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溯到十多分鐘前。

韋爾抬手一記萬雷轟,瞬間就把逼近的兩隻僵尸轟至皮焦肉嫩。頭上的黑印被電光所焚之後,它們雙腳一軟,馬上就倒了下去。不待韋爾有何反應,後方又響起了不詳的聲音。

知道身後的隊員有危險,韋爾一個轉身,趕忙甩出了手上的短錘:「去!」銀錘飛快地衝進樹林,像是擊倒了什麼。

正當韋爾想再做些什麼,他驚覺自己的腳突然動不了。低頭一看,雙腳已經陷進了土裡,這時土裡還不斷鑽出蟲子。

韋爾心裡一急,沒注意到頭上的情況。就在他接回妙爾尼爾以後,兩條青蛇便從天而降落到了他的肩膀上。韋爾奮力一甩,成功把其中甩了出去,可剩下那條很快便給韋爾的手臂啃一口。左手一揮,那條青蛇便被掃了出去。



韋爾心裡知道這等蛇毒對他構成不了傷害,可一時半刻還是會影響到實力。念頭剛過,拿錘子的右手便開始有點發麻。他雙腳一抽,便從鬆土里拔了出來。此時阿提莎已經恢復了不少,拉起弓就往逼近的僵尸射去。

雖然銀色的羽箭能輕鬆穿透僵尸的身軀,可絲毫不能拖慢它們的腳步,甚至還沒能帶來什麼影響。這時空氣中又響起「嗡嗡」聲,韋爾和阿提莎渾身一震,那些帶毒的蜜蜂非常麻煩。它們防不勝防,一旦被釘上肯定會中毒,而且手上的靈液已經不多了,要是再這樣耗下去,他們肯定會交待在這裡。

因此韋爾和阿提莎都不敢輕敵,連忙護在凱文附近,打算抱團迎戰。在這危急關頭,兩隻散發著腐臭味的僵尸突然從草叢中衝了出來。隨著僵尸的逼近,韋爾慢慢便明白到旱魃小隊的戰術,那兩隻僵尸的作用只是分散他們注意力,好讓帶毒蜜蜂進攻。僵尸只是個幌子,不過這個幌子他們不得不處理罷了,真正的殺招其實在帶毒蜜蜂。

想到這裡,韋爾便進退兩難。一旦出招解決僵尸,就可能露出破綻讓蜜蜂進攻;不解決它們,等到它們殺至近身也會被圍攻。轉眼間,他便要下決定。

就在這時,天邊響起了槍聲,兩顆乳白色的子彈應聲而至,一下子就把僵尸們的頭顱轟成碎片。在韋爾與阿提莎那驚訝的目光中,一把沉厚的聲音用英語說道:「你們在幹什麼?快走!」



說完,那人便扔出一個條狀物。很快那物體便在韋爾他們上方炸開,一陣強光罩下,把纏在三人身上的昆蟲全數逼退。

面對這一變故,韋爾自然又驚又喜。他沒多想,背上凱文馬上就往回跑。韋爾可以肯定那出手幫他們一把的神秘人,肯定不是輪迴小隊成員。因為那人說的是英語,韋爾的母語是挪威語,如果那人是輪迴小隊成員,主神會把那人說的英語會在韋爾的腦袋裡自動翻譯成挪威語。不過韋爾確確實實聽到了英語,所以那人肯定不是輪迴小隊成員。

身在遠處的趙博吃了一驚,他怎也想不到還有人打擾戰局,不過面前這三條大魚可不能輕易放手。他飛快地捏了幾個法訣,把剩下的僵尸們都派遣出去。

可不過一分鐘,它們便與符節失去了聯繫。趙博兩眼一怔,有些不可置信,「這令人惡心的槍法。。。。。。」

遠處的山坡上,剛剛響起了三下槍聲,而三具無頭尸體也應聲而下。



韋爾與隊員稍微重整旗鼓後便打算馬上回去,韋爾忽然察覺到了什麼。他立馬轉過身,一個黑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的不遠處。仍是那把沉厚的聲音:「我是梵蒂岡的特等驅魔師,我發現這附近出現了魔障,因此特意來驅魔。你們是這個國家的驅魔小隊嗎?請報上身份。」

得知對方的身份後,韋爾鬆了一口氣。他也不想惹事,所以只是打發起那人:「不,我們不是什麼驅魔師。謝謝你的幫忙,請離開!」

「知道,我現在就離開。」說完,那黑影就開始往後退。但他好像想到了什麼,回頭大聲說道:「你們朋友中了尸毒,我這裡有些草藥能幫他。」

接著他便把一盒東西拋在地上,轉身離去。

韋爾想了想,馬上動身把地上的盒子拿了回來。打開以後,把裡面的丸狀草藥塞進凱文的嘴裡。不消一會凱,文便咳出一口黑血,之後他便恢復不少。此時他們便聽到了主神的宣佈:提爾小隊失去一名隊員,扣除一分。

「馬上回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