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金次跑去度假村玩了?」聽到金次的消息,孫唐的眉頭馬上皺成了一個八字。

安全屋的眾人也意識到情況複雜,金次可是隊伍里的重要戰力,要是失去了這名要員對於隊伍整體的實力一定有所影響。

「他有沒有說什麼?」張毅隱約知道金次的離隊必定與伏熙有關,因此他試探性問了問伏熙。

面對張毅的問題,伏熙臉色一沉,眼珠左右轉了轉。他自然不願意透露金次離開的原因,畢竟這會暴露許多有關自己的過去,而他一點也不想這件事發生。不過身為隊長,他應該給隊員一個交代。

另一方面他也不能隨便作一個藉口,畢竟曽羽和張毅也在現場而他們肯定看到事情的經過,最起碼看到了事情的結果。如此情況下,才思敏捷的伏熙也一時語塞。



「我來幫你。」

曽羽悄悄地透過精神鏈接跟伏熙接上,沒等伏熙露出錯愕的神情曽羽已經替他開口:「他是不是需要點時間去確認自己的心態?」曽羽暗地裡把焦點從伏熙挪到了金次身上。

伏熙瞄了曽羽一眼,乘勢回答道:「嗯,沒錯。他還是沒辦法對其他隊伍下手。」

曽羽這神助攻一下子就幫伏熙從事件中開脫出來。這般回答也令張毅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隨即不再多問。

不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曽羽的說辭頓時激起了艾斯潛藏許久的不滿。



「金次要時間去確認自己的心態,那麼你呢!」艾斯一手指著伏熙質問道:「昨晚你為什麼沒有殺掉那個女孩?憑你的實力,幹掉她只是小事一樁而已,難道不是嗎?」

艾斯對於伏熙沒有殺掉如雪耿耿於懷,特別是看到他對如雪那非比尋常的態度,她就沒有辦法克制內心那股被燃起的不忿。

「說,她到底是什麼身份!」忍耐已久的不滿終於在這一刻爆發,要是伏熙不能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這事恐怕沒完沒了。而且這下曽羽也幫不了伏熙,畢竟他沒有降臨在末日之島也沒有經歷蛟龍生死鬥,對如雪的事肯定一竅不通。

「她是。。。。。。」伏熙本來還想說什麼,可細心一想,他對於如雪的認識其實等於零。除了在主神空間的第一天與她有所交集,伏熙對她沒有一絲的認識。光從她的外貌和服裝推斷,只能知道她是少數民族的後裔。

伏熙張開嘴也沒能吐出幾個字,不過與她初見時的那一絲悸動,伏熙卻永遠記得。



「你把她忘了嗎?我們迎戰蛟龍的時候她也在場。」天娜揉著眼睛來到了客廳,看她的樣子應該是被艾斯所吵醒了。

經天娜的提醒,艾斯開始回憶起末日之島海灘上的那些面孔。

孫唐眨了眨眼睛,腦海里好像憋出了什麼:「是不是穿著藍色衣服的姐姐?」

「對,就是她。」張毅可以確定那人的身份,他在狙擊支援時已經看得一清二楚。昨晚靠在伏熙身邊的人就是當初在海灘上為他們療傷的如雪。

得到張毅的確認,孫唐的眼睛瞬間閃亮了起來:「是那個漂亮的姐姐!她人很好,大家都喜歡她!」

「額等一等,為什麼我們要欺負她?」孫唐捏捏下巴,眼神開始往上飄,看來他正要慢慢思考這問題。

在隊友的提醒下,艾斯也回想起海灘上的事情。伏熙餵她的清心丸很快就發揮了作用,當她在海灘上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有人餵她喝了一點靈液。當她勉強撐起身子的時候,那個倩影已經走遠。之後她便悄悄離開隊伍走上了山崖,接下來便是蛟龍上岸,伏熙來援。說起來如雪對她還有恩。

「我和她在第一場試煉中相遇。」經過一輪心裡鬥爭後伏熙終於開口:「我們拼了命才撐過第一場試煉,所以我。。。。。。不想對她出手。」



「對不起。」

事已至此,眾人都無話可說。一邊是情義,一邊是利益,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一個有情有義的隊長確實令人安心,但他的決定若受個人情感影響,恐怕隨時會把整支隊伍推向危險的境地。

「要不這樣,我們再跟提爾小隊結盟吧。」把頭一扭張毅便提出了建議。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搖頭。

伏熙也搖了搖頭:「這不太可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