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早就預計到他的出現,所以他臉色依舊,不慌不忙地回過頭。

「金次, 我有點私事要處理,出去一下。」果然,站在他背後的便是一身素色的金次。

「有關葉家嗎?」從那次潛入葉家的行動開始,他便發覺伏熙有點不妥,他那波平如鏡的心境有了一絲毛躁。金次也留意到在撤退時,伏熙站在葉家少爺結婚照前那神情。那一刻,他彷彿看到了伏熙那張堪比惡鬼的臉,因此他便猜到今晚伏熙偷走的意圖。

聽到金次的問題,伏熙的眼睛馬上瞇了瞇,他生平其中一件惡事就是被別人看透心思。

就算是同伴也一樣。 



事到如今伏熙也沒打算隱瞞,他眼中凶光一閃,「沒錯。」

「冤冤相報何時了,放下執念才是唯一的解決之途。」伏熙的神情很明顯不對勁,所以金次在他大開殺戒前趕緊勸說他。

伏熙聞後冷笑一聲:「冤冤相報何時了?當其中一方死光,就能了結。」

「伏熙,你。。。。。。」與金次記憶中的伏熙相比,如今的他變得更加偏激而且頑固,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恐怕沒有人能阻止得了。或許,曾經有那麼一個人,不過他已經不在人世。

既然動之以情不可行,那麼金次話鋒一轉,開始說之以理,「考慮到目前的形勢,你也不想節外生枝對吧?如今再闖葉宅絕不是個好提議。」



對於金次所陳述的事實,伏熙沒有絲毫質疑,「沒錯,再闖進去風險太大。」

「不過,我要去的並不是葉宅。」

不消一會兩輛機車便一同離開香巴拉度假村,朝著城西駛去,車上的顯然就是伏熙和金次。金次因為拗不過伏熙,在沒有辦法之下,他唯有跟著伏熙去,以防他做出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夜深的S市脫去了繁華的外衣,剩下那冷清清的街道招待來賓。這倒方便伏熙辦事,兩輛機車在大道上飛馳,把街燈都拋到了身後,不消一會他們便到了目的地附近。

這裡是S市的另一個高尚住宅區,由一個集團集中管理的別墅式公寓,而伏熙要找的人就在裡面。



停泊好機車後,伏熙便摘下頭盔,套上了面罩,在他身後的金次也照辦。雖然這個集團的安保還做得不錯,圍欄、警報器、巡邏隊沒有一樣落下,可是這些東西在伏熙面前就跟形同虛設一樣。

趁著夜色,伏熙縱身一躍,輕而易舉地跨過了圍欄,當然這小小的圍欄也擋不住金次的腳步。畢竟這兩人的強化程度已經比正常人強了三倍,他們跳高的水平至少也去到平常人的三倍 。

那些不入流的警報器和巡邏保安根本就擋不住兩人的步伐,關掉幾個放在明處的警報器,繞過那些按部就班的保安,他們兩人順利來到一所別墅附近。兩人蹲在一棵大樹之下,眼睛盯著別墅的門口。

在這麼一個住宅區裡面,還有兩名保鏢站在門口,那家人不是錢太多,就是心太虛,更或者兩者皆是。

金次捉住伏熙的肩膀,然後才問道:「你要找的人就在裡面?」

這時伏熙臉上卻露出一絲狐疑,好像不太確定裡面的情況。「根據我的消息,我要找的人就在裡面。可是情況有些變化,我要先確定。」說完他便從納天戒裡喚出兩把hard baller。

見狀金次趕緊阻止他,「你要幹什麼,難道要一直殺進去?」

「有問題?hard baller的.45子彈並不是在S市黑市上買的,沒人能追蹤到我們。」伏熙最擔心的便是被人追蹤。



可金次關心不是這個,「那可是人命,豈是這麼隨意處置?」說著說著,一向平和的金次竟有些憤意。

伏熙冷哼一聲,絲毫沒有介意金次的話,「他們的命就是命,那些被他們害死的人,他們的命就不是命?」

「你!!!」被伏熙這麼一懟,金次一時之間也沒能回上什麼。的確,被葉家害死的人絕不在小數,能當他們保鏢的人手上一定有幾條人命,否則連面試都過不了。

「處置生命的權利,永遠都掌握在強者手上。強只是一個概念,包含:體力、智力、財力甚至人際關係等等,這一剎那我比他們強,所以我就有權利掌控他們的生死。」在伏熙的世界里,道理一直都是這樣。

「那麼,是什麼驅使你做這事?」忍著不忿,金次要知道伏熙的動機。

金次的話音剛落,別墅的二樓便亮起了燈,一個小男孩也順手推開了窗戶。即使現場光線不足,但憑伏熙的眼力,他仍能認出那個男孩便是潛入葉宅時遇到的那個小孩。

也就是葉家的嫡孫,葉家大少的兒子。



看到小男孩的一瞬間,伏熙眼內金絲流轉,表情也開始猙獰起來。

「他的媽媽,就是其中一個逼死我母親的一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