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存亡之間

「血牙天衝!」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接著一道血紅色的能量就從山崖上噴發而出,並帶著橫掃千軍之勢直往蛟龍奔去

一個穿著銅色內甲的人影也突然從那邊的山崖上飛躍出來。

碰巧蛟龍因為準備吐息而未能及時迴避,那股血紅色的劍氣便直接落在了蛟龍身上。紅白相映,雪白的鱗片接下了這股血紅的劍氣,可是一瞬過後蛟龍灰白色的身軀上就出現了一道紅線。一滴、兩滴,鮮血瞬間噴灑而出,把蛟龍的腹部都染成了紅色。

然而那個人就像一顆砲彈落在沙灘上,引發了響亮的「嘣」一聲,強大的撞擊在沙灘上撞出了一個大坑。



那個人的身份,當然就是死裡逃生的伏熙。不過此時他的氣息與裝束跟剛才相比已經截然不同。

身上的運動外套已經被撕成碎片,只剩一點點的布條隨隨便便掛在身上。底下的古銅內甲也露了出來,腳上的運動長褲也開了幾個口子,樣子就跟乞丐沒什麼分別,十分不堪入目。

但伏熙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逼得人退避三尺。他就像一柄剛剛出鞘的劍,那藏不住的鋒芒確實逼得人皮膚生痛。

蛟龍看來從未想過有人能傷到牠,這道由伏熙所砍出了來的血痕如今激發了牠狂暴的野獸本性。牠急速衝向伏熙,移動的速度比剛才明顯更快,看來是打算拿出真實力。

孤身一人面對著蛟龍的伏熙,還是毫無懼色。「體內的劍氣還剩很多,不用擔心會被斬擊消耗乾淨,而且提爾鋒可以一直維持著現在的狀態。自從吃了仙豆,身體上大部分的傷勢都恢復了,體力也回复到最巔峰狀態。」



「只可惜。。。。。。那龍之力已經沒了」回想起剛剛發生的意外,伏熙還是冒出了冷汗。

他吞下了仙豆,也獻上了黑帝斯的頭盔,換取兌換血統的機會。而他毫不猶豫就選取了能量類的血統,而搜尋的關鍵字是:最強的劍氣。

然而主神只給了他唯一的選擇,那就是——無量劍氣。而這個血統的介紹也很簡單:宇宙間最強的劍氣,可以驅使所有劍型神器,共有九層,第一層需要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1500點,第二層需要青銅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2500點。。。

他身上剛好有足夠的天道點數,那麼。。。。。。

「就兌換這個!兌換無量劍氣第一,二層」



「確認,被選者伏熙兌換無量劍氣第一層和第二層,共需黑鐵因果律一枚,青銅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4000點。」

接著一道無形的力量就把他提到半空,伏熙開始感覺到一股不明的力量開始滲入他的丹田並在裡面瘋狂集結。這時他已經脫離的五感,他完全感覺不到身邊發生的一切,視覺;聽覺;嗅覺全部都離他遠去。

他彷彿進入了打坐入定的狀態,同時一股淡灰色的力量在他的丹田不斷聚合,並在他的體內慢慢形成的一個循環。

就在這時,剛才修補完傷口的殘餘龍之力突然覺醒,它看起來對外來的無量劍氣十分排斥。那一絲的龍之力快速從心臟附近,遊走到丹田附近,並馬上開始驅走劍氣。

然而兩股能量一碰上了,便產生了強烈的反應,就像強酸遇上強鹼般。

兩股能量交纏在一起,數量上淡灰色的無量劍氣佔絕對的優勢,不過質量上龍之力看似更勝一籌,而那淡金色的龍之力死死賴在丹田不走,想要驅走無量劍氣。

不過說起來奇怪,只有黑鐵級的龍之力不可能與青銅級的無量劍氣抗衡,更何況無量劍氣還是主神所說的宇宙間最強劍氣。

忽然丹田內一陣翻滾,看來劍氣無法再忍受有其他的力量侵占它的領地,終於發難。



只見淡灰色的劍氣快速集成一團,然後迅速膨脹,驅散所有外來物。就是這意外最後引發了伏熙丹田的一場大爆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