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晴想起美國總部的人事部總裁Renee Seawick。在那次視像會議中,她看來像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
「妳可以把那段片子給我。我會拿來直接向總部的人事部總裁,舉報盧奐生對陳蓮娜及其他女員工作出性騷擾。在投訴受理後,請妳和其他受害人協助調查,勇敢地站出來指證盧奐生!」冬晴說。
「那妳豈不是要肩負舉報的責任和後果?」淑玲說。
「沒所謂!反正我快要離開這公司了!在離開前,我樂意為大家再做一點事。」
「……謝謝妳。」淑玲感激地說。
「一不做、二不休,要舉報的,又豈只性騷擾這一事件……」建森摩拳擦掌地說。
冬晴望著建森,兩人堅決地點點頭。

7. 有你在,真好!



冬晴將盧奐生性騷擾陳蓮娜的證據,和涉嫌修改T公司合約的各種線索,以電郵寄了給Renee Seawick。資料已寄出個多星期了,但仍未收到任何回音,難道領導層的人都是互相包庇的?
過兩天,冬晴便要通知她的團隊有關被裁的消息了。她心中原本仍抱著一線希望;倘若盧奐生的惡行被揭發、受到處分,重組的事可能會就此擱置。但一天一天地過去,她的希望也一點一點地熄滅。
冬晴來到休憩室添咖啡時,樂莎剛巧從休憩室走出來。她一看見冬晴,便立刻別過臉來、匆匆離開了。
「我有痳瘋病嗎?」冬晴生氣地自言自語。
樂莎得悉冬晴要離開公司後,已裝作不認識她、把她當成透明的了。
冬晴叫自己別介懷,但這刻,她眼角仍不禁泛起了淚光。
旺昇剛好來到休憩室,看見冬晴那落寞的神情,趕忙上前說:「怎麼了?你還好嗎?」
冬晴擦一擦眼角的淚水,沒說話。
旺昇環顧一看,見休憩室內沒有其他人,便低聲說:「妳部門的事,我聽說過了,真的不知所謂!那個盧奐生真陰毒,把妳整個部門都剷除了!」
冬晴心想,一定又是樂莎在到處散播這消息,她的淚水又不受控地流下來了。


「噢!對不起!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旺昇嚇得手足無措。
他再環顧休憩室看一次,確定真的沒有其他人,然後鼓起勇氣、以溫柔的語氣說:「冬晴,妳不用擔心,有我在!讓我來照顧妳、守護妳吧!」
突然,休憩室角落的豆袋式沙發堆發出噪音。一對長長的手臂從沙發堆中伸了出來,然後一個人影敏捷地站了起來。一看,原來是建森!
旺昇被嚇呆了,而冬晴也尷尬地擦掉眼淚。
「知道啦!知道啦!妳又想罵我在偷懶,對嗎?」建森說。「別再喝這咖啡機煮的、這麼難喝的咖啡了!來,我請妳吃雞翼、喝冰奶茶!」
然後他走到他們面前,把手臂搭在冬晴的肩膀上,對旺昇說:「我們的冬晴,有我來照顧!」然後向冬晴說:「我們走吧!」
冬晴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機械式地跟建森離開了休憩室。
來到走廊,冬晴回過神來,縮低身、退後一步,建森的手臂離開了她的肩膀。
「剛才真尷尬……多得你為我解圍!」冬晴說。
他們一起等升降機,建森定睛看著冬晴。


她不自在地說:「看甚麼?」
建森向冬晴再走近一步,仔細看著她的臉,嚴肅地說:「很白、很滑、很漂亮,沒有長痳瘋!」
「你在說甚麼!沒大沒小的!別忘了,我現在仍然是你的上司!」冬晴舉起拳頭,裝作要揪他一般。
升降機門打開了,冬晴和建森連忙擺出一本正經的模樣來。
一班年輕女同事由升降機出來,她們以仰慕的眼神看著建森,嬌聲嗲氣地和他打招呼。
冬晴心裡覺得她們很討厭!然後,她驚覺自己竟然有這種想法,心中感到不安起來……
快下班的時候,冬晴收到一個會議邀請,是來自Renee Seawick的!今晚八時正。
冬晴的心跳加速,終於有回音了!Renee會和她說些甚麼呢?
「建森,你今晚有空嗎?」冬晴用內線電話打給建森。
「當然有!」難道冬晴終於被他感動了?建森充滿期盼……
「Renee總於有回覆了!約好了在今晚八時正,視像會議……」
「是嗎?那真的太好了!」雖然冬晴不是私底下約會他,令他有點失望,但舉報的事情也總算有進展了!
「你可以陪我一起參與這會議嗎?」
「當然!我一定會來支持妳!」
「謝謝你!那我們八時左右在會議室見!」


「好!」
七時五十分,冬晴來到會議室,建森早已在會議室等候。見冬晴來了,他說:「緊張嗎?」
冬晴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