。」這就是伏熙的整盤計劃。其實他在數晚的思考後,慢慢發現主神在今場輪迴的主要意圖應該是對付城東軍營。

「想要拿到一分保命,最好的選擇是偷襲城東軍營。想要爭取最多分數,也要攻擊城東軍營。想要扳回劣勢,唯一途徑就是攻入城東軍營。」藉著主神的各種明示暗示,伏熙可以推斷出:無論是因著什麼緣故,主神都希望有輪迴小隊能去一趟城東軍營。

裡面,到底有著什麼?



隨著伏熙扭了扭機車的電子油門,胯下的引擎也發出陣陣躁動。

「看你了。」伏熙拍了拍後座的曾羽。

曾羽啪的一聲蓋上頭盔的防風玻璃,不急不躁地回應:「盡我所能。」

在兩人準備動身的瞬間,一陣奇怪的感覺流過伏熙全身。那是一種被人在暗處窺望的奇怪感覺,令人心裡毛毛的。

「死!」這霎那,伏熙背上的汗毛全刷刷地豎了起來。

還不待他有任何反應,阿賴耶識已經奪取了伏熙身體的控制權。電光火石之間,臀部肌肉徹底收縮,連帶背肌也同時拉緊,靠著這股力,伏熙硬是把頭部和胸部的曲線往後扯了幾公分。

就是這幾公分,便使他避過身受重傷的結局。

霎那間銀光一閃,一支又銀光交織而成的箭羽在他胸前僅僅略過,那銳利無比的銀色能量輕而易舉地在伏熙的風衣上撕開了一條縫,順道在伏熙胸前劃下一道血痕。



這下,阿賴耶識又救了伏熙一命。

驚魂未定之時,伏熙的右手竟然不由自主地反應起來。只見伏熙右手聚成掌狀,一收一發,那爆發性的力量瞬間就把後座的曾羽拍進了小巷。

在阿賴耶識的控制下,伏熙這一掌糅合了剛柔兩種力量,在不傷害曾羽的情況下一擊就使其脫離了敵人的視線範圍。與此同時,伏熙的腳可沒有閒著。因著危機而甦醒過來的龍之力迅速湧進插翼靴,隨著能量的湧入,靴底的金色紋路稍微有了點反應。

接下來,強大的衝力就從伏熙腳底噴發而出,馬上把他從地面拔起,往空中飛去。

就在伏熙離開地面的一刻,另一支光箭就恰好擦過他的腳底。只要他的反應晚了半刻,那麼第二支箭便會把他徹底刺穿。

被伏熙打飛後曾羽在後巷中打了幾個滾,在他稍微回過神之後,他就意識到情況的嚴重。

「天娜,張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