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單手持劍,與天娜一同出現在如雪眼前。

即使應龍小隊全員都戴著面具,但光憑感覺如雪也能輕易認定面前那人就是伏熙。如雪臉上一喜,眸子里只剩下伏熙的身影。她與伏熙之間仿佛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兩人會不自覺地吸引對方。

伏熙在見到如雪的一剎那,他那明鏡止水的心也已然泛起了陣陣波瀾。不知不覺間,伏熙的步伐又快了幾分。面對第一個闖入他內心的女孩,伏熙對她總是念念不忘。雖然相處的時間還不過二十四小時,可在不知不覺之間伏熙總會有意無意地想到她的身影,她的笑聲。

在主神治好了如雪臉上的瘡疤後,如今的她可謂杏面桃腮,皮膚皓如凝脂。配合上如雪本身那皓齒內鮮,明眸善睞的渾然天成美貌,伏熙的內心已經烙印下她的身影。

伏熙有很多話想說,可他一咬牙,把話都咽在了喉嚨。一別天涯,相望無話。



可如雪才不管那麼多,她嫣然巧笑呼喊道:「伏熙,我在這!」說完,她便漠視旁邊的艾斯,往著伏熙的方向一路小跑。旁邊的金次也沒有出手阻止。

就在如雪轉身的一刻,伏熙便發現如雪手上那金黃色的魔法繩索,因為雙手被捆著如雪跑步的動作有些不自然。這個不自然加上山裡的小石塊,如雪一個不小心便被絆倒了。

本來還想著如何處理事件的伏熙見狀渾身一震,他的反應速度比如雪快上許多,從她腳邊的不自然就可以推斷出她會被絆倒。伏熙心裡一急把其他的事都拋諸腦後,心裡冒出一股異樣的感覺,腦海里只想到發動插翼靴。此時此刻他的心臟猛然跳了一下,原本那懶洋洋的龍之力忽然奮發起來,隨著伏熙的意念湧進了插翼靴。

靴底金光一閃,伏熙的身影便如風奔去。尚清只覺得眼前一花,伏熙就在眼前消失不見。下一個瞬間,他已經抱住了快要跌倒的如雪。

就在伏熙詫異之時,一股令人懷念的暗香襲來,那雙抱住如雪的手也不經意加大了幾分力道。伏熙低頭望向一臉萌萌的如雪,他開始明白,或許懷裡這位柔弱無骨的女孩才是他真正所尋之物。



他想起那個卦象,「坎為北又為水,坎卦為北又北,你所尋之物無疑在正北方一個靠近水源的地方。」

嗅著那如蘭的香氣,伏熙輕輕地把如雪放在地上:「沒事吧?」

「我沒事,你還記得我嗎?我叫如雪!」不知為何,望著如雪那可愛的臉蛋,從來殺人不眨眼的伏熙對上竟然沒能提起半點殺意。本來仍盤算著如何引出提爾小隊再一網打盡,此時此刻這些東西已經跑諸腦後。

「你受傷了,別擔心,我馬上把藥給你!」如雪就跟伏熙初次遇到她時一模一樣,還是那樣說個不停。想到這里伏熙微微一笑,可當伏熙看到如雪被魔法繩索束縛住,沒辦法從口袋里拿東時,他的臉色再次變了變。

他本能反應是打算一劍砍斷這繩索,可他細心一想又覺得不妥。



此時天娜與艾斯已經靠了過來,她們兩人均打量著伏熙身旁的如雪——這個謎一般的女孩。如雪顯然十分害怕兩人,輕輕地溜到了伏熙身後。如雪還記得伏熙為她驅趕飛蛾的一幕,在這個男生背後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她打從心裡這麼想。

可尚清就看呆了,他還以為伏熙會一劍就了結了如雪,卻怎麼也想不到伏熙不但沒有傷害她,而且還把她緊緊地護在身後,「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這令尚清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疑問也同時浮現在艾斯腦海里。

還沒等艾斯開口,金次忽然感覺到了什麼,猛然轉過頭。就在這時曽羽的通訊也趕到:「小心,他們來了!」

黑暗中悄悄閃出一縷銀光,金次心知不妙,一個翻手掏出了金剛杵:「明王盾!」他不敢輕敵,一出手就是佛學絕技明王盾。一扇門大小的金盾隨著金次的召喚浮在了他身前,不過一秒,銀箭便落在其中。

本來金次也沒放這小小的銀箭在心上,他絕不認為這東西能擊穿明王盾。可那銀箭的箭頭青光一閃,猶如熱刀切牛油,瞬間就穿透了明王盾,一箭射在了金次身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