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聲大叔,聽得姬武有些不自然。

另一方面,伏熙倒也裝得七情上面,瞇著半闔的眼就往姬武身上湊過去。那兩瓶黑麥啤酒已經被龍之力完全蒸發,所以他身上瀰漫著一股濃烈的酒氣。

被這酒氣一熏,姬武心底也有一絲不悅。

門外的小李也被廁所裡的鬧聲引得探頭觀望,卻看到伏熙在不斷挑釁姬武。他可容不得這樣的事發生。

「小子,你在幹嘛!」小李一手就指著伏熙的鼻子喊道。



「幹嘛,要打架嗎!」伏熙一看機會來了,他猛地推開了姬武朝著那壯碩的漢子奔去。他裝模作樣地舉起拳頭,看勢就要打下去。

小李右腳一跨,紮成了弓腿,等著伏熙出招。一瞧那架勢,伏熙已經看透了他的行動,但戲要做全套,無奈之下伏熙唯有發拳。

伏熙這一記直拳又慢又弱,卻也符合酒鬼的行動。小李嘴角一揚起,左手輕輕一格,隨即卸開了伏熙的直拳。一直在蓄力的右拳從小腹直發而去,揍在了伏熙的腹部。

平常人的攻擊對伏熙而言早就不痛不癢,如今這一拳下去伏熙更是感到軟綿綿的,看來是小李收住力氣。

「這傢伙心地不錯。」伏熙完全感受到面前這人的善意,他的行動只是嚇一嚇伏熙而已,並沒有加害他的意思。



「有實力,有紀律,這樣的軍人已經不多了。」伏熙也很給面子,吃下拳頭的瞬間腰部一弓,仿佛遭受重擊一般,接著他便捂著肚子哇哇大叫。另一方便,因為伏熙的動作太大,鼻樑上的眼鏡也被他甩了下來。

本來姬武也沒再想管這事,可是當他看到伏熙的側臉時,他腦里忽然冒出一個小孩的側臉。

那是他大哥死去的孩子。

「難道是人有相似?」以姬武所知,那小孩早就死了,所以他那心底那絲疑惑也被狠狠地壓下去。就在這時,最裡那廁格響起了金屬的「鈴鈴」聲。

而這一刻曽羽的精神鏈接終於連上了,「抱歉,我遲了點。」



「接下來就靠你了。」這時伏熙已經撿起眼鏡,嗚的一聲灰溜溜地跑了。

一陣淅淅索索還有沖水聲以後,曽羽就打開了那扇門。面對兩個盯著自己看的男人,曽羽很自然地皺一皺眉,臉上盡是疑惑和提防的表情,生怕那兩人要對自己圖謀不軌。

這影帝級的演技輕易地騙過了姬武和小李。只見曽羽飛快地洗了洗手,接著頭也不回地溜了,根本不給那兩人一絲機會。

多疑的姬武還是瞄了那廁格一眼,確認裡面沒人才肯悻悻而去。

可門外的曽羽早就料到這種情況,他用精神力修改了姬武所看到的景象,遮蔽了那躺在廁板上的中年軍官。 

剛才那金屬交加的聲音也是曽羽為眼前那醉鬼鬆綁而發出的。

「情況怎麼樣?」神不知鬼不覺之間,伏熙已經離開了包廂區域,朝著吧檯走去。

「情報已經到手,不過情況很複雜,這次我們可遇上不得了的東西。」曽羽的情感波動很奇怪,興奮中帶有擔憂,可更多的是疑惑。



吧檯的伏熙一口灌下了整杯氣泡水,不遠處的天娜也注意到這個信號。她從一堆男女中起來,朝著吧檯走去。

「既然情報已經到手,此地不宜久了,我們馬上離開。」伏熙一聲令下,眾人開始往出口那邊走。

在吧檯領過酒的天娜巧妙地把它給弄翻了,接著她就有理由往廁所走去。只是一個拐彎,她已經消失在眾人眼前。

不過一會,眾人均在車內出現。人一齊,伏熙就開車離去。

「軍營地圖,守崗人員更表,研究所位置等等,我都搜索到了。」曽羽把那軍官腦里的一切情報全都翻了出來,現在的他對那座軍營可謂瞭如指掌。

「很好,回去後再商量。」有了這些情報,加上之前所得的,伏熙對於今後的計劃可是信心滿滿。

可曽羽臉上卻陰晴不定,掙扎一輪後他才開口:「伏熙,這個情報你可能特別有興趣。」



伏熙不以為然:「是什麼?」

「復活死人的方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