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移動的變壓站。」在天娜的印像中,只有一個人會有這樣稱呼。雖然之前公安局內部傳來的照片已經給了她提示,但她也不敢太肯定,現在加上曾羽的印證後,天娜幾乎可以肯定那人就是韋爾。

被天娜拎著跑的曾羽通告其餘兩人:「伏熙、張毅,提爾小隊的增援來了,按照計劃我們現在就撤退。」

遠在幾百米外的張毅聽到指令後二話不說,拍拍火德葫蘆就把天火箭吸進去,他也在收起射日弓後躍下了陽台。

伏熙也知道情況,他翻一翻手喚出了兩個煙霧彈。扣掉保險,煙霧便開始從小鐵罐裡湧出。就在煙霧擴散得差不多的時候,他隨手一丟,其中一個煙霧彈便落到了樓下的機車附近。

很快,灰白色的煙霧便淹沒了機車,而伏熙也隨即一躍而下。利用對面的陽台作為跳板卸力後,伏熙便穩噹噹地落在機車的主駕位上。引擎低吼一聲,一人一車馬上離開了現場,不留給人追擊的機會。



不過在躍下天台的一瞬間,伏熙留意到遠處出現了一個眼熟的身影。


「隊長,我們不去追嗎?」凱文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殺出去。在正午的這個時間點上,他對自己的實力可是有絕對的信心。

韋爾看了看偷襲失敗的阿提拉,再回望伏熙離開的方向,心中思緒萬千。這個救過他,幫過他,但也令他無比自卑的人,馬上就要兵戎相見了。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什麼選擇?畢竟在因果律和天道點數面前,以前那些情誼可不值一提。

韋爾低下頭,語氣略微失望地告訴隊員們:「他們在暗,我們在明,現在出手會引起很多麻煩。而當務之急是轉移地方,我們走吧。」

確認應龍小隊已經全數撤退後,提爾小隊便電召了兩輛房車,整隊人馬一起往郊外的村子駛去。一路上,阿提沙也把她襲擊伏熙的經過說了一遍,好讓眾人知個大概。



「毫無疑問是神經反應和肌肉堅韌類強化,而且依他的特長來看,應該是近戰類型。」尚清在如雪細心的照顧下已經恢復了不少,他醒來不久就馬不停蹄地分析著隊伍所面對的新情況。

「這樣推算,隊長有超過一半的機會能解決他。畢竟是近身戰的話,就算是那個傢伙也不會占到任何便宜。」尚清對於自家隊長的實力非常清楚,如今的韋爾已經今非昔比,要是佔到天時或地利,他一個人對付一整個小隊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對上伏熙,韋爾可是異常的小心,「關於槍擊的事,阿提沙你再把經過說一遍。。。。。。」


相對地,曾羽也捕捉到了韋爾他們的訊息。



「能量團已經超越了隊長和天娜,肯定到達了雙白銀階段,還有他身上那套電池般的甲胃。。。。。。」曾羽坐在後座上回憶著那次精神掃描。

「看來提爾小隊的隊長也是個厲害的人物,未知伏熙他能否對付。」曾羽心裡評估着兩人的實力。這時伏熙已經載著張毅從小路轉出,兩車匯合後便迅速折返度假村。


天上,一隻小小的麻雀卻有意無意地跟在了車後。

「那個會使用精神力的傢伙太礙事了,要徹底擊潰應龍小隊的話,第一個要死的人就是他。」遠處的小巷裡,手握薩滿信物的瘦弱男子把矛頭放到了曾羽身上。

他身旁的棕色壯男卻提醒他一句:「我們的首要目標是提爾小隊,憑隊長現在的實力,我們可惹不起應龍小隊。隊長的吩咐也只是盯著他們。」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做好你的工作就行,巴里。」對著巴里,那名瘦削的男子可沒什麼好氣。

那名叫巴里的棕色壯男也沒什麼反應,只見他摸摸項上的木牌,便繼續閉目養神。




回到度假村之後,伏熙便先去處理傷口,留下曾羽報告消息

時間飛逝,一轉眼就到了晚上。分配好守夜的次序後,伏熙便假裝去休息。就在眾人都熟睡的時候,他一記翻身下了床,輕而易舉地從陳經理留給他的緊急出口溜到了外面。

就在他打算翻過圍牆時,一把男聲叫住了他。

「熙,你想去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