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到會議室 。旺昇舉起手中的文件說:「對不起,我花了兩個星期才找到這些資料。這一份是八月一日的電郵紀錄,是連律師將T公司的合約草稿寄給駱聞烽和三個分區經理去檢閱。在八月三日,他們都分別把意見寄回去給連律師。在八月五日,連律師把最終版本寄回給大家。同一天,駱聞烽把合約檔案〈T Contract Final.docx〉寄給王詩麗,而網絡上也紀錄到她在八月五日的上午,利用她的電腦,把這合約打印出一式兩份。」
「她打印出來的合約,該是給駱聞烽最後一次檢閱的正本。」建森說。
「唔,這都是正常的程序,沒有甚麼問題。」冬晴說。
「問題是在這裡……」旺昇左手托著下顎,一副大偵探般的口吻說,「你們看,在八月五日下午,王詩麗再一次打印這份合約,也是兩份,但文件的名稱是〈T Contract Final Rev.docx〉!」
「Rev 應該代表Revision,即是修改。連律師在當日有沒有寄出任何修訂過的版本呢?」建森問。
「沒有!連駱聞烽也沒有再寄出任何修訂版本給王詩麗。所以這Rev版本究竟是來自誰的手筆呢?」旺昇故弄虛玄。
「你有甚麼線索嗎?」冬晴焦急地問。
「這也不是說沒有……」旺昇好像很享受扮演偵探的角色。
「快點說吧!!」冬晴和建森同時大聲說。
「好!好!其實在八月五日早上,大家收到了連律師的合約最終版本後,盧奐生寄出過一個電郵,標題是〈Page 9 Revision〉,而收件者的電郵地址是一個奇怪的zmail電郵賬戶。


他在寄出這電郵兩分鐘後,便嘗試Recall (收回) 這電郵。但因為不是寄往公司內部的電郵賬戶,Recall當然不會成功。他也在三分鐘內把這電郵從〈寄件夾〉中刪掉。但這一切當然都在伺服器上留下了紀錄。」
「這樣看來,他是不小心,錯誤使用了公司的電郵賬戶來寄這信件。」冬晴說。
「而信件的內容就在這裡!」旺昇舉起一張列印出來的紙,上面只寫著短短一句:第九頁,刪除:增值服務費六十萬美元。
「這不就是在合約上消失了的六十萬!?」冬晴說。
「這就是證據,證明合約的修改,是由盧奐生所指使的!」建森說。
「是王麗詩將修改過的Rev版本合約打印出來的,所以那個zmail電郵賬戶很有可能是屬於她的……」冬晴說。
「所以依我的推斷……」旺昇打斷冬晴的話、搶著說:「收到盧奐生的電郵指令後,落手去改合約、將修改過的版本打印出來、再拿它與正確的版本調換的人,一定是王詩麗!」旺昇叉著腰,完成了他偵探式的總結。
「唔!那天建森在羅記茶餐廳碰見他們的時候,盧奐生應該是在檢閱那修改過的合約!」冬晴說。
建森點點頭。
他們都靜下來沉思。


駱聞烽與T公司簽署合約的時間是八月八日,星期一上午。王詩麗必須在那之前將合約調包。她可以落手的時間,只有星期五下午至星期一早上。據駱聞烽所說,他把合約鎖在書檯的抽屜內,若王詩麗想調換合約,一來要趁他不在他的辦公室內,二來要不讓其他人發現。後者是有一定困難的,因為他的辦公室對著走廊的牆,都是用玻璃造成的,在走廊經過的人都能看到他辦公室內的狀況。
若在星期六、日,人不多時才調換合約,會否容易些?但在週末,很少人會到辦公室來,而進出公司大門都要拍匙咭,在保安系統中亦會留下紀錄,容易惹人懷疑。所以最理想,應該是在星期五之內完成這差事。
「 啊!我想起來了!」建森大叫一聲,嚇得冬晴和旺昇從椅子中跳了起來。「冬晴,妳記得嗎?有一晚我們加班,公司不是鬧鬼嗎?」
冬晴點點頭,疑惑地看著建森。
「那個晚上,我們不是在妳辦公室外的走廊上,看見一隻長髮女鬼嗎?」
「……啊!我的辦公室就在駱聞烽的辦公室旁邊!」
「回想一下,那天正是八月五日!」
「啊!所有謎底都打開了!」旺昇拍一下桌子,興奮地說,「被你們誤以為是女鬼的,其實是王詩麗!」
「對!」建森說,「她一定是在那天傍晚,偷偷進入駱聞烽的辦公室內,把合約調換了。」
冬晴想起當晚尷尬的情境,托著腮、別過臉來,避開建森的目光。


「現在唯一剩下的疑團就是,王麗詩到底有甚麼把柄在盧奐生手上,令她做出這種事來……」旺昇說。
「無論如何,我想我們已有足夠的證據來舉報盧奐生和王詩麗了!謝謝你,旺昇!」冬晴說。
能在冬晴心目中「加分」,旺昇得意地笑了……但他突然想起來、緊張地說:「請緊記,你們千萬不可以把這些證據拿出來!要不然我就麻煩了!」
「你放心!我只會向公司提出一些疑點,請他們正式調查駱聞烽的問題合約事件。」冬晴說。
「想不到這〈星洲魚生〉為了升職,會如此心狠手辣!連提拔過他的人也不放過。」建森說。
「……魚生?」旺昇問道。
冬晴和建森笑了,旺昇不解地看著他倆,心裡不是味兒。

**********

現在已證實了駱聞烽是被冤枉的,冬晴想盡快舉報盧奐生和王詩麗。
冬晴和駱聞烽算不上是朋友,只是普通的同事。駱聞烽的「生意人」市劊嘴臉,和他在早陣子的裁員潮中刻意逼走老郭,都令她覺得他這個人既虛偽又忌材。
但她前兩天看到的畫面,令她決定要盡力幫他復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