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結局篇(上)
 
十七年前。
 
「咯。咯。咯。」
 
一名梳著髮蠟頭,一身高級西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進位於太古的分部公司大堂。接待員跟他打了個照面,就馬上認出他是總公司的高層,於是誠惶誠恐地站了起來,說:「黃先生?請問有咩貴幹?」
 
「我想見負責開發『紫波波樂園』既主管。」
 


「哦……係!」
 
接待員進行通報後,便為黃先生帶路。當時是正值開發後期的緊張階段,所有人都專注在自己的作業,因此,就算是這樣的大人物踏足,也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
 
「到啦。」
 
接待員敲了敲門,聽到門裡的人說了一句「請入黎」後,便恭敬地把門打開。
 
黃先生對於辦公室的第一印象,是桌面上一片雜亂無章,而正在埋首敲打鍵盤的男子身穿白色長袍,留著一臉鬍渣,給人一種不修邊幅的感覺。
 


明明他只是一個程式員,可是為什麼他卻罷著一副科學家的模樣呢。
 
「怪人。」黃先生心中暗道。
 
不過,就是因為他的怪異,「紫波波樂園」才會有這樣大的突破吧。應該說,天才都是性情古怪的嗎?
 
「失陪啦,兩位。」
 
接待員低頭深深鞠了一個躬,再把門關上。
 


那個男子看了黃先生一眼後,便停下手頭上的工作站起,雙手抹了一抹身上的白袍。
 
「黃生?咁大駕光臨呀。」他笑著把手伸出。
 
男子的手看來有點油膩,指尖好像還有一點鹽巴。黃先生看了看鍵盤旁的薯片,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雖然黃先生感到厭惡,但他畢竟也在職場打滾多年,對於隱藏情感已經駕輕就熟。他若無其事跟男子握手,依然保持一臉誠懇。
 
畢竟,眼前的人是公司的搖錢樹啊。
 
黃先生說:「你好。真係聞名不如見面呀。」
 
寒暄數句後,黃先生便坐下蹺著二郎腿,說:「我今次黎,係想同你跟進最新版本既『紫波波樂園』既詳細情形。可唔可以畀個進度表我睇下?」
 
男子依言把一個白色文件夾遞上,黃先生接過並翻開看了數頁,對內文記錄的詳細暗暗納罕,很難想像這是出自眼前的邋遢男子筆下。


 
黃先生提問:「執行上有冇咩問題?」
 
男子答:「呢方面我地仲測試緊,目前仲有些少問題,不過我有信心好快可以解決。」
 
黃先生再問:「幾時可以推出?」
 
男子回應:「依家進入測試既最後階段,根據開發時間表,大概下年年尾就可以推出市面。」
 
「Good。」黃先生笑了笑。「作為公司的重點項目,呢次真係不容有失。」
 
「放心。完全under control。」
 
「非常好,我已經可以想像到,佢推出果陣會引起幾大既轟動啦。」黃先生嘴角添上一道貪婪的微笑。他續道:「話時話,你既研究簡直係劃時代,可以話係遊戲界……呀唔係,應該係科學上既大突破。老老實實,分分鐘連諾貝爾獎都有你分呀。」
 


作為計劃的功臣,為他扣上高帽是合理不過的事。但是,黃先生沒有想到他的話語,意外地撩起了男子的興頭。
 
「哈哈。太過獎啦。不過我真係夠膽講,呢項技術真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架。黃先生,如果你有興趣,想唔想聽下我既開發概念?」
 
未待黃先生作出回應,男子便搶著說話。
 
「黃生,知唔知咩係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黃先生一愕,茫然道:「……吓?咩黎?」
 
「簡單咁講,就係一種實時地計算攝影機錄像再加上相應圖像既技術,而呢種技術既目標,就係融合虛擬同現實。呢個亦都係『紫波波樂園』既核心價值,但係我地既團隊,將呢項技術昇華到另一個層次。」
 
「哦?」
 
「咁樣講啦。新版本既『紫波波樂園』,將會係一個可以將玩家真正帶入虛擬世界既遊戲,呢點你都好清楚?」


 
「正確。呢個係成個計劃既賣點……雖然呢點我地仲未對外公佈。」黃先生點頭說。
 
事實上,他對「紫波波樂園」的認知也大概如此而已。
 
「其實原理係咁既。」
 
男子清了清喉嚨,準備侃侃而談。
 
「當人類既眼睛接收到特定頻率既光線,就會激活大腦掌管儲存空間訊息同記憶既海馬體。『紫波波樂園』就係利用呢個人體既特性,將人既意識干擾同抽離,然後再引導到一個同佢地腦電波同步既虛構幻想伺服器入面。廣義上黎講,可以話係催眠,又或者洗腦。」
 
「哦,嗯。」他唯唯諾諾。
 
「承接返頭先既話,玩家要進入遊戲,就要直視特殊頻率既閃光。具體既方法好簡單--我地遲D推出既擴展包會附帶一個會發出強光既裝置,當玩家想進入遊戲世界果陣,就將佢啟動就可以啦。價錢上都唔會好貴。」
 


「咁就好。」他敷衍。
 
「我地將腦科學既理論套用係擴增實境,所得出既,就係我地最引以為傲既『紫波波樂園』。」
 
黃先生一副興致滿滿的樣子拍著手,但事實上他對這些毫不在意。他關注的,只有這個計劃能帶來多少收益而已。
 
「用強光催眠既方式黎進入Online game既世界,聽起黎真係不可思議。」黃先生陪笑。「真係要申請專利呀。」
 
「係呀。跟住,我想講下開發過程上遇到既難處同埋伺服器既設定……」
 
一聽到他還有更多長篇大論的話要說,黃先生慌忙制止:「得啦!我知你地各位都好忙,我諗我都係唔阻你地。進度表我就帶走啦,遲D我會再上黎跟進,等你既好消息。」
 
「哦……哦。咁好啦,黃生。唔送啦。」
 
黃先生站起準備離去。在臨出門時,他說:「雖然,『紫波波樂園』本身已經好受歡迎,但係如果呢種科技真係得以應用,絕對可以為個遊戲推進更高既層次。加油呀,我睇好你。」
 
是的。一定要成功。因為公司為這個計劃投資了數以億計的資金。
 
男子說:「放心。一定會做得好好睇睇。」
 
黃先生離開了後,男子伸了個懶腰,沾沾自喜。                
 
「連黃生都黎親自考察,即係話公司好睇得起我啦?」
 
這是理所當然。因為「紫波波樂園」本身已經有著極高的人氣,而且它是男子畢生的心血。
 
他開發遊戲的理念,就是為了建造一個並非單純殺戮,而是一個讓玩家重拾童真,感到幸福快樂的遊戲。一想到自己的夢想快要實現,他就興奮不已。
 
男子看了一眼時鐘,發現時針正指向五點。
 
「今日既進度已經完成,就破例一下準時收工啦。我都好耐冇同個女玩啦。」
 
他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收拾工事包回家。回家的路上他都是用輕跑的,因為,他很想快點回去見他最愛的女兒。
 
「西瓜波西瓜波西瓜波~」
 
回到家中,就看到女兒抱著紫色西瓜波娃娃在地上滾動。小孩子玩耍的模樣,還真是滑稽呀。不過他不討厭就是了。
 
「乖女呀,唔好碌地下啦!污糟呀。」男子沒好氣地說,然後把女兒扶起,拍走她身上的灰塵。
 
「嘻嘻。」
 
女兒傻笑,手仍緊緊抓住紫色西瓜波玩偶。
 
那個娃娃是她三歲生日時送的。男子怎樣也沒想過,他的女兒竟然會那麼喜歡由他創造出來的紫色西瓜波。
 
「女呀,不如放低西瓜波,同爸爸玩好過啦!」
 
「唔制。」
 
是因為他最近忙著工作,少了跟女兒交流,她才跟自己鬧彆扭嗎。
 
男子,有點嫉妒。
 
「如果妳淨係可以係爸爸同西瓜波之間揀一個,妳會揀邊個?」
 
「西瓜波!」女孩想也不想就如此回答。
 
「嗚呀!」
 
打擊。男子失意地跪下裝可憐,但卻對小女孩沒法奏效!她還是依然故我,抱著西瓜波轉圈圈。
 
更大的打擊。
 
「喂呀……」
 
「做咩呀?」
 
「不如,妳叫我做西瓜波爸爸啦!」
 
那就退而求其次,把她對西瓜波的愛轉讓到爸爸處吧。
 
「好呀!西瓜波爸爸!」天真的小女孩竟然率直地答應,而且,她還主動抱著自己呢?
 
為什麼自己的女兒會這麼可愛啊。
 
「喂……你地兩父女係度搞咩野呀……」一名女性從廚房端著菜,看到了這樣的一幕,忍俊不禁。
 
「冇呀。老婆。我做左西瓜波爸爸之嘛。」
 
女性打趣說:「咁我,咪係西瓜波媽媽?」
 
父親和母親笑了笑,然後,父親也幫忙端起飯菜來。在飯桌上,男子為小女孩夾菜:「乖女?今日幼稚園有冇咩特別既事呀?」
 
女兒回應:「冇呀!不過放左學之後,我去左阿琛屋企玩之嘛。」
 
男子問:「阿琛?邊個黎?」
 
女兒說:「佢呀……幫我搶返個紫色西瓜波,係個好人黎!仲有你知唔知呀,佢大我一歲,已經讀緊小學啦!」
 
「哦……咁你地好好朋友啦?」
 
「西瓜波爸爸!我同你講呀?我第時大個左,要做阿琛個新娘呀!」
 
男子「咕啊」的發出一道怪聲。那麼快就要想像自己的女兒出嫁的場面嗎。
 
男子平凡的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他熱愛自己的工作,事業亦如日中天,而且家庭生活幸福美滿,基本上,他過著的人生可謂人人艷羨。
 
直到1997年12月16日,這天,是一切惡夢的開端。
 
那天,日本的東京電視臺所播出的第38話「寵物小精靈」,由於其中數段畫面閃動過於頻繁,導致部份觀眾感到不適及昏倒,因而引起掀然大波。這個,也就是電視歷史上有名的3D龍事件。
 
這一件事發生後,總公司便發出通知--「紫波波樂園」的開發無限期擱置。
 
一收到這樣的消息,男子闖進總公司裡。
 
「先生,你唔可以咁樣架!」
 
「我要見黃生。」男子以低沉的聲音說。
 
沒有通報的闖入自然會引起一番騷亂。黃先生聞聲而至,看到男子後便一臉嚴肅地說:「大家返埋位做野。」接著指著男子:「而你,跟我入房。」
 
房門關上沒多久,男子便氣急敗壞地說:「黃生!點可以CUT左我個計劃架!依家明明就係籌備推出『紫波波樂園』的最後關頭!就差最後一步咋!」
 
「岩啦。我都有D野想同你講。」黃先生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給了他一個白色信封。「本來仲想寄去你地果邊,不過既然你黎到就郵費都慳埋。你已經正式被解僱,我會畀你一星期既期限返去執野,一星期之後,唔該將裡面既雜物清空,同埋交返條鎖匙。」
 
黃先生的話語猶像一個鐵鎚敲打男子的大腦,他的耳朵只能聽到一陣嗡嗡聲。
 
男子顫聲問:「點解……要炒我?」
 
「你知唔知我地終止計劃,要蝕幾多錢?點都要搵返個人開刀,唔好意思啦。」
 
男子說:「咁咪唔好CUT囉!我地精心研究過,絕對唔會發生好似『寵物小精靈』既事!」
 
「呢D野邊話得埋。自從果單野發生左,社會就開始關注由光衍生出黎既科技,你仲話玩家要入GAME就要睇住閃光添。」說著,黃先生發出冷笑。「我地公司好注重Reputation架。」
 
「完全唔同!佢地會搞成咁,係因為快速切換既閃光引成急性光過敏症(Photosensitive epilepsy),我地用既閃光頻率……」
 
男子喋喋不休地解釋,令黃先生不耐煩。
 
「夠啦!我唔想聽你D廢話。」接著,黃先生按了按電話的鍵:「實Q,唔該入一入黎。」
 
就這樣,男子便被驅逐。他確切體會到,在功利主義的社會上,沒有利用價值的人就會像爛抹布一樣被捨棄。
 
「哈哈……」
 
從喉頭發出了絕望的冷笑。
 
一切的心血都付諸流水了。他勞碌本生,竟然得到這樣的結局嗎。
 
自從被革職以後男子便一厥不振,愛怨天尤人之餘容易動怒,家庭亦因而添增一層陰霾。由於失去工作,他待在家中的時間自然更長,跟家人的磨擦亦愈來愈頻繁,最後,他的妻子也受夠了他的無理取鬧,捨棄了他和自己的女兒。
 
活著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種煎熬。
 
有一天,他一如以往地在家中喝著悶酒,然後大門打開。咦。原來是女兒回家了嗎。
 
自從上了小學後,他有多久沒有陪女兒玩耍呢。他已經記不起了。
 
女兒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逕自跑到書桌處,專心做著家課。
 
什麼。才小一而已,功課量會有多繁重啊。當時他讀小學時,功課也是一邊看電視一邊做的。
 
他帶著醉意,搖搖晃晃地走到女兒身旁打趣說:「女啊女,駛乜咁認真做野呀?你睇下我?讀完碩士入間大公司做野,我仆心仆命,最後咪又係畀人炒!哈哈哈……」
 
但是,女兒沒有理會男子的說話,筆桿繼續揮動。被無視的父親,無名火起。
 
「唔好做呀!」
 
他把功課掃到地上了。但是,女兒沒有動怒,只是默默地撿起了她的筆記簿。
 
「快D同我睇電視!」
 
「我唔會睇架。爸爸。最起碼唔會係呢個時間。」小女孩卻說。
 
「點解!」
 
「因為依家播緊既,係『寵物小精靈』。」
 
男子驀地一震。那套作品,正是令他失去一切的元兇。
 
「我知道,爸爸份工係因為佢而冇左……所以,我點都唔會睇呢套野。」女兒說著的時候眼淚如缺堤般湧出,但是,眼神無比堅定。
 
當一個小孩子不去追趕熱潮,應該會被人排斥吧,就算沒有,看著別人聊著有關話題,內心應該也不是味兒。
 
就算是這樣,女兒仍以這樣的方法支持自己。
 
女兒的懂事令男子自慚形穢,不由得鼻子一酸。他緊緊抱住了女兒,喃喃說道:「對唔住呀。我唔會再咁樣過日子架啦。我應承妳。我會好好搵工……」
 
「嗯!爸爸!」
 
男子為了女兒重新振作,也很快找了一份文職,雖然薪金大不如前,但是也足夠應付日常開支。
 
他感到慶幸。原來,他還沒有失去一切啊。
 
就算現時的工作並非他的興趣,只要回家時能見到女兒,他便感到滿足。
 
這個,是他唯一的、渺小的願望。
 
但是她死了。
 
就在七年前XX花園H座發生的一場三級大火,他的女兒不幸成為死難者之一。
 
火災是發生在他上班的期間,所以他收到消息時已經太遲。男子到停屍間辦認屍體時,隱約看到了女兒的輪廓。
 
他質問上天:女兒做錯了什麼?自己又做錯了什麼?明明是這樣乖巧伶俐的女兒,為什麼要死得如此悲慘?
 
一無所有的男子哭得呼天搶地,與此同時,他的心亦變成一片漆黑。
 
他要向世界復仇,而報復的首要對象,是XX花園的住客們。
 
因為,是他們的疏忽,把他的女兒害死的。
 
在之後的七年裡,男子廢寢忘食地暗自進行「紫波波樂園」的開發研究,最後,「紫波波樂園」也得以完成。它不再是為玩家帶來歡樂的遊戲,相反,它所帶來的是恐懼和絕望。
 
第一步就是入侵XX花園H座的閉路電視系統,只要他願意的話,隨時也可以從閉路電視發出強光,把所有觀看閉路電視的人捲入殺人空間之中。他為遊戲營造出可怕的囚禁氣氛,又定下了種種的殺人規則,目的,就是讓受害者在絕望中掙扎和廝殺。
 
他們一定會這樣做。因為,人心是醜惡的。
 
但是,這還不足以發洩他的怨氣。真正的噩夢,是在殺人遊戲告終的那一刻。
 
因為,這個遊戲根本沒有所謂的勝利者。最後的一人似乎看見希望,但他們的結局,是意識在虛擬世界等待死亡。而他們的肉身呢?很抱歉。他對強光頻率亦有作出些微調較,在把玩家意識帶離之時,也會同時破壞玩家的腦細胞--所以,就算救回來,他們也藥石無靈。
 
是的。早在被捲入遊戲的那一瞬,他們就已經輸了。
 
如今,男子看著電腦屏幕笑了笑。在萬事俱備之下,他按下了按鈕。
 
「啪。」
 
就在今天始動計劃吧。因為,今天是他的女兒七週年忌日。
 
* * *
 
「妳……係唔係……」何夕琛顫聲問。
 
「係。」小殺緊咬嘴唇。「早係七年之前,我已經死左。」
 
傷口的痛楚不斷襲來意識,但是,內心的悲痛比外傷還要猛烈百倍。
 
好痛。痛得快要把他完全吞噬。
 
他回想起來了。
 
七年前,小殺曾經死在自己的面前的那一幕。
 
 
當時二人分別就讀中一和中二,關係亦已經好得像情侶一樣,然而,二人之間一直也沒有越規的行為。
 
那個時候的何夕琛,有想要再進一步的想法。
 
意外發生的那一天,他邀請了小殺到他的家。二人做了一會家課後便一起打電動遊戲,接著,何夕琛,對小殺有那方面的表示。
 
小殺聽到了何夕琛的表示後滿臉通紅,她稍稍想了一下,便含蓄地點頭答應。
 
如果是何夕琛的話,她願意把第一次獻給他。
 
他們的年歲未足十六,在法律上是不被允許的。但是,血氣方剛的少年和少女,根本不會考慮後果。
 
準備初體驗的二人,脫衣時心如鹿撞。
 
就在這個時候,家外卻傳來了一陣吵鬧,與此同時,大廈的火警鐘聲亦徐徐響起。
 
「火燭呀!火燭呀!」
 
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二人趕緊把衣服穿回出門,然後也跟隨著逃生的大眾走著走火通道。
 
當時,他們雙手緊緊牽著,還沒想過,死亡原來這麼近在咫尺。
 
「轟隆---!」
 
爆破所帶來的震撼令眾人大失方寸,他們不再魚貫而下,而是爭先恐後地往下奔走。
 
「點解會有爆炸架!」「係石油氣罐呀!今次仆街啦!」
 
在慌亂之中,二人走散了。
 
何夕琛焦急得如熱鍋的螞蟻,不斷尋找著小殺的身影。然而,對於湧下來的人潮和撲面的濃煙,他根本一籌莫展。
 
之前,他們也曾經在年宵市場走散過,但是他們卻很有默契地重逢了。這次,能不能也是一樣?他這樣暗暗祈求。
 
最後,他的祈望好像得到回應。
 
何夕琛,在某一個樓屠,看到了披頭散髮的少女。
 
「阿琛!幫幫手!救一救佢……」
 
何夕琛往小殺身下一看,就看到一個年紀比他們稍小的女孩被重物壓著。她正陷入昏迷,其中一隻眼睛似乎因為意外而刺瞎了,而且臉上也有清晰的灼傷痕跡。
 
沒有人會見死不救的。何夕琛也不細想,便馬上走前幫助小殺。
 
他們拯救。他們沒有發覺,火勢已經蔓延起來。他們不想死,所以他們也要掙扎求存。
 
二人把女孩扶起,然後試著逃出這個被火舌包圍的空間。
 
但是,小殺的裙子卻著火了。
 
「啊啊!!」
 
小殺趕忙在地上滾動撲火,突然,房間的書架無聲無息地倒在小殺的身上。
 
「啪--」
 
「(消音)--!!!」何夕琛大喊。
 
時間停頓。
 
何夕琛失去理智地想要舉起書架,但是書架抆風不動。
 
他已經沒有體力了。
 
而在這個時候,消防員破門而至,把發狂大叫的何夕琛和昏迷的女孩帶離。
 
「咪住呀!仲有人係個書架下面架!」他哭著叫喊。
 
「得!我地會救佢,你跟我其他隊員落樓先!」
 
他的意識變得朦朧,漸漸陷入昏迷。
 
無能為力的何夕琛只能把希望托付於他們,但是這次的希望,卻沒有得到回應。他一醒來,就聽到小殺去世的惡耗。
 
這番打擊令他終日以淚洗臉,甚至多次萌生自殺的念頭。他的狀況令其父親擔憂不已,而那個時候,醫生向他作出了一個提案。
 
那就是,用鎮靜類藥物來讓他遺忘這段痛苦的過去。
 
「哈哈……冇所謂啦。」
 
何夕琛接受了這種治療方法以逃避痛苦的煎熬。但遺忘的代價,是他失卻了和小殺以往的一點一滴,而且,在藥物的影響下他的性情亦變得內向,往後的日子,他亦像一個懦夫般過著自閉式的生活。
 
何夕琛在彌留間大口抽氣。既然她已經死去,那麼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勉力開口說出心中最大的疑問。
 
「咁樣,妳到底係邊個?妳……又到底係咩?」
 
「我係一個BUG黎。」小殺低下頭作出解說。「呢個遊戲,係以閃光激活人大腦既海馬體而達成抽離意識既效果,而失憶既你……係激活海馬體既時候出左少少差錯,導致洗腦唔完全,令到我亦都以一個參加者既身份加入遊戲。」
 
少女的回答解釋了一切的迷團。
 
因為她是一個BUG,所以她在遊戲中有著犯規級別的身手和才智。
 
因為她是一個BUG,所以她才知道遊戲背後的真相。
 
因為她是一個BUG,所以她才可以以這種形式出現在何夕琛的臉前。
 
「即係話,妳係由我既潛意識衍生出黎既角色?」
 
「係。」
 
少女的回應斬釘截鐵,但是,何夕琛卻無法接受。
 
明明是這樣有血有肉的人,怎麼可能是虛擬的產物。
 
「我唔信……我唔信呀!」他激動地叫喊。
 
小殺坐了下來,輕輕把何夕琛放在她的大腿,並輕撫他的頭髮。
 
她的雙手好溫暖。
 
「阿琛。我地終於重逢啦。」
 
何夕琛發出一聲冷笑。他終於可以再見那個朝思暮想的女性,儘管,是以這種可笑的方式再見。
 
怎麼可以把這麼重要的人忘記呢。
 
對於已經死去的人,最悲傷的,不是被重視的人遺忘了自身曾經的存在嗎。
 
所以,她才堅持何夕琛必須靠自己記起那些過去嗎?
 
然而,小殺隱藏著這樣的悲傷,若無其事般在殺人遊戲裡一直保護自己,讓雙手沾滿血腥。
 
她到底肩負了多少的重擔啊。
 
何夕琛悲從中來,眼淚又再次缺堤而出。
 
「對唔住呀……我竟然,唔記得左妳。」
 
「唔緊要。直到最後你記得我已經夠啦。」
 
「呃……咕啊……」何夕琛吐了一口鮮血,意識亦開始消去。但是,他看到小殺的眼神似乎蘊含著一種莫名的感情。
 
「阿琛。我之前都講過,我會救你出去。我相信我既計劃成功左啦。」少女說。
 
「咩意思?」
 
「阿琛……你身上既傷口,仲有冇痛?」
 
何夕琛一愕,發現痛楚真的一閃而逝。
 
「阿琛……我頭先傷害你,就係為左利用疼痛刺激你既感官,而你既記憶都復甦左。某程度上,你既異常會令到呢個遊戲既BUG無限擴大,咁樣,你就有機會抽離呢個空間啦。」
 
對。這個就是她打從一開始而擬定的計劃。
 
「小殺……咁妳呢?」
 
小殺默然。
 
她並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她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幫助何夕琛而已。
 
何夕琛,當然知道少女內心的想法。於是,他用盡了最後的力量嘶叫:「我唔走呀!我點都要帶妳走呀!」
 
「聽我講!阿琛。我已經係死左既人黎啦。呢個虛擬空間先係屬於我既地方。」
 
「咁妳之後會點?」
 
「個空間就會崩壞。我會同呢個虛擬空間化為灰燼。」
 
對。她會和其餘十一個住客的靈魂葬身於此地。她早就有這個覺悟了。
 
好不容易才跟小殺重逢,為什麼那麼快他們又要分離呢。何夕琛哭著哀求:「唔好咁,我求下妳。我唔要一個人返去!就算妳只係一個程式,一個BUG都冇所謂,我想永遠陪住妳呀……」
 
小殺決斷地站了起來,離開了何夕琛。行動,展示了她拯救的決意。
 
「阿琛……今次既事,你都應該有所成長啦。你返到現實之後,你記得要好好咁生活落去。」
 
這是小殺跟何夕琛抉別的最後話語。
 
「永別啦。」
 
何夕琛一個晃神,就看到自己正身處於自己熟悉的家中。
 
窗外,傳來了久違的汽車行駛聲音,還有樓下球場寧落的拍球聲。
 
那七天的經歷,就像是他片刻間的幻想。
 
他看著放映著閉路電視的電視,閉路電視的四個方格中,只有一個,站著一個穿著連身裙的少女。
 
自己的屍首於那個方格早已消失不見,畫面沒有半點血腥。
 
然後,那個熟悉的少女緩緩把頭抬起。
 
雖然何夕琛無法聽見,但是他十分確定少女的嘴巴,訴說了三個字。
 
「我愛你。」
 
水杯破碎。
 
警笛高鳴。
 
腦袋如斷路般發熱。
 
何夕琛,真正地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