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17歲,還拿着一張兒童身份證,但已經是公司內其中一位知名的姑爺仔明星。
 哈….. 咪笑住,講個秘密你知:現在貴為千萬票房的黑鬼靚仔明星,以前都是公司的姑爺仔,不過他以前就是青靚白淨的軟飯男。

自從同朗哥食過一次飯之後〈雖然我連筷子都未摸過〉,我—烈風—這名字已升「呢」到江湖另一個層次。「名」這東西就是如此奇怪,摸不到見不到,沒有市值沒有價位,但就是每個人都希望沾上一點拿它一點。

這也難怪,我的名字在江湖中多了人掛在口邊之後,我每次在旺角的街頭行走都多了些不相識的人「風哥」前「風哥」後的叫我,總有幾個代客泊車的年輕人向我送煙,又話幫我洗車!妖,我車牌都未有,洗單車呀?所以話,名利名利,有名,利自然會來。

這或許就是一個循環,我的收入多了,對目標PR也闊綽了,對付一個家住二百呎公屋的普通女孩子,我讓她盡情購買喜歡了很久但無錢買的手袋,帶她去以前會給售貨員白鴿眼的名店買鞋,去卡拉OK永遠坐最大的Party房,享用她人生第一次的酒店燭光晚餐,睡她夢寐以求很久很久的臨海酒店套房….. 當然,是和我一起睡。

我讓她們享受金錢帶來的迷惑與墮落,要她們以後甚麼也別想了,只知金錢是萬能便足夠。





很少目標是不被引誘的,但凡事總有它的第一次。

這個令我初嘗失敗滋味的女孩叫阿菲,那年頭王靖雯用回她的原名王菲出碟,一時間香港也忽然冒出了很多叫阿菲的女孩。

她不是我的同學,是我第一個在學校以外找到的目標,我認識阿菲時,她在一間外賣快餐店工作,即是那種沒有座位,店面有一座銀色保温櫃,玻璃後面放有炸雞肶和薯條,頭頂有一列可口可樂和熱狗之類的燈箱,還有總是污污糟糟、厨房佬總是擔着口煙的那種港式快餐店。

快餐店名字叫波士頓,位於砵蘭街一棟舊唐樓地下,這間快餐店的快餐來來去去都是豬牛雞扒香腸雞翼,沒甚麼特色,但勝在便宜,附近的Sales 妹最愛叫他們的外賣。

而我發覺他們的薯仔沙律,在砵蘭街一帶最有水準,我幾乎每天的下午茶也會吃一份。





阿菲在波士頓負責送外賣。

呀!很像「重慶森林」!我都覺得像,我曾經將這段小故事跟一位上卡啦OK玩的四眼仔熟客談過,他說正開拍一部講述五、六十年代古惑仔的電影,有個角色是夜總會的小姐,所以上來了解一下,我當時覺得這個人特別多藉口。這位客人每次上卡啦OK都戴一副太陽眼鏡,他說怕給老婆發現他出來風流快活。
 其實我很懷疑他是否真的看得見,所以我每次都介紹豬扒給他,哈哈……現在回想起來……他說過他是拍電影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