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F之自白(一)】
 
我以前叫范子軒,而家我叫Mr. F,今年五十有五。
 
你問我點睇林天澤呢個人?
 
由細到大,都俾佢騎住我,由小學至高中,冇一次唔係佢考第一,我考第二。
 
阿媽就成日攞佢嚟鬧我,日日就林天澤乜乜乜,搞到我越大就越憎佢。
 


不過,每次同林天澤講嘢嗰陣,佢嗰個漠不關心嘅眼神,先係最乞人憎。
 
高中畢業之後,我同佢分道揚鑣,去咗唔同嘅大學讀書,我去咗美國哈佛讀,林天澤就去咗台灣。
 
有時都唔明林天澤呢個人,明明有能力,但係就低調到死。點都好啦,而家總算唔使再喺佢嘅陰影下生存。
 
奮鬥咗幾年之後,我喺廿五歲嗰年做咗律師,發現社會有好多不公義嘅情況出現,咁啱喺第二年大陸發生「第二次六四事件」,就令我決定要為中國嘅人民爭取公義。
 
所以我喺美國成立咗中華新黨。好快,就獲得咗好多支持,包括香港政府,同台灣政府都給予大力支持。
 


之後嗰幾年,我都喺美國做宣傳,呼籲全球華人建立自由民主嘅新中國,當所有嘢都進行得如火如荼,我真係差啲唔記得咗林天澤呢個人。
 
直至有人同我講,佢做緊大學教授,之後我仲攞到佢嘅電話,所以一直都有同佢聯絡,但係我就硬係忘記唔到細個嗰陣對佢嘅憎恨。
 
過咗一段時間,當時中國政府終於受唔住多重嘅壓力,決定修憲,放棄一黨專政。我梗係即刻返大陸,為新黨辦理註冊手續。
 
又過咗幾年,中國全面民主化,三三年實現咗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次全國總統大選。
 
我就成為咗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總統,我上任之後梗係開始咗好多唔同嘅民主改革。
 


十年之後,做過兩任總統嘅我退咗落嚟,成為議員,之後仲漸漸淡出政壇,做返老本行律師,同埋做下生意咁。估唔到房地產俾到我咁大利潤,慢慢,我成為咗全國首富。
 
呢個時候,我嘅人生已經嚟到成功之巔,不時我仲會諗起細個時候嘅敵人林天澤。哈哈,真係「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到咗四八年,林天澤成功發明出穿越時空嘅技術,當時全世界為佢瘋狂。
 
對於當時被世界讚揚緊嘅我,一個改革中國嘅大英雄,根本就係一個好大嘅侮辱。
 
全世界嘅重點由我變成咗佢,佢憑啲咩?我為咗中國奮鬥咗咁多年,面對過好多壓力,又俾人暗殺過咁多次,我幾經辛苦先上到嚟呢個地位,竟然俾佢因為整咗一部爛鬼時光機,而取代咗我?
 
所以…我對林天澤嘅憎恨,又回復返讀書嗰陣咁,好憎佢,好憎佢嘅成功,好憎佢比我更出名,好憎佢…
 
於是,我開咗間公司,訓練情報人員,亦啫係…特務。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