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那兩頭召喚獸能感知生物所散發出的情感,眼前的人類充滿敵意,自然令它們警戒起來。前肢伸直後腳微曲,那兩頭召喚獸死盯著手持武器的女性。

「嘶~嘶」既然眼前的怪物已經蓄勢待發,娜美也不甘示弱,一把黃金三叉戟正懟著面前的生物的正面。仔細一看,戟上的槍頭不知何時已經附上了一層薄薄的水膜。

「停!停下來!」伯格趕忙起身,張口就朝兩頭猛獸大喊。他可嚇了一跳,這兩隻東西的靈智不止不低,還高得很。

兩隻猛獸仿佛聽懂了伯格的話,並沒有輕舉妄動。只是保持著戒備狀態,緊緊地護在了伯格身前。

「沒事的娜美,沒事的,快放下武器。」伯格一邊安撫著他的兩隻召喚獸,一邊要他的隊友放下武器。



見那兩條大犬頗通人性,娜美也沒那麼警惕,慢慢立起了手上的三叉戟。不過,她始終沒有收起她的神器。另一方面,在伯格的安撫下那兩條大犬也放鬆了戒備,不再弓起身子。

「你叫刻耳,而你叫洛斯,對不對?」此時此刻伯格還不知道自己召喚了什麼,不過它們的名字卻深深刻在了腦海中。那股熟悉感,就好像是自己的名字。

見主人呼喚它們的名字,那兩條大犬便親暱地用頭蹭了蹭伯格身體。其中一隻還張嘴舔了伯格一下,只是看到它們口中的利齒,伯格臉上不禁白了白。

「好了好了,差不多要回去了。」伯格自知體內的冥能已經所剩無幾,快要無法維持召喚門的展開。要是這兩隻東西還不回去,它們就得留在這邊。隨著伯格再次誦起那段艱澀難明的咒語,站在法陣上的兩隻大犬在一股紫光中漸漸消失了蹤影。幹完這些事,伯格已經累得一屁股坐下來。他揮揮手,地上的鐘馗鬼符便彈回他手上。

這時他的隊員娜美走了過來:「那兩個東西到底是什麼?」與那怪物四目交投的一刻,娜美的後背涼了一會。這種恐懼感,她可是第一次感受到。



伯格也苦笑不止:「我也不太清楚,唯一可以確定的只有它們的名字,也就是刻耳和洛斯。」想到召喚時的異樣,伯格也一頭霧水。竟然出現了兩隻嫌棄召喚者的異界靈獸,不知是伯格孤陋寡聞還是什麼,總覺得一切都匪夷所思。

「總覺得它們長得蠻像電視上那些誇張的地獄犬。」娜美收起黃金三叉戟,扶起了軟倒在地的伯格。

聽到地獄犬三個字伯格馬上打了個激靈,他瞄了一眼冥河之書上的漆黑文字,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刻耳和洛斯。。。。。。還差一隻柏?」

「看來,要跟隊長說一下這事。」


應龍小隊方面



「這是什麼!」孫唐盯著眼前這塊黑漆漆的木牌雙眼發光,口水開始往下滴。不得不說,神器之類的寶物對於孫唐而言有一種迷之吸引力。相對地,他與這些寶物也相當有緣。

掏出木牌的伏熙開始娓娓道來:「毫無疑問,這是一件神器。你應該還記得,是那個狼人身上戴著的。」

「是那隻大灰狼!」孫唐有些吃驚,看著桌上這塊木牌,他臉上那些眼耳口鼻都湊在了一起。

伏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許他在害怕,認為戴上這木牌就會變成那隻狼人。不過伏熙也管不了那麼多,只得繼續:「目前為止隊伍里大多數人都有了兩件神器,多嚼了不爛,剩下你只有一把兩刃三尖槍,看這木牌你要不要。」

「要!」孫唐立馬回應:「我要了!」

話才說完他便抄起這把掛著黑色木牌的項鏈,一口氣就套在了頸上。然後他就傻乎乎地跑進廚房,拿出一把水果刀。可這刀很鈍,孫唐在手指上磨了好幾下都沒能磨出個口子。

伏熙實在看不下去,翻出一把軍刀就在孫唐手指上割出一個小切口。孫唐也不廢話,抬手就把血壓在木牌上。血碰到木牌的一瞬間,他突然渾身一震,繼而雙眼反白。



身旁的伏熙吃了一驚,「喂,你沒事吧?」

伏熙一手搭在孫唐的肩膀上,奮力地搖了搖。經他這麼一搖,孫唐的眼珠便又翻了過來。

「喔喔喔,這小東西原來叫萬獸牌!」孫唐好像發現了一件新玩具,正拿著這木牌向伏熙炫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