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樓下的咖啡店,冬晴看見一個熟識的背影;個子小小、西裝褲配搭著短袖直間條恤衫。
「盧奐生嗎?你來香港開會?我是產品營銷部的宋冬晴,記得我嗎?」
「噢!對對!很久不見了!」他雙眼發光,盯著她的臉,又對她上下打量,令冬晴感到渾身不舒服。然後,他快速地眨了幾下眼、左右顧盼。
「你在等人嗎?」冬晴隨著他的目光,四週望一下。
「沒有!沒有!沒有!」
「那咖啡由我來請吧!我正想找你聊聊有關淑玲轉組的事,你現在有空嗎?」
「OK,沒問題!沒問題!我要一杯大的冰咖啡!」
他們到咖啡店較安靜的一角坐下來。
「來,妳坐這邊吧!」盧奐生示意冬晴在背對門口的位置坐下來,然後自己坐在她對面。
「你這次來香港是和駱聞烽開會的嗎?」


「Yes!Yes!老郭要離開,妳也知道了吧……」盧奐生誇張地皺著眉,口角用力地往下拉。「唉!他在這公司都這麼多年啦,沒功勞都有苦勞啊!沒辦法啦,生意難做嘛。我這下可慘了,連大中華這一塊也要管了,這次來是和老郭做一些工作交接的。」
盧奐生一邊拿起冰咖啡用吸管吸一口,一邊望向咖啡店的門口。
冬晴轉身看一下,剛進來咖啡店的是一位廿來歲的長髮少女。他盯女人盯上癮了嗎,冬晴心想。
「咳咳……有關淑玲轉組這事,你希望她甚麼時候正式轉到你的部門呢?」
「噢!那當然是越快越好啦!哈哈……她以前跟我工作過好幾年,她可是很能幹的!這妳也知道吧!?」他的目光突然變得很銳利,定睛看著冬晴。
「啊,這當然!有這空缺讓她可以留在公司內繼續發展,真的是太好了!」她低頭看著手中的咖啡,避開他的目光。
再抬起頭時,她看見盧奐生的手舉高了,但快速地放下,目光從咖啡店的門口回到她的臉上。他整個人坐得筆直、表情僵硬。
「那我先和淑玲商量一下交接的事宜,看看需時多久,再盡快通知你。」面前這個人神神化化的,冬晴想盡快完結這對話。
「好!好!淑玲說她在妳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呢!感謝妳啦!」他向冬晴單一單眼,歪著嘴笑。
她感到一陣寒意,掃一掃自己的手臂,發覺手臂上起了雞皮疙瘩。


「過獎啦!你先忙,我們下次再談!」她站起來匆匆離開。
盧奐生望著冬晴的背影,直至她轉角消失了,隨即站起來四處張望。
一個二十來歲、打扮入時的女人,躲在咖啡店外的大理石柱子後面。她悄悄把頭伸出來,一頭長髮從肩上滑了下來。
盧奐生舉起雙手,示意她留在原位。再四處張望一下,看不見有熟人,才急步走向那女人。
「唉吔!怎麼約在這麼多熟人、又顯眼的地方?妳真是沒分寸!」他煩燥地說。
「我們到別的地方吧!請跟我來。」女人沒表情、低著頭說。
他們來到後巷的一間小茶餐廳。伺應用發黃的毛巾擦了擦桌子,送上他們點的奶茶。桌上留下了潮濕的霉味。
「詩麗,妳帶我來甚麼鬼地方!?」盧奐生拿紙巾用力地擦著那小茶匙。
王詩麗是亞太區銷售總監駱聞烽的私人助理。
「因為公司的同事不會來這裡。」她說。


「這也是,連我也不想來這裡……東西你帶來了嗎?」
「在這裡。」她把一疊有十來頁的文件遞給他。「你快檢閱一下,駱聞烽下星期一上午便會與T公司簽署這份合約。」
他拿起桌上已被他弄皺了的紙巾,隔著紙巾接過她手上的文件。
「你在做甚麼?」她問。
「你沒看過《CSI犯罪現場》嗎?我可不能在這文件上留下指紋!」他說。然後小心地隔著紙巾翻開文件,來到第九頁,仔細看了一下內文,點點頭說:「Very good...very good...」
盧奐生抬起頭來,把文件還給詩麗說:「好!那我先走了。」說完便站起來了。
「那我的事……」她皺起眉來,伸出的手幾乎要抓住他。
「噢,我差點忘記了!」他狡滑地笑了,坐下來從公事包中拿出一疊文件交給她。「妳也一定知道我已經影印和掃描了這些文件作備份。放心,我會好好保管的!」他冷笑一聲離開了。
「外賣三份炸雞翼!」伺應嚷道,把盛了雞翼的紙袋遞給那坐在暗角等候的男人。那人拿了外賣,踏出了羅記茶餐廳。
王詩麗仍呆坐在那裡,看著手上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