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鐘方向高位,微風,偏差修訂。」套上阿賴耶識的伏熙火速解析著狙擊方向,同時控制身軀往後退去。

只見伏熙單手攀住石階,右腳一蹬灰牆,矯健的身軀就往隔壁陽台跳去。

可在落地之先,伏熙的身影一動。左腳金光閃爍,一股強大的氣壓隨即洶湧而出,瞬間改變了他落地軌跡。成功施展二段跳的伏熙往屋頂直直飛去。這時伏熙原要踏足的陽台上忽然閃過一抹銀影。

這麼一個假動作成功騙過了一次狙擊,順道給阿賴耶識分析箭羽的機會。金絲流轉的雙目緊盯著數尺開外的銀箭,把它的軌跡一絲不差地記在腦海裡,同時仰賴阿賴耶識的分析能力去判定攻擊的方向,配合預想的拋物線和風速的影響,再融合一路以來對於四周景象的短期記憶,不過數秒已經大致辨認出敵方的位置。

看到伏熙那超人類的動作,遠在600米外的阿密斯頓時怔了怔,手上把那銀弓也隨著她內心的震驚而垂下。射失這詞從來不存在她的印象裡,特別在這個絕佳的時機與位置下。



「在月圓的日子裡我已經去到了能力的巔峰,為什麼還對付不了他!」這時阿密斯想起了與韋爾的對話,當時的她對自己的箭術信心滿滿,誇下海口一次伏擊肯定能重創應龍小隊的隊長,可那時韋爾只淡淡回應了一句:

「伏熙之所以那麼強,是因為他不怕死,而不怕死是因為他已經失去了一切。如今,我們還奈何不了他。」

想到這裡阿密斯忽然背後一涼,破風聲隨即在耳邊響起。

「咻!」一發子彈無聲無息地打穿了她身旁的石欄,濺出的碎石彈射到阿密斯腳邊。

她心中一驚,深知自己的位置現已暴露。她的眼睛也瞟到一個人影已躍至遠處的屋頂上,而那人手上正握住一根紅色的長狀物,想必就是應龍小隊的增援,阿密斯深知絕不可戀戰,握起銀弓就翻身往後樓梯逃去。



半公里開外的伏熙調了一下十六倍瞄準鏡的度數,使那鏡內的視野漸漸變得更為清晰。淺吸一口氣,讓身體不被呼吸所擺動從而影響到狙擊的精度。用遠處掛起的衣服作為標記,飛快評估出風向和風速等參數。他憑著阿賴耶識的分析力,不消幾秒就調節好射擊的角度。

右手食指馬上搭在機板上,「呼」伏熙在屏住呼吸的瞬間扣下機板。槍口噴發的氣體被消音器有序排出,最後只剩開瓶的一聲響:「噗!」

不消幾秒,一顆子彈便劃過長空,炸開了阿密斯頂上的石塊。另一個屋頂上,藏在陰影處的張毅已經張弓拉線,手心的天火箭也燒得發白,隨時都可以離弦而去。

「沒事吧隊長?」躲在後巷暗處,滿臉灰塵的曾羽開首便問道。

「沒。」這時屋頂上的伏熙正全神貫注地盯著阿密斯所在的三層高民房,眼也沒有眨一下。如果阿密斯敢來一記回馬槍,伏熙會在頃刻之間要了她的命。就算他射偏,張毅也會發箭一口氣完全毀掉阿密斯所在的樓宇。



現在的他,容不得一刻鬆懈。

一分鐘後,曾羽成功確認阿密斯已經離開了民房。

聽到曾羽的報告後,伏熙終於可以從阿賴耶識狀態中解脫出來。隨著全身一陣急促抽動,冷汗浸濕了伏熙的背部,好在他眼內也恢復了一點神采。這時的伏熙臉上煞白一片,彷彿脫力了一般。

就在解除阿賴耶識的一瞬間,胸前的刺痛也隨即傳來。「呼」伏熙吐出一口氣,然後從腰包裡拿出一條能量棒。他知道胸前的傷不礙事,只要有足夠的營養供應,這麼一道割傷明天就會結痂康復。

從受傷到現在還不到幾分鐘,傷口已經止住了血,龍士血統可不是蓋的。

「曾羽,有收穫?」攤坐在地上,伏熙有些虛弱地問道。

在天娜的掩護下,曾羽與她迅速往阿密斯所在的民房進發。在最大化延伸精神掃描後,曾羽也大概掌握那名狙擊手的情報。

「回去再說,這裡不安全。」曾羽匆匆回答了一句,便連忙領著天娜往回走。



察覺到曾羽那陰沉的表情,天娜悄悄問了:「是不是有誰來接應那狙擊手?」

曾羽戲虐地笑了笑:「對。」

「誰?」天娜再問

「會移動的變壓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