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了元朗買嗎?」若楠打開外賣膠袋,見到裏面那一團類似脂肪球的物體,說:「甚麼來的?咦……我不吃!」
「好啦,別吃這些垃圾食物,妳現在要多吃點有維他命的東面,今晚我們出去吃好一點吧!」我只管說自己的話,也沒理會她是否在聽。我脫光衣服走進浴室,讓冷水使我頭腦清醒,回想一次小伊的說話。

小伊初時也不敢跟我說太多,但我說如果有些事情對公司不利的話,最終受害都是一班PR姊妹。
我們與TonyPaul之間的中間人叫爆錶,這個人後生的時候曾經做過幾年旅行社領隊,對外遊簽證有點經驗,在東南亞有多少人脈,所以後來拍住Tony之後,便專門負責攪囡囡出埠,靠着Tony以前拍戲打的關係,兩人總算賺出一條財路,就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找上爆錶,才會有後來我們的PR走埠這回事。
原本,計數方法是一開三,即是PR自己賺幾多,再除三,爆錶同Tony一份,公司一份,剩下的才歸囡囡自己。雖然被扣起兩份,但多勞多得,辛苦點都總算公道。這個拆帳方式一直有效,我也不覺得有問題,火輪也沒有說過甚麼,朗哥是老闆,更加有錢收便可以。
「每個人要先交三萬『驗身費』,先可以走埠。」這是小伊剛才跟我說的。
原來當每個囡囡去找爆錶時,他會先收起他們的Passport,藉口辦一些無里頭的手續,然後一時說那邊掃黄,一時說數目未傾掂,如果遇着個囡囡是等錢用的話,他才會說可以先交『驗身費』,這才可以出埠。
「怎麼一直無人同公司講?」我問小伊。
「他們說……說這是新行規,如果給公司知道,到時大家反了臉,想走埠賺錢就無機會了。」




原來我們的PR一直被人勒索。
我一拳打向溶室的牆,口中恨恨地念:「又是Tony這個仆街杏包散。」

我很快便找上火輪相量這件事,很無奈地他的結論和我一樣,現在不是跟Tony和爆錶反面的時候,因為第一:公司在走埠方面的得益不小,原來南洋很多華僑的思想比較保守,找老婆還是要找中國人,即使去滾,也要玩香港女仔,所以我們的PR在東南亞很受歡迎,自然連肉金也提高了不少,所以就算要給爆錶三萬元「驗身費」,囡囡們認為還是值得一去。第二:她們發覺除了去「表演」賺錢之外,竟找到更好的出路------嫁人。

我們的囡囡被包裝成香港明星或模特兒,那些水魚自然山雞當鳳凰,有幾個姐姐甚至被有錢佬睇中,就這樣嫁了去南洋。聽聞其中一個的老公,在馬來西亞有幾十間超級市場,單是Benz都有十幾架。這種比中六合彩還要好彩的機遇,吸引了我們的PR爭着去碰運氣。

後來,娛樂圈盛傳有某幾位二、三線的女明星也去了汶萊「旅遊」,她們是不是由Tony介紹的?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既然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我們也無謂阻人發達,但我知道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對公司也不是好事,PR都去嫁人了,我們姑爺仔靠甚麼揾食?所以我決定對走埠這回事,採取消極不進取的態度,既不阻止,也不再介紹高鐘PR給爆錶。





為了開拓財政來源,我全力着手攪好模特兒這邊的發展,後來的確辦得有聲有色,但這是後話。
「妳還是不要去南洋了。」一天,我約小伊和敏敏在通菜街一間餐廳食飯,算是答謝她向我說出爆錶的事,我說:「坦白講,妳有個女,這……不是太方便。」
「嗯…..」她輕輕應了一聲,再說:「這……其他工作呢?我都可以的。」

我知道在女兒面前,有些說話她不方便講。這個我完全明白,她意思是無論甚麼客都想接,直接講句:好爛做。

我一直想不通,其實小伊的樣貌絶對不差,眼大面尖帶點楚楚可憐,有點像中山美穗的柔弱,很多麻甩佬特別鍾意這種Feel的女仔,認為可以激發他們的大男人保護小女人的英雄心態。但為甚麼她已經好像那些年過四十的「晚女」般爛做呢?
如果我無估錯,一X定又是有個賤男在她背後。我旁敲側擊,嘗試了解一下,說:「敏敏眼大大好靚女,她似你還是似爸爸?」
我留意到到小伊先苦笑了一下,數秒後,望着一嘴肉醬汁的敏敏說:「她似她媽咪多些。」
然後望着我說:「我是她後母。」





那日黃昏時份,在這間餐廳內,我知道我將會聽到一個少女的往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