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上的資料都掃了一遍之後,老醫生便把伏熙和金次的記錄都壓進了碎紙機,有些記錄可不能流傳在世。

把記錄完全抹除後,老醫生的神色也有些疲倦,他癱在醫生椅上嘴裡默默念叨:「老朋友,你又欠了我一個人情。」


才踏出貨櫃沒多久,金次便停下了腳步。

「答我,你是不是對那個小孩出手了。」金次一反常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橫著眉,拳頭握得緊緊。

伏熙轉過身,望著金次說:「沒錯。」



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金次已經使出了羅煙步。而伏熙下意識也採取了防禦姿勢,他右腳往後一踏,雙手連忙護在胸前。

伏熙只見眼前一花,金次的拳風已臨到。但伏熙也不是吃素的,身體往金次受傷的左邊一側,便恰好避開了金次的直擊。他右手一掃一抓,接著左肘順勢頂去,金次便被一招借力打力頂住了胸口。

因為左肩受了傷,所以金次的左手被封住,很多巧妙的搏擊之術都使不出來。

「伏麟大師一定會以你為恥!」金次真的動了氣,眼裡簡直可以冒出火來。眼見一擊不成,他抬起右膝便猛然撞向伏熙胯下。伏熙避無可避,唯有同樣抬起右膝硬接。一陣沉厚的撞擊聲過後,兩人同時往後撤。

「你沒資格說這句話!」說到他師傅,伏熙的情緒也被牽起。不過理智告訴他這時絕不可動真火,要是兩人都使出真實力到時情況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隨時引發隊伍里的分裂。



金次臉上一陣抽搐,他無法原諒伏熙這樣卑賤的行為。

即使他有他的理由。

「夠了,我沒法再與你合作。」金次心裡已經下了決定,「今次輪迴我不會再聽從你的指揮,我會在度假村里度過餘下的二十天,回歸主神空間後我會尋找離開隊伍的方法。」

不等伏熙有何反應,金次便憤然留下一句:「或者,我當初就不該加入你的隊伍。」說完他便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伏熙也沒有去追,他也知道追上去也沒有用。只要金次不做出危及小隊的行為,他也沒立場阻止,只能默默送走他。何況不動明王杵和金剛舍利子還在他手上,只要不是碰上提爾小隊憑他的實力沒人能傷到他。金次也不笨,他知道度假村有奇美拉小隊即使有事也會有人照應。



在金次走遠後,曽羽和張毅才姍姍來遲。曽羽自然能透過精神掃描知道伏熙和金次的情況,但張毅對於目前的情況可是一頭霧水。他看著金次遠去的背影,心裡冒出好幾個問號。

「我會解釋,不過先回去。」伏熙歎了一口氣,唯有與兩名隊友先回去安全屋。

在他們回去的路程上,伏熙留意到街上明顯多了公安。雖不及戒嚴這麼嚴重,但每隔一段路都看到他們在街上巡邏。伏熙謹遵不露臉的原則,只是帶著口罩躺在後排默默觀察一切。

很快曽羽也察覺到街上的不妥,他也從收納箱里拿出一個口罩套在臉上。

「看來那班高層也留意到S市最近可不太平。」後座的伏熙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曽羽也回應一句:「他們身上沒有帶槍,應該只是裝裝樣子。」曽羽知道那些巡邏的普通公安看上去威武,可有起事上來第一個逃離現場的肯定是他們,真正能辦事的是他們上面的刑警和武警。

「這段時間盡量留在安全屋避避風頭,免得出了什麼事。」望著遠處的公安,伏熙隱約有些不安。不過一路上無風無浪,他們很快便回到了安全屋。




另一邊廂,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神職人員帶著箱子來到了葉家大宅門口。其一眾傭人們早在門口恭候其來臨,而其中一名機靈的小傭人連忙小跑進屋去通傳。

「老爺,約翰.衛斯理神父應約到訪。」小傭人帶著喘氣向葉文傑總裁通報。

「快,快請他進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