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確保他們的忠誠。畢竟冥河之書每個輪迴之能用一次,如果沒有限制雙方的力量,我們無法確保提爾小隊會不會在我們背後捅刀。」曾羽替伏熙說明了問題所在。

「恐怕主神早就料到這種情況,所以才會限制冥河之書的使用次數。要是三組同盟,對於戰局的平衡影響太大。」伏熙補充道。

這形勢迫得眾人一陣沈默。

「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滅掉他們,或者被他們滅掉。」天娜很清楚目前沒有和平解決的選項。

伏熙闔上眼,小聲地說:「沒錯,我們的確沒有選擇的餘地。」



「是我太天真了。」

提出建議的張毅連忙打完場:「其實情況沒有這麼壞吧?如雪也沒有對我們出手啊!」對於自己提出這麼一個令人尷尬的問題,他也相當後悔。

「沒那麼簡單,就算她不出手,誰又能保證她的隊友不會?況且。。。。。。」伏熙的掌心便冒出了兩顆黑黝黝的小珠:「我們還拿走了屬於他們的東西。」

話說金次被尚清唬住,生怕他能控制神器自爆,所以金剛變後便把靈符給甩了出去。不過兩顆定海珠還是緊緊兜在了懷裡。「這麼一來,我們跟他們恐怕沒完沒了。他們才不會白白地讓我們搶走這兩顆定海珠。」

伏熙歎了口氣,肩頭一沉,整個人的氣勢去掉了五六分。



「這次沒出大事只是我們走運,下次絕不能留手。」曽羽冷酷的眼神明寫著他可不管什麼愛恨情愁,保障自身利益才是最重要。他也知道在大是大非前伏熙絕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他只管在適當的時候「加把手」就行。

「對。。。。。。」伏熙放下那個滿佈裂痕的玻璃杯,眼神雖迷惘,但混沌中已有著一絲堅定。從他開始正視自己情感的那一刻開始,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進退失據的自己。

解散後伏熙回到房間里,他捲曲著躺在床上,雙眼緊盯著手上的定海珠。久良,他才吐出一句話:

「對不起。」


天色漸暗,此時此刻香格里拉度假村方面



有兩道身影趁著夜色往度假村的邊緣跑去,其中一個壯健的身影一手抓起旁邊的同伴,帶著他縱身翻過香格里拉渡假村的外牆,往後山溜去。

兩人依著一條路線來到了後山的一個隱蔽位置,而他們便是奇美拉小隊甚少露面的兩名成員。其中一位便是用冥河之書為伏熙與托利武締結血契的高瘦金髪青年,另外這位是一身小麥色皮膚的女隊員。

「嘿伯格,你說兩件神器之間能互相共鳴?」那名女隊員大咧咧地問自己的隊友。

「沒錯,我今早才發覺冥河之書和這塊鐘馗鬼符能夠配合使用,所以就叫你帶我出來試試。」那名叫伯格的青年回應道。

那名女隊員沒啥驚訝地點點頭,隨即從空間鐲里拿出一支三叉戟:「就來看看這塊小東西有什麼厲害吧?」

伯格也沒有廢話,大手一揮那塊鬼符便落在了泥地上。

「以前要召喚骨鷹實在麻煩,不但要畫陣還需要一些祭品。如今靠這麼一塊紫色的石頭便能全部取代,實在方便不少。」伯格對於這塊應龍小隊贈送的神器也相當滿意。



隨著伯格不斷往手上的冥河之書輸送冥能,原本枯乾的封面也不斷有紫光流過。與此同時,地上的鬼符好像也受到了呼應,一點一滴地發出紫光。

伯格開口念出咒語的同時,手上的冥河之書也開始無風自動。

看到這神幻的一幕,那名女隊員不禁緊張起來:「喂,這有沒有風險?」

伯格念了一會咒語便停下來回應:「放心,我一句話就能中斷召喚儀式,如果那傢伙沒有與我簽訂契約便強行現實,他一分鐘之內便會自己分解。」

「哦,聽起來蠻安全的。」說雖如此,那名女隊員還是把三叉戟緊緊地握在了手心。

過了一會,地上的鬼符突然展開了一個小小紫色法陣,而法陣從一小塊開始慢慢擴大,最後成了一扇門大小。

「到底會召喚出什麼東西?」伯格也很想看一看。要知道他之前的召喚獸是一隻骨鷹,也就是由骨頭組成的亡靈生物。雖然它展開翅膀的時候有一個人那麼高,不過它除了會飛以外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不但攻擊力底下而且幾乎一碰就散,召喚時間又長又麻煩,實用性很低。

伯格想著想著,法陣中突然出現了異樣。隨著冥河之書的書頁上突然閃現出幾個黑黝黝的古文字,鐘馗鬼符也開始紫光大盛。在兩件神器的合力下,一個小小黑孔突然在法陣中央冒了出來。



「嗯?」伯格察覺到事情的變化。就在這時,他發現冥河之書正不斷抽乾他體內的冥能。

而黑孔附近的空氣突然一緊,紛紛往孔內鑽去。在冥能的加持下,黑孔也變得越來越大。伯格腦海里突然出現了一隻大型犬類的身影。

「一隻。。。。。。不,竟然有兩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