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兩位同事仍未介紹他們所負責的分區……」冬晴說。
「還不是大同小異的……」Franklin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
「那我們下午再加開一個小時的會議,你說好嗎?」員工們都花了很多心機和時間來準備這次的會議,冬晴不想浪費大家的心血。
「不行!這下午,我的會議早已排得滿滿的了。把大家的PowerPoint電郵給我就行了!」Franklin一邊說、一邊收拾電腦和文件。
會議室的玻璃門外出現了一個身影,Franklin向那人舉手,示意他等一等。冬晴轉頭望向玻璃門,門外站著的竟是盧奐生。
Franklin環視會議室內的員工說:「辛苦大家了!做得好!繼續努力!」,擠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露露趕忙上前,把準備好的紀念品遞給冬晴。
「這是我們的小小心意,希望你喜歡。希望你繼續支持亞太區!」冬晴把包裝華麗的禮品送到Franklin的手上。
他雙眼發光,臉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離開會議室前,他向冬晴說:「我們的會議是在午餐後二時吧?我會到妳的辦公室找妳!」他的表情已回復冷漠。


Franklin離開會議室後,大家都垮下來了。
「氣氛很緊張呢!」金智萱說。
「不是說來表揚我們的好成績嗎?看來比較像在教訓我們呢!」Ginna不憤地說。
「他好像覺得美國就是世界的中心呢!」野村說。
大家都不滿地你一句、我一句。
「真的辛苦大家了!」冬晴說。「別氣屢,先填飽肚子!露露,你不是已訂了桌子,在那贏得米芝蓮大獎的中餐廳嗎?」
「是啊!他們的叉燒,馳名中外……但Franklin不和我們一起吃飯,我們仍可去那麼高檔的餐廳嗎?」
「當然可以!你們仍是在全球所有地區中,為公司的新產品帶來最多新客戶,和最高銷量的產品營銷團隊呀!來吧!」
大家聽了都精神抖擻,收拾好、準備出發到餐廳去。
建森等大部份人都離開了,走到冬晴身旁,低聲說:「〈星洲魚生〉……」


冬晴點點頭說:「唔!我們要趕快行動。」

**********

「覺得香港如何?」盧奐生說。
「還好啦……我相信新加坡會比較好,至少所有人都會說英語!」Franklin切著五成熟的牛扒。在吃這方面……以及其他方面,他都不喜歡冒險去嘗試新東西。
「好!下次你來新加坡,我做你的私人導遊!自從你轉到產品營銷部後,我們都很少機會見面了。你有沒有懷念在銷售部的日子呢?」
「當然沒有!產品營銷其實很簡單,沒甚麼大不了。在我現在這個職位,我可以走遍世界各地,觀光和品嚐各國的美酒佳餚,你說多寫意!」
他們大笑了,彼此碰杯、喝了一口貴價的紅酒。
「冬晴和她的團隊呢?很不錯吧?尤其是冬晴……」盧奐生擠眉弄眼,露出一副不正經的表情來。其實他早已看上了冬晴,心裡暗地想和她有進一步的發展。


Franklin皺起眉頭,嚇得盧奐生立刻收斂他的嬉皮笑臉。他知道Franklin已婚、有小孩,但想不到他會如此正經。
「唔……她不尊重我,總部所定下來的產品營銷策略和宣傳方針,她一概不理、自把自為!」
盧奐生暗地裡舒了一口氣,原來Franklin不是因自己的輕佻而不悅。
「噢,是嗎?但亞太區的推廣成效好像不錯嘛……」他眼見Franklin拿著牛扒刀、眼神銳利地看著他,便立刻轉口風說,「但這一定是僥幸啦!亞太區這市場才剛剛開發,需求當然會大,她幸運才會得到這好成績。我們銷售部不需要她的幫忙也懂得如何推廣啦!」
Franklin滿意地點點頭,「對啊!我不就是從銷售部轉過來接手產品營銷部的嗎?!」
盧奐生說了這些話、但又不想令冬晴過份為難,加上他對冬晴身邊的建森一向看不順眼,於是說:「但我覺得最大問題的是夏建森,他不熟識這行業,又提出很多錯誤的建議、自以為是……」
「唔,夏建森嗎……」Franklin好像已對這話題失去了興趣。「啊,對了!聽說駱聞烽碰上了些麻煩,到底是甚麼回事呢?」
「噢,這我也不清楚……人事部通知我說駱聞烽突然要休假,要我趕快來香港,商討一下如何暫時替代他,處理亞太區的銷售工作。」
「那辛苦你了!但這也是一個好機會,可讓你展示你的實力!」
「唉!Well, the show must go on!」他誇張地嘆一口氣,一臉無奈地說。

**********

與大夥兒吃完午飯後,冬晴趕忙回到公司。王詩麗經常買外賣、在自己的座位上吃午餐。冬晴想趁辦公室內人較少的時候找她,了解一下有關駱聞烽的合約事件。
冬晴來到王詩麗的座位時,她正低頭把玩著手機,桌上放著剛吃完的飯盒。


「打擾一下……」冬晴在她背後說。
王詩麗戴著耳筒,聽不見冬晴在叫她。於是冬晴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平日很注重打扮、總愛一身名牌的她,今天的衣服皺巴巴的,頭髮有點蓬鬆,褐色的黑眼圈令她看來很憔悴。
「找……找我?」她眼神飄忽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