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回正題,阿菲是我一次叫外賣時認識的。
 她將我半杯熱奶茶與薯仔沙律混作一團,還好意思向我收錢。但最令我印像深刻的是她那雙大眼睛,眼簾一眨一眨間,流露出的那點温軟,不是一般的PR風情可比擬的,以我的專業直覺分析,她這種女孩,必然惹來一大班餓狼流口水。

自此之後,我向那間快餐店的周老辦落了Order,阿菲除了我的外賣之外,其餘一律不送。老辦見慣世面,知道我是旺角最當時得令的姑爺仔,一聽就知發生了甚麼事,於是每天都會叫阿菲上卡啦OK等我Order。

「有甚麼想食?」
 阿菲一見我便問。她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女孩,十六七歲的年紀,但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氣,不知是傻還是大膽,對付她似乎要下點功夫。

「我想見妳一面。」我也不妨直接一點。「我不肚餓。」





「那……」她寫下一串數字在外賣紙上交給我,說:「你想到吃甚麼再找我吧!」轉頭便消失了。

越難得到的,越有吸引力。

對付阿菲這種女孩子,坦白講,我頭痛了好一陣子,其實當時在我旗下的PR已佔了集團在旺角的娛樂場所三分一數目,有些女孩甚至我也沒見過,只是她們認為向別人說自己是風哥的PR,在集團內的地位會高一點,生意自然也比較好,這個我倒不介意,因為她們賣的都是皮肉錢,如果我的名字可以幫到她們的話,隨便拿去用,反正我是照樣抽佣的。

我邊抽煙邊望著她留下的Call機號碼,我知道如果我再留Call叫她上來的話,她只會又再以她不耐煩在的表情問我食午餐還是常餐飲凍啡。我烈風貴為旺角最當紅姑爺仔,要靠食餐蛋治去追女仔的話,也實在太不似樣,如果給師傅火輪知道的話,隨時不肯認我這個徒弟。

守株待兔不是我的作風,我決定主動出擊。那時「阿飛正傳」剛上映,我被我偶像張國榮的造型與對白深深吸引,我決定引用戲中「旭仔」的橋段,來追這個有三分似張曼玉的阿菲。





我約阿菲到她工作的快餐廳等,我穿了件利工民背心外披一件夢特嬌恤衫,買了一枝可樂等她。

「咩事?」阿菲一見我便冷淡的問,她穿着一條碎花連身裙出現,真懷疑她也看過「阿飛正傳」。

「妳望住個鐘。」我指向牆上一個寫有「一帆風順」的掛牆鐘說「依家時間係下晝三點十三分鐘,呢一分鐘係屬於妳同我嘅,妳永遠都改變唔到呢件事,因為呢一分鐘已經過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