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風哥,我幫你泊好架車呀!」在新東海酒樓門口,有個看上去像個中一生的金毛古惑仔向我伸手,想取過我的車匙幫我泊車。
「你邊X位呀?我架車係你揸架!」我對他說。
「對不起,風哥!」一個叫阿志的男仔走過來猛道歉,他是組織在太子區的泊車話事人,包辦了整區的泊車生意,他說:「風哥他新來報到,不懂規矩。」然後他一手拍落那個金毛後腦,說:「風哥架波子呀!你想學人揸?」那個金毛只懂猛講Sorry。

若楠摸着大肚下車,在我身邊話我:「別再胡鬧啦,只會嚇人。」
「哈哈哈哈……」我指着金毛仔笑說:「你看你個樣!嚇倒你啦!哈哈哈哈……」
「風哥同你玩呀!還不多謝風哥?像個蕃薯!」阿志說罷,金毛仔猛講:多謝風哥。
「唏!」我將我的保時捷911車匙,拋向阿志,笑說:「我兩個小時後用車,夠你來回西貢啦!」阿志興奮地接過車匙,他最喜歡用我的車去溝女。

我去到酒樓,見到火輪與朗哥,當然,還有幾個絶對比港姐還靚的高鐘PR。





這已經是遊艇事件三年後的事,我現在是組織最Top的姑爺仔。
這三年發生了很多事:手提電話由磚頭咁大部變到可以掛上頸、若楠的賤男阿權,坐緊監,拉他的人是阿洪,罪名是販毒,刑期二十年,而那些白粉是我派人放入阿權床下底的。若楠做了我老婆,而且有了BB,預產期是一個月後的中秋節。

自從TonyPaul那件事之後,我深深明白到這個社會有錢才會有Power,無錢其他人只會當你臭四。所以我決定要在最短時間內賺最多的錢,我預計到落Club消費將會式微,而且一個PR一晚坐一個客連過夜也只是一萬幾千的生意,太沒有經濟效益,而且時代開始變,現在要找女仔做PR比以前困難,差佬又開始經常查牌,夜總會的生意已大不如前。
但我想到一個轉型的新渠道,說起來也是若楠令我想到這方法。

那一天,我和若楠影婚紗相,穿上婚紗的她宛如明星般漂亮,連在場的攝影師也說若楠是他見過最美豔的新娘。
「老婆。」我抱着她,望着前面的攝影機說:「妳真的應該去做明星。」
「新娘側小小面呀,唔該!」攝影師繼續按下快門「卡查、卡查」




「我現在…..」她轉過臉望着我,我敢肯定,這生也不會見到比她更靚的女人,她說:「直到以後,都是妳的女主角。」
「兩位嘴對嘴影一張。」
「我不是小女孩……」她的嘴碰上來,說:「我不會發這些明星夢。」

我合起雙眼享受着温柔的吻,但突然想到甚麼…..

「明星夢」

對啦!有那個女仔未試過發明星夢?
我開始想到組織以後的新方向,我們的夜總會生意已逐步萎縮,隨着香港回歸,香港人習慣北上玩樂,東莞卡啦OK如雨後春筍般開張。我和火輪上去一趟考察,發現竟然有「二三八」套餐!即是坐枱二百,上床三百,過夜任做才收八百!以上所講全部是人仔價,那時付港銀還會更低價錢。而且北方佳麗要大波有大波,要十六歲不會大過大過十七歲,要口爆不會Say No。這種價錢五星級享受,香港完全無可能做得到。





「我們要轉行了。」這句說話,是火輪在東莞一間卡啦OK房,望着面前十二位無上裝PR時對我講的。
對,我也認為香港的色情事業要玩完了。當我享受過「一王三后」與他們口中的所謂「互動形式」之後,我更加認同火輪的說話。
但若楠的說話如一盞黑夜明燈,照亮了我的思緒,我們可以將業務地面化,將PR合法化,將色情事業正式變做大家口中的娛樂事業。

三個月後,在得到朗哥的大力支持下,我和火輪的第一間公司---天皇星模特兒有限公司正式開張。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