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毅正高興的同時,伏熙卻一個人躲在了廁所里。他一直留意著張毅的行動,直至他要出拳的時候才提醒他。畢竟這麼一拳下去可能會鬧出人命,所以化拳為掌擊退敵人就算。

見識到張毅的成長,伏熙心裡也很高興。

「就讓你高興一下吧。」伏熙舒了一口氣,也就放棄聯絡張毅。

「接下來要怎麼辦?」曽羽已經拋下自己的女伴,拿著一杯馬天尼就往後伏熙的所在地走去。

伏熙掃了掃廁所地下四周,確認一下有沒有人。



「按計劃操縱他們其中一人來廁所,然後直接......」

曽羽出奇地打斷了伏熙,「抱歉,他們實在太醉了。我的精神暗示未必能發揮作用。」

得知那班軍官爛醉的程度,就連曽羽也搖搖頭。

「既然沒法直接操縱,就精神暗示他們尿急吧。」這樣的情況也在伏熙計劃之內,畢竟醉得不省人事的酒鬼可不少見。

「聰明!」念頭轉過,包廂里的一名中年軍官便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是去廁所,所以在場人士也沒有起疑。



那喝得大醉的軍官擺著搖搖晃晃的步伐,在尿意的指引下往廁所一路走去。廁格裡面的伏熙已經準備好,就等著他上鉤。

身在走廊的曽羽也準備好行動。 

肚滿腸肥的中年軍官越過長長的走廊,終於晃進了位於會館後方的廁所。他一眼望去廁所內頗為明亮,清潔也做得非常不錯。因此他爽快地走到尿兜前,二話不說拉開褲鏈就開始排洪。

流水聲連綿不絕之間,曽羽也踏進了廁所。他瞄了瞄那軍官的背影,然後徑直走進最裡的那個廁格。可迷糊中,那中年軍官好像沒聽到曽羽關門的聲音。

不過這關他屁事。



釋放完膀胱的壓力,軍官就轉身洗手去。就在他擰開水喉瞬間,他怎麼感覺身後一冷。抬頭一看鏡子,失焦的眼睛只注意到身後的一個黑影,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伏熙一手把他敲暈,直接拖進曽羽所在的廁格。

「這樣就可以了嗎?」伏熙輕而易舉地把軍官甩在廁板上,接著雙手往中年男人腰間一抽,抽出了他的皮帶,兩三下就把他綁得結結實實。就算他醒來也不可能掙脫。

「嗯,大概需要十五分鐘。」說完曽羽的精神力自眉心湧出,一下子就鑽進了目標的腦海。

見曽羽正在辦事,伏熙也沒有多說一句,乖乖坐回旁邊的廁格等消息。

在等待的時間,伏熙回想起這一路的事。這趟行動不但平安無事,還有意外之喜。在這種情況下伏熙竟然能與他的三叔相遇,也是意料之外。

「想不到三叔也在那座軍營裡面......」在整個父家中,唯有三叔對他最好。由始至終他都視伏熙為自家的一份子,甚至是宗家的繼承人。他對幼年時期的伏熙處處維護,即使與兄長多次爭吵甚至決裂也絕不退讓。

如果可以,伏熙絕不想對他出手,甚至不想出現在他眼前。



「對他而言,我死了才好。我在世的每一天,都是他的負累。」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曽羽的精神搜索進行到一半時,廁所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腳步聲富有規律而且平穩有力,那幾人絕非等閒之輩。」伏熙眼睛一瞇,馬上敲了敲瓷磚通知曽羽。就在這緊要關頭,曽羽卻沒了回音。

伏熙心底一驚,默唸著:「就在這關節眼上......」

不過一會,兩人就踏進了男廁。其中一人謹慎地守在了門外,另外一人走到了尿兜旁。很快,流水聲響起,與此同時伏熙也在廁格內屏息而待。

「希望他沒有察覺,要不然......」這時流水聲戛然而止,伏熙的手已經抓住了門柄,隨時可以出擊。

就在伏熙暗暗提起腳跟的一刻,某人扭開了水喉。



「嘩啦呼啦」的流水聲在門外響起,伏熙也安心了點。

那人洗了洗手然後關上水喉,看樣子要離去了。就在伏熙放鬆警惕的瞬間,門外卻出現了一道陰影。

伏熙心知不妙,馬上拉下了沖水手柄,開門出去。

門打開的一剎,伏熙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即使過了十年,伏熙一眼也能認出他。

可對方不是這樣想,除了莫名其妙的親切感,他還從伏熙眼裡感到一股深深的壓迫。姬武率先瞄了瞄伏熙的樣子,然後往下掃去,好像在衡量對方。

這個年輕人的出現確實令他意外,不過更意外的是剛才的一幕。

「一個廁格里有兩個人,而且那雙鞋......」回想起鏡子里的一幕,姬武起了疑心。性取向這回事他不管,不過那雙鞋子好像在哪裡見過。



伏熙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的三叔可不是平常人,其觀察力絕對不比自己差。要是他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他們一行人的麻煩就大了。

想到這裡,伏熙馬上裝起醉來,「誒大叔,你幹嘛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