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黑孔的不斷擴大,四周的空氣紛紛前赴後繼地湧入其中。在伯格的努力下,那個小小的黑孔最後竟化成了半個人高的黑色大洞。洞中有一團黑色活物四處扭動,好像要從中掙脫開來。

此時此刻,伯格腦里的圖像已經越來越清晰。一片黑暗中,他能看到兩個意識慢慢向他走來。即使如此伯格也沒有一絲慌亂,他很清楚那兩團意識對他沒有惡意。

在另一個空間中,那兩隻活物不慌不忙地靠在了黑洞跟前。伯格也隱約感覺到它們的存在,可它們卻認為眼前的生物竟然脆弱如此又怎能召喚自己。隔著黑洞,那兩個活物開始打量起伯格。

伯格心裡一驚,不禁這思索這兩個應召而來的東西有什麼來歷。光比靈智,它們已經比之前的骨鷹高出不知多少倍。

伯格的女隊友也感到黑洞內冒出一股視線,她能清楚感覺到那氣息的不凡。手上三叉戟握得越來越緊,看來她對於這個召喚物還是忌憚得很。



雖然現實世界只是過了一會,可另一個空間已經度過了不知多少個一會。無論怎樣打量,兩隻活物也沒能在伯格身上找到它們感興趣的地方,因此它們興趣缺缺地轉過了頭。

與此同時冥河之書也有了反應,頁面上的古樸文字開始若隱若現,看起來將要消散。伯格眉頭一皺,他可沒想過這種情況。這並不是召喚儀式出現差錯,而是召喚物對他這個「主人」沒興趣。不但沒簽下契約,還直接掉頭走掉。

說時遲那時快,冥河之書的書頁上已經沒剩幾個字了。

「給我回來!」伯格心裡一急,連忙咬破手指頭,用流出的鮮血一口氣在書頁上畫出了幾個符文。而他也將為數不多的冥能一口氣灌進了書裡。在這番操作下,冥河之書破格地顯現出絲絲暗紅色。一股奇特的波動從中向四周擴散,另一個空間中的兩隻活物也感受到這股能量,這熟悉的波動與它們產生了共鳴。就這麼一下,它們便急步回到那個黑洞跟前。

確認過這股波動的來源,兩隻活物對望一會,然後從口裡吐出一個黑色的符號。在吐出的一瞬,那兩個字符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同一時間冥河之書的書頁卻離奇地出現了這兩個字。



「成了!」伯格馬上用拇指在書頁上壓了一下,淌流而出的鮮血也匯聚成一個像是甲骨文的文字。血印一成,冥河之書便射出一束紫黑色的強光。就這樣,在法則之力面前伯格與那兩隻活物成功簽訂了冥河契約。

在紫光的照耀下,法陣的紋路仿佛受到了影響,竟然輕輕旋轉起來。黑洞也悄悄開了一個口子,在奇美拉小隊兩名成員的驚愕眼神中。一隻黑色獸爪忽然從黑洞中冒了出來。

不過這獸爪沒出來幾秒便收了回去,接著降臨的便是一個大型犬類的頭部。其實說它是犬類也不對,因為那個獸首上有四隻青藍色的眼睛。

自從頭部突破了黑洞的阻礙,它便奮力一甩把整個身軀都挪到現實世界。冷風輕飄,四隻獸爪已然落地。

伯格渾身一顫,心也快提到嗓子眼,他的女隊員更是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畢竟站在兩人面前的是一隻異常龐大而且威脅感極重的黑色犬類。那生物有著類似杜賓犬的矯健獸形,不過頭上卻頂著四隻青藍色的獸眼。其他部位更是誇張,一條青藍色的火焰緊緊地纏繞在它高傲的脖子,往後望去它的尾巴也是由耀眼的青焰所凝。



「我的天。」伯格打了一個冷顫,臉上的表情是又驚又喜。就在伯格發呆的同時,黑洞又有一番異動。另一隻「杜賓犬」跟著它前輩的帶領,也一同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兩隻猛犬起碼有一米五,加上那矯健的體型和熊熊燃燒的青焰,實力絕對不弱。就算是伏熙,要是同時遇上兩隻也難以全身而退,更遑論把對方擊殺。更可怕的是這兩隻活物恐怕有著不低的靈智,對付起來絕對難上加難。

不待伯格有何反應,兩隻活物便靠了上去。它們用鼻子在伯格身上猛吸了幾口,好像要記住他的味道似的,而伯格早就被此情此景嚇得不敢動彈,任由它們猛吸。

雖然伯格早已被嚇傻,可他的隊友沒有。

「喂,醒醒!」在那女隊友的呼喊下伯格終於從震撼中清醒過來,與此同時,她的舉動也引得那兩活物的注意,兩顆巨型的獸首紛紛轉了過來。

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感爬上心頭,那女生下意識地掄起了三叉戟。

這下可激起了兩隻活物的警戒,它們猛然轉身,借著臀部一推把伯格擠到了它們身後。下一秒,它們身上的青焰便激蕩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