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和幽暗的畫面中,有兩個人影。
男:「過來吧,有甚麼好害羞的……」
女:「不要!你別碰我!」
男:「你明明是喜歡我的……」
女:「你別過來!我會舉報你性騷擾的! 」
男:「嘿!妳不是已經舉報我了?有人信妳嗎?沒有吧!妳過來吧!」那男人好像想把女人拖往後樓梯。
女:「不要!不要!」她的聲音夾雜著哭聲。
男的用力推開緊急出口的門,他重心偏了一下、手鬆開了,那女人就趁機掙脫逃離了。
他追上去,綠色的燈光打在他臉上……被攝進鏡頭的人,竟是盧奐生!
建森看看這檔案的日期,是大約半年前拍的。


「我的手機好了嗎?」淑玲回來了問道。
建森把她的電腦屏幕轉向她,屏幕上正播放著剛才的片子。
淑玲的臉色變得慘白。
「這是甚麼?」冬晴問。
淑玲默不作聲,把手提電話和電腦搶回來說:「這是我的私隱,你們無權過問!」
忽然,他們聽到Polly的叫聲:「媽媽!媽媽!」,他們趕忙跑過去找她。在昏暗的走廊上,盧奐生雙手捉著Polly的肩膀,她小小的身軀在努力地掙扎。
看見淑玲、冬晴和建森都跑來了,盧奐生趕忙縮起雙手,站直了身子。Polly大叫媽媽,跑向淑玲、緊緊地拉著她的手。
「Polly,妳沒事吧?」淑玲緊張地問。
「不用大驚小怪嘛!」盧奐生皺著眉說,「我見Polly在這裡,就跟她聊聊天罷了。」
然後他轉向冬晴、歪著嘴笑了,說:「怎麼你們還在這裡呢?你們的交接工作順利嗎?」


「唔,快完成了。 」冬晴說。
「唉!妳為公司付出了那麼多,到頭來公司竟然這樣對妳……」他裝出一副很惋惜的表情,不住搖頭。
「沒辦法。公司正面對不少困難……」冬晴冷冷地說。
「對呀!我們做員工的,只好安守本份,不要多管閒事……」他以銳利的目光望向冬晴和建森,「要不然,誰也不知道會遇到些甚麼事情……」
「我不知道甚麼是『閒事』,反正看到不公義的事情,我就不能袖手旁觀!」
「哈哈……Very good!Very good!那妳去做妳的正義勇士吧!Good luck!」他向她伸出手,準備和她握手。
 建森搶先伸出手來,握著盧奐生的手,順勢把冬晴推到自己背後。
「有實力的人,是不需要Luck的!無論到那裡,都自會有人賞識!」建森捉著盧奐生的手,用力握下去,他痛得叫了出來。
「……年輕人,別以為你有頭腦、肯努力,一切便在你掌握之中……」他搓著仍在痛的右手、冷笑著說,「哼!員工的命運,始終掌握在公司高層的手裡!」。
轉身離開時,他用手拍拍淑玲的背,又把頭伸向Polly,向她吹出一個飛吻。


淑玲按捺
著自己的憤怒,緊緊拉著Polly的手。
「媽媽,妳把我的手握得很痛呀!」Polly說。
淑玲趕忙鬆開手,彎低身對她說對不起。然後站直了身子,如下定了決心般,向冬晴說:「來!我把整件事告訴你們!」
冬晴、建森和淑玲坐在會議室內。Polly在會議室的角落把玩著淑玲的手機。
「那段片子是太約半年前拍下來的。」淑玲說。「那天我也帶了Polly來公司,她也和今天一樣,拿了我的手機來玩。她不小心把我的手機丟了在走廊上那盆栽的盆子裡,就是那棵對著緊急出口的迷你樹。那孩子不知道何時已亂按、啟動了錄影功能,就湊巧拍下了那片段。」
「那你知不知道片中的女人是誰呢?」建森問。
「她是財務部的陳蓮娜。」
「難道她就是那傳聞中的『財務部女職員』?」建森坐直了腰,雙眼都瞪大了。
「對。就在拍下這段片之後的第二天,陳蓮娜就自殺身亡了。」
冬晴終於想通了!原來樂莎口中所說的「荒謬的投訴」,就是陳蓮娜舉報盧奐生對她作出性騷擾!而亞太區人事部總監Georgia,就是負責處理這投訴的人。
「那妳為甚麼不拿著證據,向人事部揭發盧奐生的惡行呢?」建森問。
「因為已經太遲了……相信你們也聽到過那傳聞,說陳蓮娜曾經向人事部作出過一些奇怪的投訴,但不獲受理。當我看到那片段後,才明白到陳蓮娜的投訴是針對盧奐生對她作出的性騷擾……但我還未來得及把盧奐生的罪證交給Georgia,陳蓮娜便自殺死了。你想想在這事件上,Georgia對陳蓮娜的死、該承擔多大的責任?若她拿到盧奐生的罪證,真的會公正地處理嗎?」
「你的懷疑很合理……」冬晴說,「因為這片段證實了盧奐生性騷擾陳蓮娜乃事實;而Georgia因為疏忽、沒有及時認真處理這投訴,間接造成了陳蓮娜的死。Georgia理應接受嚴厲的處分。因此,她很有可能會為了自保而不擇手段、摧毀證據,甚至找藉口把妳逼走,繼續隱瞞事件的真相。」
淑玲點點頭,說:「其實,盧奐生不單只性騷擾陳蓮娜一個……我也是受害者之一。他很小心,從不會用電郵或短訊來性騷擾女同事,以免留下證據。所以我一直留著那段片子,萬一逼不得以時,我可以用它來作證據舉報他。不過,就算有證據在手又如何,我可以向誰投訴……」
「這樣無恥的人,為何你仍繼續和他一起工作呢?妳有沒有考慮過報警呢?」建森不憤地說。


「我是單親媽媽,我需要這份工作……」淑玲低聲說,「若我去報警,這事件一定會被傳媒大肆報導。無論最終判決是如何,我很有可能會被公司解僱。其他公司亦可能不願意聘請我,把我看成一個對公司沒有忠誠的麻煩人……」
「那妳現在有何打算?」冬晴問。
淑玲望向在角落玩耍的Polly,再把目光轉向冬晴和建森,一臉無奈地說:「……我不知道。」
「其實仍有一個辦法……」冬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