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天一光,我的學生生涯便完結了。」敏敏吃飽有點睏,倚着小伊打嗑睡。
她續說:「我穿起校服,但書包內塞滿衣服與我最愛的一雙運動鞋,也帶走了我所有的積蓄三千零八十元,預備離家出走。」

小伊踏出家門一刻,與父母親相視的最後一眼,令她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罪疚感,不因為她的大膽行為,而是她竟然覺得離開這個家,令她異常的興奮與期待。但這個衝動而且未經計劃的行為,很快便遇到挑戰,她根本上對目的地毫無頭緒,無需上學的日子,她不知道還可以去那裏。坐上巴士由上環去至鴨脷洲,坐小巴由灣仔去到旺角,坐地鐵由佐敦去到荃灣,

夜了餓了,在麥當勞吃個漢堡。望望時鐘,晚上七時十六分,父母應該開始着急了,他們很快會翻查她的睡房,很快會發現原本安放在床頭櫃裏面一個Hello Kitty鐵盒內的三千零八十元沒有了!很快,他們會知道她離家出走,他們會相量以後怎樣看管得更加嚴密,可能零用錢也沒收了!但他們一定想不到,小伊再不會回來。
小伊在最後一班地鐵停駛之後,在街上走着走着,她發現了一件事:原來自己還是喜歡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在陌生的地方,她只想快點離開,唯有熟悉的地方,她才會感到安靜與泰然。
就這樣,她又再出現在孝祖的家樓下。

敏敏要睡覺了,不願起來自己走的她,對小伊來說有點重。




「我抱她吧。」我抱起敏敏,讓她的臉伏在我肩膊上,除了天心之外,這還是我頭一回抱着一個小孩。
「真的麻煩你。」小伊說:「我家在附近…….你不介意行過去吧?」
「沒問題。」我說:「讓我實習一下。」
小伊家在一棟老舊唐樓的頂層,這裏租金算是這一帶最便宜了。傢私看出來都是二手的,因為呎吋完全不適合,兩張飯椅都不是一對的。
我將敏敏放在碌架床上層,幫她脫去鞋便蓋過被,讓她呼呼入睡。
「她很久沒吃過如此豐富的晚餐……」小伊給我一杯水,說:「她今晚一定睡得香甜。」

這晚天氣悶熱,家中沒冷氣只得一台快要燒掉的老爺電風扇。小伊往厠所換過一件貼身背芯與短褲出來,我看見她頸項有幾滴汗水,一條透明Bra帶露出小背芯外面,她俯身時,我從領口見到遮蓋不住的半邊白滑乳房。
「啊….不好意思….」小伊尷尬一笑,抹去頸側汗珠,說:「這裏沒有冷氣,開窗吧,會凉一點……」她伸手打開窗,挺起短褲包裹着的渾圓小臀。
我不知是氣温還是小伊的關係,也感到一陣炙熱,解開胸前幾粒紐扣,把水全喝了。




「後來怎樣?」我坐在爆了綿花的沙發上,問:「妳真的沒回過家?」
「也不是,但只是拿點衣服和錢…..」她站我面前再倒了杯冰水給我,一條乳溝像3D電影般,就這樣擺在我眼前,說:「有一次還差點被發現……」

小伊離開家的第二天覺得需要有個地方睡覺和洗澡,但她不能去親戚和同學的家,因為她很相信父母已經通知他們她沒有回家的事。在小伊能力之內,她只能去長洲租一間最便宜的度假日,暫時替自己覓一個藏身之所。
「多少人?」出租屋的負責人是個中年婦人,毫無笑容地問小伊:「一個……呀!可能兩個。」小伊認為一個人來度假也太奇怪了,她不想引來懷疑。
婦人沒追問,挑了一間最偏遠、最殘舊的唐樓小單位給她,這裏根本沒有人會喜歡,婦人就是欺負小伊一個女孩。
她洗澡後,衣服也沒穿,軟癱在床上,沒一會便沉沉睡去。她從未如此享受過裸睡的樂趣,在家中,父親可以自由進出她的房間,即使她開始發育要戴胸圍,父親仍然如此,更莫說母親了。
在夢中,她重遇孝祖,孝祖強行脫去她的衣服,舌頭在她的乳房遊走。她不自覺地用手撫弄自己的身軀,她清楚甚麼是自慰,女孩在洗手間都會談這回事。但她從不敢嘗試,即使是在浴室,她也怕會給母親撞破。

但現在她不需懼怕,她用指尖讓自己達到從未享受過的愉悅,在這充塞着老舊傢私發出的霉味的小房間內,小伊覺得自由了,她解放了自己的身軀。




晚上,她在麵包店買了個波蘿包算是晚餐。她漫步在東堤沙灘,覺得日子這樣過一輩子也不錯。
突然一把沙向她撥過來,然後聽到有幾個男人的調笑浪語:「噢….Sorry妹妹,我有沒有嚇親妳?」一個赤膊男人走上前,攔在小伊面前,說:「妳身上有沙,我幫妳弄乾淨……」說罷,一隻手就往她的胸部摸過去。
小伊來不及反應,就這樣被非禮了一下,旁邊幾個男人見狀,竟色心大起,紛紛走過來想在小伊身上打主意。

「呀……」小伊嚇怕了,只懂大叫一聲,引起一些遊人注意。她甚麼也不想,只管拔足狂奔,踏起一堆沙子,拖鞋甩了便赤腳跑,旁邊的人紛紛閃避或指點,這一切都看在小伊眼內,她再次感到身上是赤裸的毫無安全感,她需要一個人可以保護她。
她累了,停在一旁喘氣,突然有隻手拍她一下,說:「是妳?只有妳一個?」小伊定一定神,才肯定是他,那個在夢中吻她的男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