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龍的說話很有道理,但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到一個稱心又有氣勢的名字。我走過書報灘見到一本本的馬經,我靈機一觸,隨手一翻打算找靈感,可惜多數都是四個字,沒理由叫自己做「玩具之寶」或「鐵蹄飛鷹」吧?
 後來我見到對面馬路的戲院正上演「風雲」,我那一刻就決定叫自己做「伊健」,覺得既有型格也不老土,但很快我覺得由他飾演的「聶風」更有氣勢,但同時我又怕若果日後遇着一個叫「歩驚雲」的古惑仔,我倆豈不是注定成為宿敵!所以我稍作修改,決定叫自己做「烈風」。

幾日之後,我收到火輪電話,他說帶我見見公司高層。

我第一個想法是:「我有做錯甚麼嗎?」
 在我確定應該沒有做錯甚麼後,我再想:「是那一個PR做錯甚麼嗎?」

「有高層好欣賞你,記住着得好看點。」火輪說。
 我也真的太無出色,往往只懂往壞處想,但首次接觸組織的領導層,也就是古惑界的權力核心,我也很想有個人在旁邊替我助助威,賭神旁邊有個龍五,我旁邊也有個阿彪。





火輪約的地方在尖沙咀新同樂,我還是第一次接觸公司管理層,還要去高級地方食飯,我馬上與阿彪走去荷李活中心買了套新西裝赴會。
 當我們兩個像伴郎般去到新同樂時,才知道高層和火輪剛剛打完Golf,一身運動裝坐在貴賓廳內,而我和阿彪則跟酒樓侍應撞衫。

高層叫朗哥,之後我一直也只叫他朗哥,三十多歲的年紀,但在公司的職位一定高,這點從其他馬仔對他的態度便知。
 火輪很少帶我見公司的高層,他說識得多也不是好事,只要認得一些和工作有關的便夠。果然,郎哥就是公司娛樂部卡啦OK和夜總會的大總管。
 郎哥一見我便笑得無比燦爛,他有個大肚腩,面圓圓,三下巴。這種相貌的人理應給人一種祥和寬厚的感覺才對,但我當時只覺得他笑裡藏刀。
 他首先猛讚讚火輪有眼光,說我天生屬於這一行,然後讚我對付女仔有辦法,PR質素好高好聽話。
 我不知如何應對,見到火輪也只是在笑,我也學他只懂笑、笑、同笑。





朗哥向我遞上如結婚相簿般Size的菜牌,說:「年青人,想食甚麼?隨便叫。」

我接過菜牌,也沒心思應該點甚麼菜,說:「我隨便可以。」

「甚麼?」朗哥收起了笑容,說:「你不喜歡這裏的菜式嗎?」

他這話一出,我幾乎打翻面前的茶杯。

火輪替我解圍,說:「點你喜歡的菜,你喜歡吃甚麼?」





喜歡?我只想到一樣。

「我想食薯仔沙律。」

房內立刻出現四秒的寧靜。

「哈哈哈哈哈哈………」
 朗哥突然狂笑,他手上雪茄的煙灰,也被震跌了落在茶杯內,他對火輪說:「你個徒弟好可愛,哈哈哈哈哈,難怪女仔會鍾意他,哈哈哈哈哈哈。」
 房門被人打開,有人說:「朗哥,PR到。」
 我應聲望過去,嚇得差點將茶噴出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