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身上的衣服都被體內的迸發而出的劍氣撕成了碎片,一陣透徹魂魄的痛楚從腹部傳來。

兩股能量相撞的一刻,潛藏在伏熙體內的什麼也開始覺醒。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刻伏熙被爆炸引發的痛楚逼得大叫起來,身體更瘋狂地在沙灘上翻滾。他全身不斷抽搐,頭上的青筋全部現形。掙扎好一會後,痛楚才漸漸消散。這時伏熙再次一探丹田,只見劍氣已經自成一個小漩渦,而那一絲龍之力則被炸得四分五裂,看來勝負已分。

唯一慶幸的是,這次意外並沒有為伏熙帶來什麼傷害。

「沒事了?」見到那無量劍氣的威力伏熙還是心有餘悸,他再次確認身體真的沒事了,才敢再次行動。



他望望身上四分五裂的外套,心裡一陣嘀咕,不過戰況已經迫在眉睫,他也沒時間去管自己的造型。

「回來!」伏熙輕喊一聲,一把金柄灰色劍身的長劍便迅速回到了他手上。他用手心仔細觸摸著提爾鋒的劍柄,感受那堅實而冰冷的觸感。這時的伏熙已經和提爾鋒心意相通,再加上無量劍氣的作用,他現在可以稱為這把神器的真正主人。

接著借助荷米斯金色插翼靴的強大移動能力,本來五分鐘的路程,如今的他用兩分鐘就到了。憑著插翼靴的推動力,伏熙還能飛到空中使出血牙天衝。

那其實是將無量劍氣灌入充滿血能的提爾鋒,然後斬出的半月形劍氣,而這個靈感來自伏熙第一次激發神器時的斬擊。

「那麼接下來,才是勝負的關鍵。」伏熙心中無比清明。他回頭看了看仍然呆若木雞的眾人,然後就以飛人的速度正面接近蛟龍。



插翼靴具有強大推動力,一般人絕對不可能控制這種力量。要不是兌換的龍人血統強化了反應神經,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沒有訓練的情況下使用這神器,不過現在伏熙除了覺得有點不適應之外,還沒出什麼大問題。

另一方面,他卻隱約覺得他的速度和安祖相比卻慢了不少。

「難道是沒有供給能量?不過,我也試過用無量劍氣去驅使插翼靴,但是能量根本不能輸進靴內。」

伏熙想起主神提及到神器與能量相配事宜,並不是隨便一種能量都能驅得動神器,有些神器需要特殊能量來激活。

「可能是不匹配吧,汽車要用汽油發動,人類要喝水生存,而汽車可不能靠喝水來發動。」他給了自己一個滿意的解釋。很明顯,無量劍氣和插翼靴「不配」。



面對眼前的蛟龍,伏熙可不敢鬆懈。「借力打力。」伏熙腳法一變,他便靈活地繞開蛟龍的血盆大口,躍到它的左邊。提爾鋒順著去勢,火速在蛟龍主幹上再劃開了幾道血痕。

雖然有無量劍氣加持下的提爾鋒能穿透鱗片,但是對於蛟龍而言,提爾鋒的大小,對它來說也只是一根小牙籤而已。事實上就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也只是為它帶來皮外傷而已嗎?看來除了血牙天衝,其他的傷勢對它根本不同不癢。」伏熙迅速避開一次噬咬後,一邊向後面退去一邊觀察敵人情況。

那麼現在最好的解決方法是。。。。。。

「提爾鋒!」伏熙將體內的劍氣加碼灌入劍內,一道血紅的劍芒馬上從劍上延展開來,將提爾鋒包裹在裡面,並大大增加了提爾鋒的長度。

隨著無量劍氣的灌入,提爾鋒的外貌從一把西洋長劍,最後變成一把血紅色的雙手巨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