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有不同的動物哦,有需要還可以叫它們出來幫我呢!」孫唐捻起脖子上的木牌咧嘴一笑,馬上就要向伏熙露兩手。

伏熙怔了怔,他實在看不透孫唐的心思。

一轉眼,孫唐已經發動了神器:「嘿嘿嘿,鷹魂附身!」隨著孫唐大吼一聲,掛在脖子上的黑色木牌渾然一震,冒出一團極淡的藍色氣團。在伏熙的注目下,那氣團一溜煙般湧上了孫唐的腦袋。孫唐眨眨眼,興奮得大叫起來。

「哇哈哈哈!我看到那邊有人在晾衣服,你看到嗎?」孫唐指了指窗外。

伏熙扭頭望去,只見旁邊的住宅大廈燈火通明。他上下掃了掃,確認並沒有人在晾衣服。正當他心裡不解的時候,孫唐補充道:「看那黑黑的窗戶!」



伏熙眉頭一皺,從納天戒里拿出了軍用望遠鏡。

「嗯!?原來是這樣。」在望遠鏡的幫助下,伏熙確實看到某扇窗戶里正映著隔壁住戶晾衣服的情況。可就連伏熙也得靠望遠鏡才能看到窗戶的景象,而孫唐玄能還沒有發動憑著鷹魂附身就能辦到。

「對對對,再來一個!」孫唐雙眼發光,笑得合不攏嘴:「狼魂附身!」

聚在孫唐頭部的氣團火速鑚回木牌。隨著木牌再次一震絲絲灰氣洶湧而出,一個呼吸後已經罩住了孫唐。那些灰色靈氣仿佛野獸的皮毛,為孫唐加上了一層無形的鎧甲。

看到這個模樣伏熙突然靈光一閃,抽起孫唐從廚房拿來的餐刀就往他的腋下捅去。可刀鋒還未碰到孫唐,那團護身靈氣已將刀身卡在外邊。即使伏熙手上加了幾分力氣,也無法突破其分毫。



「這麼厲害?」伏熙不禁有些動容,如今憑著這團靈氣在槍林彈雨中孫唐也能保住性命。

「怎麼樣!」孫唐好像得到一件新玩具的小孩,好奇地探索著它的功能:「看我再來!」

「熊魂。。。。。。」話說還沒說完,孫唐突然雙眼反白整個人就往後倒去。幸好伏熙眼明手快,扣住孫唐的手腕再往後一拉,穩住了他的身形。

「喂,你怎麼了!」眼見孫唐毫無征兆地昏倒在地,伏熙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唯有伸出兩指往孫唐脖子上一壓,扣住他手腕的右手一鬆一收,三指手指也壓在了橈動脈上。

經過伏熙初步診斷,孫唐的呼吸脈搏一切正常。



「不是身體有問題,那就是。。。。。。」伏熙已經想到了什麼。

「那傢伙耗盡了精神力,因為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導致他昏過去。」本在房間休息的曽羽已經快要入睡,不過客廳里竟然冒出一股特殊的氣息,這可嚇了他一跳。可過了一會,那氣息卻完全萎靡下來。

曽羽用精神力再探,只看到昏迷在地的孫唐還有迷惘的伏熙,他便出來一趟。

「沒事的,讓這傢伙睡一晚上就會自然醒來。告訴他用這神器時會消耗不少精神力,小心點就好。」曽羽很清楚這神器對孫唐無害,只是他連番切換形態使得精神力消耗甚巨,一時撐不住昏了過去而已。

看著孫唐睡到流口水的樣子,伏熙也不禁感歎這小子真是福大命大。伏熙與曽羽合力把孫唐甩上沙發,然後曽羽便回去休息。

伏熙也沒有閒著,他一邊留意著各種消息的走向,一邊擬定著接下來的策略。當然,研究針對奇美拉小隊的策略也排上了行程表。他就這樣忙到深夜,直到張毅起來守夜。

待張毅替代他守夜的位置,伏熙便走到大廳的一角,而那裡正放著一把入了鞘的日本刀。




另一邊廂,城北森林的一個隱蔽洞穴中。

瘆人的寒氣把洞穴里的水珠都凝成了冰粒,而洞穴最深處那口異常龐大的棺木在某一刻發出了響聲,那有規律的撲通聲像極了人類的心跳聲。只是每響起一下撲通聲,棺木上的黃符便消融一分,而那心跳聲又壯大一分。

山坡上坐著一人,那人望著半空中若隱若現的黑黃色氣團。心裡不但沒有一絲驚慌,反而充滿了興奮。

「八天,還有八天!」趙博往天長嘯道:「到時就讓你們感受一下千年僵尸的神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