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總裁永遠是對的

亞太區的產品營銷團隊聚集在香港了,把冬晴算在內、一共八個人。
大家先在會議室內,匯報每個分區的市場趨勢及最近的營銷活動成效,亦分享了一些成功案例供彼此學習。
雖然大家都駐於亞太區,但每個市場的文化和客戶的需要,均有很大的差異。所以在產品推廣時,必須因應市場的情況,來適當修改宣傳信息和活動細節。
冬晴看著這團隊,大家來自不同的國家和背景,坐在一起、努力地用他們不大流利的英語來溝通,去了解大家不同的地方和學習對方的長處,更因工作而成為了好朋友,變成一個大家庭般。
冬晴感到過去一年多的努力,真的沒有白費。大家在工作技能和彼此的關係上都成長了。看著他們,她竟有「老懷安慰」的感覺,覺得自己像是大家的大家姐、甚至是媽媽!自己一定要好好栽培和照顧這班信任她、依靠她的員工。
會議結束後,下午便是Team Building 活動了。大家來到一間位於改建了的工廠大廈內的甜品工房。
「歡迎大家!」露露說。「大家是不是一進來便聞到陣陣令人唾涎的蛋糕香味呢?」
大家都深深吸一口氣,點點頭。


「今天我們的Team Building活動就是焗蛋糕比賽,主題是〈一心一意〉,標榜我們產品營銷團隊是團結一致的!現在請大家分組,兩個人一組。我們要比試一下哪一組焗出來的蛋糕,最美味和最具創意!」
來自上海的丁千山說:「太好了!我太太剛懷孕,特別愛吃甜的。學會了如何焗蛋糕,我回家馬上造給她吃!」
「我平日根本沒時間入廚,和我一組的人就倒霉啦!」冬晴笑著說。
「那我來和妳一組吧!焗蛋糕對我來說,完全沒有難度!」建森說。
「大家請分組!各自選擇一個工作站!」露露說。
「來!我們到那邊去。」建森拍拍冬晴的肩膀,指向在角落、離大家最遠的工作站。
大家都分了組、在工作站前安頓下來後,糕點老師開始講解材料和工具的使用方法。
「你真是!」冬晴低聲向建森說。「我剛才不好意思說你,但你應該和外地來的同事一組嘛!多些相處,有助平日工作上的協調嘛!」
「我有些事想和妳商量。」建森一臉嚴肅地說。
大家都開始把糖和雞蛋混在一起,用攪拌機打成泡沫。


建森純熟地一邊作業、一邊低聲地向冬晴講述他在羅記茶餐廳見到盧奐生和王詩麗時的情境。
「所以我認為他倆可能和駱聞烽的問題合約事件有關。」建森說,一邊把麵粉輕輕混入已打成泡沫的蛋漿內。
正在幫忙把麵粉倒進盆中的冬晴停下手來,抬頭看著建森說:「那天在休憩室內,我和樂莎的對話,你全都聽到了?」。
「手請別停下來!」
冬晴立刻再次慢慢地把麵粉倒進盆子裡。
「那當然啦……這樣敏感的事情,就不應在休憩室那麼開放的地方談啦。」建森說。
冬晴也覺得自己太疏忽了,沒有作聲。
「我在想,我們應該找王詩麗探一下她的口風,看她有甚麼反應。」建森說。
 「我同意。另外,這些合約在大家檢閱期間,應該會有很多電郵來往。在公司的打印機打印出合約的草稿或最終版本,也必須通過公司內部的電腦網絡;這一切都會留下紀錄和電子腳印(Digital Footprint) 的……」
「啊,妳說得對!如果能查出駱聞烽最後檢閱和批准的版本,和他最後簽署的版本是否同一份文件,和這些文件是在甚麼時候、由誰打印出來的,我們可能會找到一些答案。」


「這件事我知道可拜託誰!旺昇!他負責網絡工程,要拿這些資料必定易如反掌!我可以去和他商量一下。」冬晴滿有信心地點點頭。
「我們分頭行事吧。我和王詩麗不熟,若我去找她談這件事,我怕她會有戒心。所以,不如讓我去找旺昇,而妳就負責和王詩麗談談。妳看如何?」
「唔,你也說得有道理,就依你所說的去辦吧!」
他們一邊作業、一邊討論如何可以找到更多的線索。
「如果真的是盧奐生和王詩麗做的好事,他們為何要這樣做呢?」建森說。
「盧奐生的既得利益顯而易見,就是有機會取代駱聞烽,成為亞太區銷售總監!」
「那王詩麗呢?」
「這我也想不通,到底盧奐生用甚麼來要脅她去陷害自己的上司呢……噢,你不會陷害我吧?」冬晴矇起雙眼、盯著建森。
他一邊的嘴角翹起來,側著頭看著冬晴。
「嘩!你們的蛋糕很漂亮啊!」Ginna來到他們的工作站前說。
其他人也好奇地走過來,圍著冬晴和建森的工作站。放在建森面前的是一個心形的蛋糕,鋪著一層白色的糖霜,還加上了銀色的小星星作點綴。
「我覺得這個比較像一個情人節蛋糕呢!」來自韓國的金智萱說,語氣帶點酸溜溜的。
「咦!中間粉藍色的字寫了甚麼?冬晴?」來自日本的野村說。
「對呀!主題是〈一心一意〉而冬晴是我們團隊的核心人物嘛!……咦,冬晴到哪裡去了?」建森四處張望。
冬晴因太專注談駱聞烽的事,沒留意到建森竟造出這樣的蛋糕來。她紅著臉,躲在體積龐大的糕點老師背後。



**********

一大清早七時多,Franklin Thompson已來到香港辦事處,自一年多前接手產品營銷部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到訪亞太區總部。
五十來歲的他,在公司工作快十八年了,曾經出任北美區的銷售總監,但產品營銷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領域,他也算是在邊學邊做。
雖然他以往經常出差或旅遊,但都是在美洲或歐洲。唯一一次來亞洲,已是在八十年代、和太太往東京度蜜月的那一次。亞洲對他來說真的很陌生,這令他心裡感到忐忑不安。
他在辦公室內到處逛逛。因時間還早,中央冷氣還未啟動。他拖著肥胖的身軀微微喘氣地走著,額角開始滲出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