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差不多有十個女仔一個跟着一個進房,場面有如香港小姐決賽,分別是她們的上衣與短裙彷彿穿上童裝般,位位都是超低胸極短裙,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們的乳溝與大腿上。而且位位都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我立即幻想到她們是徐若瑄或宮澤里惠,可以想像她們在外面一定已引起了一場小騷動。

我真心講句這次是我頭一次見識何謂極品級質素的PR,她們一進來就如事前已經採排過一樣,依次序坐在朗哥兩邊。火輪識趣地起身同時向我拋下眼色,我知道這是離開的意思,臨行前我和阿彪喝了一大口長頸FOV,總算是對得起身上這套價值五百元的西裝。

離開新同樂後,阿彪說他母親生日在附近吃飯慶祝,而我則坐上火輪的BMW325i開篷跑車,直駛往九龍城開始屬於我們的晚餐。

「朗哥希望你幫他手。」
 火輪把半枝藍妹倒進我的杯時說,這才是今晚的主要話題。

「做甚麼?」我夾了片炒蜆放入口後問。





「當然是做姑爺仔!你想做會計?」火輪將粒花生飛向我塊面。

這件事背後又是另一個故事:組織原本有個叫英奇的姑爺仔,論輩份和我同級,但他入行比我早,算是個資深社員了。
 他曾經在幾本二三線八卦雜誌做過Model,經常對人吹噓自己認識很多名星,又說自己跟唱片公司高層很熟,好多發名星夢的無知少女甘願向他投懷送抱,以為可以靠他幫自己入娛樂圈,公司很多PR都是由他介紹入行,他在組織內也算可以呼風喚雨。

直至最近,公司發現很多PR經常請病假又玩失蹤,Call機不回覆。高層覺得有古怪,找人一查才發現,原來英奇將他的PR私有化,私底下在高級酒店長包幾間房用來接熟客生意,因為不用拆帳給公司,這一來英奇和PR都收入大增。

我聽到這裏,已不用火輪再說下去,這個英奇應該人間蒸發了。





火輪說;「他做了鯊魚晚餐,所以郎哥今晚去食翅當作將這個反骨仔吃下肚。」

我慶幸今晚沒有食魚翅去食大眼雞,但想到朗哥的笑容,不禁打個冷顫。

「那幾個幫英奇的PR……?」我認為她們都是一時貪心,罪不至死。

「深圳。」火輪說罷,喝了一大口啤酒。

我抬頭望上夜空,想起那個在火葬場外的Amy。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