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遇陳靜宜之前,我有想過如何在她面前出威風一下,但那是剛剛踏足旺角的想法。現在我見到她這個模樣,已經不忍再對她說些甚麼。我曾經聽過有人說:要去原諒一個你憎恨的人,因為恨一個人更辛苦。坦白講,我從來不信這些大仁大義的道理,但我相信原諒一個人除了需要廣闊胸襟之外,還需要廣闊Power,因為只有當你有Power去懲罰一個人,才有資格講去原諒一個人。

自己說去原諒一個仇人,這只是自欺欺人的白癡想法,這是我在旺角混的處世之道,。要實踐這個道理,首要條件是記得你有那些值得憎恨的人。
我當然不會忘記TonyPaul。

三年前他意氣風發,因為那個時候香港電影還很賺錢,但三年後的今天完全是兩個世界,戲院倒閉,入場人數破新低,很多幕後的人轉行揸的士做裝修,電影業步入寒冬。
我知道Tony現在安排一些三、四線小明星去星馬泰登台,僅夠賺下點生活費。我找中間人聯絡上他,說有一班Model可以走埠,唱歌跳舞不是問題,還可以露兩點表演。
東南亞一帶視香港睇高一線,香港女仔在他們眼中也比本土姐姐高檔,以前想找PR去做Show簡直是天價,很多PR甚至不願意去,但現在不同,沒人會同肚餓鬥氣的。

有些姐姐不想淪落到做鳳姐,但Model與臨記工作又不足以交租食飯,我介紹她們去東南亞表演,着性感些少布些,唱幾首「熱情的沙漠」、「上海灘」、「今天不回家」,一場Show都夠交幾個月租。起初有幾位高鐘PR好抗拒走埠,她們以前在Night Club開一支XO都賺一萬幾千,很多銀行大班晚晚落Club捧場,現在當然接受不到戴個Bra在台上唱歌賺馬拉佬錢。但時勢不同了,男人都北上找妹妹仔,銀行大班又PK,還可以故作清高嗎?





一位前輩講過:金錢面前誰人不低頭?

一萬你不願賺,十萬如何?一百萬又如何?無病無痛的你可能會繼續硬頸,但如果你阿媽要錢做手術,阿爸欠貴利被人斬,老公間公司又面臨破產的話,你的堅持可以維持幾耐?
我做姑爺仔這幾年,真可謂見盡人間慘事,每個新入行的PR,背後必定有一個感人故事。
有些同行不會問她們的事,也有道理,做PR十成都是為錢,有那個會為興趣?但我總會問問她們背後的原因,因為這是條不歸路,一日做過雞,以後妳就要背負「以前做雞」這塊金漆招牌。
有女仔試過被我苦口婆心之後回頭是岸,當然我不是聖人,通常那些女仔都是比較「扒」,我才不想浪費大家時間。如果遇到高質的索女的話,我心底還是希望她能幫我揾錢的。
所以既然那些姐姐已經洗濕個頭,我還是希望可以跟她們同步過冬,捱過這場經濟風暴。
我原本只以為這趟走埠,可以為姐姐們賺點生活費,卻想不到這為她們帶來了另一種機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