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午,陪若楠去油麻地先施買BB床,那時離預產期只有約一個月左右,適值八月天,她每次上街都特別易累,選好BB床後她已經想回家休息。

「我突然想食西多士,你幫我買回家好嗎?」上的士前,她如此說。近來她的口味經常轉,突然說想吃士多啤梨,有時會想吃燒賣,有次半夜說想吃油炸鬼,我要駕車去到深水埗才找到,回來她又說眼瞓不想吃。

我去到砵蘭街的波士頓,他們除了薯仔沙律一流之外,西多士也是不二之選。若楠最初知道我經常吃這裏的薯仔沙律,覺得很奇怪,怎會有一個人對沙律如此着迷,她吃過但說沒甚麼特別,問我是不是有其他感情因素,還追問周老闆我以前是不是經常和女朋友來吃這個沙律,周老闆當然笑而不語。
我其實不知道老闆是否記得我和阿菲的事,但我相信阿菲已經再沒有回來這間與我結緣的快餐店。我亦佩服若楠驚人的觀察能力,這可能就是女人獨有的第六靈感,只是那段感情因素是阿菲嗎?還是更遙遠的慧慧姐姐?這個連我自己都答不出來。

「薯仔沙律熱奶茶!」周老闆一見到我便自動落單,說:「你老婆呢?」
「另加一份西多士,給她的。」我說。砵蘭街同樣因為娛樂業冷淡而人流不復以前熱鬧,波士頓的生意不無影響,從前四五個外賣仔忙個不停,現在只剩兩個年紀較老的還留着。
「喂!」周老闆叫我:「試一下我的咖喱牛腩呀,好『正』,正所謂『男人的浪漫,咖喱配坑腩。』,一試上癮。」




「牛腩都算浪漫?」我差點將奶茶噴出來,說:「這麼好口才,做厨房佬浪費了你。」

「媽咪,我想食炸雞脾呀!媽咪!」一個女孩在門口外喊,我應聲望過去,原來那個女孩正是那天在公司出現的妹妹,而那個媽咪正是程小伊。
「不吃啦,回家有公仔麵……」小伊蹲下來,對她說:「敏敏最喜歡吃公仔麵,是不是?」
「很多餐公仔麵啦!媽咪,我今天想吃炸雞脾…..媽咪….」小女孩要哭了。
「不准頑皮!回家。」小伊要拖着她離開。
「小伊!」我走到門口叫她。
那天她只有一臉淡妝,身穿普通的T恤牛仔褲,一頭微曲長黑髮,在下午的陽光底下,我才可以看清楚她的容貌。其實她只有二十二歲,一雙大眼還有點少女的稚氣,身材不算豐滿型,但與嬌小的身高相當合乎比例,而她最吸引我的,是她的手指,纖細瘦長白滑,這種手指如果在男人最軟綿又最堅挺的地方遊移撫弄的話,真是幾多子孫都要出征!

「妹妹食飯未呀?」我蹲下來,問:「叔叔請妳食雞脾好不好?」




妹妹不敢出聲,但眼神已經回答了。小伊忙說:「多謝啦風哥….我回家煮飯可以啦…..敏敏講多謝啦!走啦!」
雖然她拉着女兒的手,但敏敏卻非常不願離開,眼眶內的淚水快要發作,大眼睛死盯着食物櫃內的金黃炸雞脾。
「一餐飯算甚麼!」我轉過身對老闆說:「一盒炸雞脾飯.....」我問小伊:「妳呢?」
她尷尬地說:「嗯….多謝啦,我剛吃過飯。」
「媽咪妳幾時食過飯呀?」敏敏童言無忌,令小伊不知如何應付,我說:「沒所謂,吃過也可以試試,老闆說他的咖喱牛腩會吃上癮,妳也試試吧!」
我不等她回答,逕自對老闆說:「來多盒咖喱牛腩飯。」
「風哥,怎好意思!敏敏有沒有多謝風叔叔呀?」
「多謝叔叔。」敏敏躲在小伊背後面害羞地說。

這個時候,老闆拿來兩個飯盒,我將之交到小伊手上,她再次說多謝,我說不要再多謝我啦,給人見到我風哥原來只是請人吃飯盒會笑我孤寒的。




她們對我說再見後,我也打算回家,上車前卻聽到小伊叫我一聲。

小伊吩咐女兒在一旁等着,一個人走過來,我問:「有甚麼事?」
「風哥……」她聲音壓得很低,可能是怕女兒或快餐店的人聽到:「我知公司……近排會介紹…..PR去外地做Show……我想試下。」
「就這樣?」
「嗯……」她點一下頭。
「無問題呀,這很易辦。」我覺得這不是甚麼難事,公司透過中間人已經和TonyPaul合作了幾次,總算沒出過甚麼大問題,只是有幾個姐姐投訴馬拉佬太粗魯,手腳瘀痕處處,但那此「拿督」出手疏爽,為自己為公司,小小皮肉之苦在所難免。
「如果……是你開聲的話,是不是不需要……那個?」她吞吞吐吐。
「甚麼那個?我不明白!」
「那三萬元……是不是可以…..」她欲言又止。
「三萬?」我覺得公司有些事,是我不知道的:「小伊,有甚麼事不怕同我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