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可否到我辦公室一下呢?」
冬晴的辦公室就在駱聞烽的辦公室旁邊,而王詩麗的座位就在駱聞烽的辦公室外面。
「請問找我有甚麼事呢?」王詩麗坐在冬晴對面,不安地轉動著左手食指上的指環。
「我有些市場調查數據,想和你們部門的銷售數據對比一下,但又找不到駱聞烽,你知道他在哪裡嗎?出差了嗎?」
「他在休假……」
「哦,那他甚麼時候回公司呢?」
「暫時未知道。」
「唔……那就麻煩了,我趕著要交報告呢。啊,盧奐生好像也有這些數據!妳不是跟他很熟的嗎?」
一聽到盧奐生的名字,王詩麗像受到電激般震動了一下,臉色頓時變得更蒼白,沉默不語。
冬晴把她的反應看在眼內,繼續說:「妳可否代我問他拿這些數據呢?」


「是甚麼數據,讓我來替妳找找看……」看來她想避免與盧奐生接觸。
「……是上季度的亞太區銷售分析……要分產品類別的!」冬晴隨便說說。「但數據好像都在駱聞烽的電腦內呢……」
「他的電腦鎖在他書檯的抽屜內,我可以拿到的……」
「但電腦的密碼……」
「沒問題的!」
這一下,證明了她擁有駱聞烽書檯抽屜的鎖匙和他的電腦密碼!
看來王詩麗是不會透露她和盧奐生的關係的。冬晴道謝後,便結束了這對話。
王詩麗走出冬晴的辦公室時,差點正正撞在Franklin身上,因他剛要進來和冬晴開會。她道歉出去時,目光對上的,竟然是在Franklin身後的盧奐生!她趕忙避開他的眼神,急急步走回自己的座位。
盧奐生盯著她閃縮的背影,然後轉頭看著冬晴。
「奐生,你也來了香港嗎?」冬晴沒想到盧奐生會突然出現,努力地擠出了一個不自然的笑容。


「對啊!更有機會和我的老朋友Franklin吃飯!」盧奐生拍拍Franklin的肩膀。「我不阻礙你們開會了!遲些再見!」
關上冬晴辦公室的門後,盧奐生回想剛才的情境。冬晴的神態,好像被抓過正著的小偷般,鬼鬼崇崇的,她和王詩麗到底聊過些甚麼……看來,若王詩麗繼續留在公司,總有一天她會洩露他們的秘密!
他來到王詩麗的座位,敲敲圍板說:「Hello,我們又見面啦!我請你喝港式奶茶!十分鐘後,老地方見!」

**********

Franklin坐在冬晴對面,手裡拿著從美國連鎖咖啡店買來的Caffe Mocha。
一定多加了一份Expresso在裡面,冬晴心想,這是她搜集到有關Franklin的情報之一。
「香港是美食天堂,本想讓你試試一間贏得米芝蓮大獎的中餐廳。他們的叉燒 — 即是烤豬肉,可是馳名中外的呢!你們午餐吃了些甚麼呢?」冬晴問。
「很美味的德克薩斯州牛排!」


果然不出她所料!唯有他習慣和熟識的事物,才能使他安心。
「下次一起試試叉燒吧!」
「看情形啦!」Franklin冷漠地說。「我的時間不多,所以我就直話直說了。我看過你們亞太區的宣傳活動和資料,真的不要得!完全偏離了總部的策略和方針!」
「但你也看得見我們的成績……」
「那只是僥幸!」
「沒可能是僥幸的!每個國家的同事都依照他們的經驗和市場的狀況,用心設計每一個推廣計劃的……」
Franklin不願意再聽下去,舉手示意冬晴別再說了。
「剛才在會上我已經說過了,以後任何宣傳信息、資料,都必須先由我批准才可使用!」
「但你很忙、經常出差,也有很多重要的工作和決策;檢閱我們的宣傳資料,會很浪費你寶貴的時間呢!」冬晴按下心中的不憤,嘗試用另一個方式來說服他、令他改變主意。
他沉思了一下,點點頭說:「唔!妳說得有道理……那就由Ralph來審批亞太區的推廣資訊和物料!」
「甚麼?!」冬晴差點笑了出來,因為Ralph是一個只有兩年工作資歷的北美區營銷助理,「你是認真的?」
「當然是認真的!妳質疑我的決定嗎?」Franklin的臉漲紅了。
「沒有!沒有!」冬晴後悔自己心直口快,「只不過他只有兩年的工作經驗,亦不了解亞太區……」說出口後,冬晴在心裡罵自己為何仍不閉嘴。
Franklin瞪大雙眼、站起來大聲說:「總知從這一刻開始,亞太區的一切推廣資訊和物料都必須經由Ralph批准。妳明白嗎?」他又指著冬晴的鼻子說:「這是一個命令!!!」
冬晴腦袋內有一股像要爆炸般的忿怒,她努力按下自己的情緒,擠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說:「沒問題!」


「今天到此為止!」Franklin說罷,便轉身離去。
冬晴辦公室內的空氣中,仍遺留著Caffe Mocha 那膩膩的甜香。
冬晴呆呆地看著Franklin剛剛坐過的椅子,心想,其實一間企業就像是一個由獨裁者領導的國家;誰是領導人,誰就有終極的權力操控一切、作最後的判決。
明明是做出了好成績、令公司得益,但若領導人對你不滿,你的貢獻、你的成功,也會被評為錯誤和失敗。如果這一刻,能有一位大公無私的法官來為自己評評理,那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