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葉家大門被推開,約翰.衛斯理神父一腳踏進了大廳。從踏進門口的一剎那,他便感受到十多雙眼睛投來的視線。神父本來那對灰白色的眼睛有一隻蓋上了眼罩,另一隻竟然回復了靈動。他環顧一圈大廳,把那些明處暗處的人物大概記了個遍。

「衛斯理神父,很感激你的到來!」葉總裁好像有事相求,對神父客氣有加。神父環顧一圈後也對上了邀請者的眼神。比葉總裁高出一個頭的神父盯了他一下,不知為何葉文傑竟然有些被嚇到。 

「這種感覺,就像那個小子!」葉總裁視乎回想起被人劫去舍利子的那一夜,神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與當時那個帶頭小子竟然有幾分相似。

一樣的有恃無恐,一樣的胸有成竹。

神父也不客套什麼,張口便說:「時間不等人,趕緊說正事。按照約定我會醫治你的孫子,無論結果如何,請你按照電話里所說的捐款五百萬給中國扶貧基金。假若你的孫子能康復,也請你送他入讀教會開辦的學校。」



「好,好,好!我一切照辦。馮管家馬上帶神父去豪兒的房間!」隨著葉總裁一聲令下,一名管家馬上從側邊趕來,看樣子是要帶神父上樓去。

他還想幫神父拿一下箱子,但神父果斷拒絕了。他說道:「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是自己拿著吧。」接著馮管家便趕緊領著神父上樓去,與他同去的還有孩子的母親。

神父的身影剛消失在二樓的走廊,葉文傑的大兒子便一記箭步來到他父親身旁。

「父親,那種傢伙怎麼看都是江湖騙子!你怎麼能把豪兒交在他手上!」葉家大少壓根就不相信神父的能力,而且他也不把神父放在眼裡。

聽到兒子這話,葉老爺一巴掌就刮到他的臉上。



吃了一巴掌的葉家大少有些癡了,他還記得上一次父親打他已經是十多年前。當時他把公司一半的流動資金拿去賭,回家後父親才賞了他一巴掌。而這次,父親卻因為一個外人打了他一巴掌。

葉老爺一個眼神,樓上的保鏢便識趣地關上了通往二樓走廊的大門。

「你懂個屁!你知道那個神父的身份嗎?你知道嗎!」葉老爺十多年來第一次罵人罵得口沫橫飛,七竅生煙,而且是對著自己的兒子。「人家是梵蒂岡認證的特殊人士!要不是昨天的李醫生介紹,不要說五百萬,五千萬都請不到他!」

怒氣未消的葉老爺指著自己兒子大罵道:「你這混小子除了靠老婆,你還懂什麼!」

待他消過氣,便一把拉過兒子的衣領,在他耳邊暗暗說道:「你老婆和豪兒都是是『那個』家族的人,他可不能有事!而且你可不要忘了,我們葉家能發展至到今時今日這個地步,都是『那個』家族在暗地裡幫忙!」說完他便放開兒子,攤坐了下來,等待那將要到來的結果。



此時此刻,二樓的其中一間房間內,約翰.衛斯理神父正看著葉家嫡孫的頸部磁力共振片段。

過程中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盯著電腦屏幕不放。把片段看了兩遍以後,他才鬆了一口氣。「情況我已經知道了,事不宜遲,準備開始儀式吧。」

馮管家隨即把閒雜人等都趕了出去,房間裡只剩下神父、葉豪、葉豪的母親、馮管家和一名保鏢,總共五人。待房間安靜了下來,神父便翻開他的手提箱,其實偌大的手提箱裡只有四樣物品。

一個非常古樸的金屬十字架,還有三瓶青綠色的液體。神父先把其中一瓶青綠色的液體拿了出來,走到葉豪的床前。

經過一天一夜的時間,那小孩的眼淚早已經流光了,所以在神父面前他也沒有再哭哭啼啼。而昨天到訪的李醫生也為他準備了一些穩定情緒和安眠的藥物,使得他能慢慢接受頸部以下癱瘓的情況。

望著這個因為頸椎骨被震碎而哭得眼腫起來的小孩,神父回憶到第一次遇到伏熙時的情境。想到這裡,他的語氣便溫柔了幾分。他跪在葉豪的跟前,輕輕地說道:「小朋友不要怕,伯伯現在就來幫你。聽話,先喝了這個。」

雖然一旁的保鏢想檢查一下那瓶綠色的液體,不過他身邊的馮管家及時攔住了他,並給了他一個不要摻和的眼色。

在媽媽的注視下,葉豪也乖巧地一口一口喝光了那瓶綠色液體。神父飛快地幫他擦了擦嘴,然後從箱子里拿出那個人頭大的十字架。



那十字架由金屬所制,設計非常古樸而且看上去頗有歷史。十字架上多處有鏽跡,邊緣的位置也崩了一塊。

神父轉過頭,認真地對馮管家說:「把他翻過身,馬上開始儀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