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旺昇,你好!你現在有時間嗎?」
徐旺昇抬起頭來,見建森站在他面前。
「有甚麼事嗎?我很忙!」旺昇對這小子沒有甚麼好感。
「是和冬晴有關的……」建森明白到不把冬晴搬出來,旺昇是不會理他的。
「噢?!」旺昇坐直了腰,難道這小子要和自己談判?
「我們到會議室談談吧!」建森說罷,往會議室走去,旺昇好奇地跟著去。
坐下來後,建森將駱聞烽的問題合約事件之來龍去脈告訴旺昇。
「所以,我們想請你幫忙查看一下公司的網絡紀錄,看看到底駱聞烽所簽的合約,有誰修改過和打印過出來。」建森說。


「這樣啊……要花很多時間的呢……」
「你可以收窄範圍,只查看駱聞烽部門的人的網絡活動。駱聞烽是在八月八日與T公司簽約的,所以你只須查看由七月中至八月八日的網絡紀錄便可以了。」
「唔……雖然我看得到這些紀錄,但在程序上,除非有公司高層的指令,我是不應該查看個別員工的網絡活動紀錄的。」
「但在我們沒有確實證據之前,我們也不敢貿貿然向人事部舉報盧奐生和王詩麗。如果你能幫忙把他們曾經修改合約的證據找出來,我們便可以去舉報他們。到時,公司作正式調查時,你再把證據拿出來就可以了。」
「唔……程序上始終不對啦……」旺昇猶疑著說。
「唉,那沒辦法!我只好告訴冬晴,說你不願意幫這個忙……」
旺昇思前想後,雖然覺得這件事很麻煩、亦不想打破公司的規例,但他更不想讓冬晴覺得自己怕事、沒有正義感。上次在新加坡,他已在冬晴面前出醜,被建森這小子佔了上風,今次不能再示弱!
「好吧!我就破例一次,但只此一次啊!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

**********



第二天,建森來到冬晴的辦公室門外。
「找我嗎?」冬晴問道。
「是!」建森進來,壓低聲音說:「王詩麗今天沒上班!」
「甚麼?她請病假了嗎?」
「我原本也是這樣以為……後來我在樓下咖啡店碰到人事部的小芳……」
「誰是小芳?」
「就是人事部的文員啊。」
「你人面還真的是很廣嘛!」冬晴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說這些無聊話。
「沒有啦!上次公司團年活動時,她剛巧坐在我旁……」建森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這麼努力去解釋。


「算了!算了!她說了些甚麼呢?」
「她說她和王詩麗吃過幾次飯。還有在手袋清倉大減價時,曾一起去掃貨……」
「哪一個品牌的手袋?」
「她沒說!唉,這點不重要吧?!」
「噢,對不起!只是條件反射……」
 「她說王詩麗已經辭職了,而且即時生效,她更自願向公司賠償一個月的提早離職通知金呢!」
「啊!一定是盧奐生把她逼走的!到底她有甚麼把柄在他手上呢?」
「我從小芳口中得知,王詩麗平時很揮霍,聽說她也欠下了很多咭數……」
「唔!從她身上的名牌,便看得出這一點。她身上的,總是流行品牌的最新貨色,還有不少是限量版的呢!」冬晴點點頭說。
「她的收入一定不足夠她去揮霍,欠債的結果就是要找錢去填數……難道她盜用了公司的錢,被盧奐生發現了?」
「也有這個可能性,因銷售部員工的各種應酬和出差支出,都是經王詩麗處理的。而駱聞烽是不會細看每一項支出的,這樣一來,她便有機會在數字上做假……」
「這樣的話,我們需要找財務部的同事來替我們查一下。」
「那你有沒有認識哪位財務部的女同事可以幫忙呢?」
「那你有沒有哪位財務部的追求者可以幫忙呢?」
「追求者?」


「好像徐旺昇那樣的追求者?」
「他才不是我的追求者!」冬晴感到自己的臉有點發燙。
「我們各自分頭問問吧……」
「啊,對了!」冬晴突然想起來了,「你問那麼多有關王詩麗的事,那個小芳不會起疑吧?」
「沒事的!我告訴她,我想找一些銷售部的資料,所以找王詩麗。她並沒有起疑,只不過……」
「只不過甚麼?」
「一來我要請她喝咖啡,二來她好像誤會我對她有意思……真是犧牲色相啊……」
冬晴忍不住笑了出來。
離開冬晴的辦公室前,建森說:「呀,對了!請小芳喝的那杯咖啡,可以算作公費來報銷嗎?」
「不可以!」冬晴視線已移向電腦屏幕,開始查看電郵,「下次我來請你喝咖啡作補償吧!」
「好!一言為定 !」建森說罷,吹著口哨轉身離開了。


5. 再一次重組…… 

ZG公司正式宣佈駱聞烽離職,說他是因私人理由而離開。而接手成為亞太區銷售總監的,正是盧奐生!看來公司不想把事情鬧大,更不想影響和T公司的關係,所以沒有進行正式調查,只低調地著駱聞烽離開。


另外,公司也宣報了第三季度的業績,雖然亞太區的收入增長淩厲,但受到佔公司收入百份之八十的歐美市場拖累,公司整體業績表現依然強差人意。ZG公司的股價,在當日便下跌了7%。
產品營銷團隊的日子也不好過,自從Franklin從香港回到美國之後,Ralph便開始負責審批所有亞太區的推廣訊息和資料;若沒有他的批准,一律不可使用。因著時差和語言隔膜,所有推廣活動都因Ralph而不斷延遲。而因應亞太區市場需要而提出的修改,都被他一一推翻。全面使用總部所提供的宣傳訊息和資料後,亞太區的推廣活動成效,大不如前。
「冬晴,旺昇說有發現!」建森站在冬晴的辦公室門口,指向會議室,示意她一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