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休憩室,他看見桌上足球機、豆袋式沙發、色彩繽紛的椅桌和牆上的公司海報,點點頭笑了。心想,不錯!和總部的形象一致。
他來到咖啡機前,這咖啡機的型號和總部所用的是一模一樣的;他把紙杯放好後,便慣性地按下按鈕。咖啡機開始操作,發出嘈吵的磨豆聲。
他抬頭看見右邊掛著壁報板,上面貼著一些剪報。他湊上前細看,是有關ZG電訊的宣傳和公關活動的剪報,大部份都是他看不懂的語言,但也有一小部份是英文的。他發現在宣傳上用到的圖片、口號和信息,都跟總部提供的資料和模板截然不同。他和他的團隊精心設計的營銷策略和方針,和花了大量資源造出來的材料,亞太區竟把它丟在一邊,自己再造一套東西出來?!實在太過份了!

**********

冬晴刻意比開會時間早半小時來到會議室,看見Franklin已坐在會議室內,很投入地敲打著鍵盤,他面前放著好幾個盛過咖啡的空紙杯。
「早上好,Franklin!飛機上睡得好嗎?沒有時差吧?」冬晴上前,準備和他握手。
她和Franklin上一次見面是在美國,在一年多前的全球策略會議上。那是冬晴剛轉到Franklin旗下的是候,當時Franklin非常友善。之後他對冬晴也一直是客客氣氣的,可能因為他對亞太區市場真的一竅不通,要倚賴冬晴來處理這邊的工作。
等了好幾秒,Franklin才把目光從電腦屏幕移開,望向冬晴說:「噢,是妳!」他沒有站起來,只伸出手敷衍地和她握一握說:「請坐!請坐!我在忙我的PowerPoint。」


難怪!冬晴心想,原來他還在準備等一會要用的PowerPoint,剛才她還真的被他的冷漠嚇了一跳。
其他產品營銷部的員工陸續到來,但Franklin一直在忙,連頭也不抬。大家怕打擾到他,都攝手攝腳地找個位置、安靜地坐下來。會議室內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直至九時正,Franklin手機上預設的鬧鐘響了起來,他才慢慢抬起頭來,用目光很快地掃一了下坐在會議室內的員工,然後說:「大家好!……冬晴,你來介紹一下罷!」
冬晴簡短地介紹每一位成員,來到露露的時候,Franklin說:「哦,妳就是露露!酒店、交通等都安排得很週到,謝謝妳!」一直都很冷漠的Franklin終於露出了微笑。
露露很高興,用力地點了點頭說:「不用客氣!這是我份內的事!」
冬晴和露露對望,偷偷一笑。
除了依照Franklin秘書的提點來安排一切,冬晴更叮囑露露去安排西裝畢挺的司機在機場大堂舉牌接機,再以Benz豪華轎車接送。亦為他預約了酒店的專業按摩師,助他消除長途飛行的疲勞。看來Franklin對這套貴賓式的款待非常受落。
所有員工都介紹完畢後,Franklin開始他的PowerPoint介紹。他講解了公司的展望、策略及產品營銷團隊的全球架構。Franklin繼而展示一系列由總部製作的宣傳口號、資料、近期的推廣活動及成功案例,以及它們在美國及歐洲有多大的成效。
冬晴偷偷看一看手錶,Franklin用的時間已比分配給他的一小時超出了十五分鐘,但看來他並沒有快要總結的樣子。大家也不敢打擾他,就讓他繼續說下去。
他來到一個新的段落,主題是〈全球統一的品牌形象和宣傳訊息 〉。他說美國總部所訂出來的宣傳策略和方針,均建基於全球性(Global)的市場調查數據上;所以製作出來的宣傳物料,適合每一個市場使用,亦是最有果效的。


這一部份的PowerPoint和之前的不同,內容有點雜亂,看來像是匆忙地拼湊出來的。
Franklin用權威性的語氣說著、說著,語氣激昂,突出來的肚腩也跟著他的大動作抖動。
冬晴輕輕舉手,表示有問題。Franklin不情願地停下來讓她發問。
「請問市場調查是甚麼時候進行的呢?最近,亞太區好像沒有參與過任何市場調查。」
「我們只選擇在最具潛力的市場上做調查,亞太區這個市場太小啦……」說罷,Franklin又繼續講解各種不同的美國宣傳項目。
Franklin的介紹終於完畢。冬晴簡潔地說明了亞太區的狀況和趨勢後,便讓每個分區的員工作詳細的區域介紹。
Franklin並沒有專心聽,不時低頭把玩著手機。當分區的同事提及不同地區的推廣信息和活動時,Franklin就一臉不屑地打斷他們,質問他們為何不跟從總公司的指引。
冬晴開始對Franklin的傲慢感到不耐煩,站出來維護她的下屬。
「美國的客戶是比較成熟的,對網絡服務有較深的了解和經驗,所以適合使用較抽象或概念性的宣傳信息。但在亞太區,我們就需要以比較直接的信息來與潛在客戶溝通。」冬晴說。
「你這是在教我如何做產品營銷嗎?」Franklin漲紅了臉,額角冒出汗珠。


「我不是這個意思……」冬晴忍不住皺起眉來。
Franklin把這看在眼內,感到自己不受尊重,大聲說:「不用說了!反正以後任何宣傳信息、資料……等,都必須先讓我批准,才可以發放!」他的臉變得更紅了。
他看看手錶說:「好了!午膳時間到了!我有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