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晴辦公室的門開著,建森敲敲門邊,「熱騰騰的炸雞翼,妳有興趣嗎?」
「當然有!」冬晴看著他遞上來、炸得金黃的雞翼,香氣撲鼻。「是在後巷那間羅記買的嗎?」
「對,別無他選!那裡雖然殘舊了一點,但真是頂級的香港地道風味!五十年不變!」
「他們的奶茶也是馳名港九的呢!」冬晴一邊吃、一邊想,若有一杯冰奶茶在手就更完美了。
「其實,我有些事想請妳幫忙。」
「好!吃了你的雞翼,就欠你一個人情!說吧!」
在南亞區域工作交接的電話會議中,淑玲向建森說並沒有甚麼需要詳細交待的,所有資料都已上載在內聯網上的資料共用文件夾內。他往她所提及的共用文件夾內看時,只發現幾個常用的PowerPoint檔案,和一些很舊的項目計劃書。他唯有請冬晴幫忙,請淑玲將手上的資料整理好、講解清楚,以確保交接工作做得完備。
「這樣啊,我們現在一起打個電話給她吧。」冬晴按下了桌面電話的免提擴音鍵,按下淑玲的國際內線號碼。
電話鈴聲響起來了,一下、兩下、三下、四下……難道她不在座位上,或是看到來電顯示,得知找她的是冬晴所以不接?
電話終於接通了。


「Hello,冬晴!找我有事嗎?」沒有客氣的招呼,語氣亦帶著一點不耐煩。
「Hello,淑玲。現在建森和我在一起。首先,很高興妳能在新加坡辦事處找到一個合適的崗位!」
「謝啦!」
「我剛與盧奐生見過面,他在香港……」
「哦,是嗎?」
「我們談過有關妳轉部門的時間。我明白他那邊有很多事情想妳幫忙,想你盡快轉過去,所以我也希望建森能盡快接過妳手上的工作……」
「我剛才已和他開過會了!要說的,都說了呀!」
冬晴抬頭望向建森,他皺著眉、搖一搖頭。
「南亞市場對建森來說可能有點陌生,所以他的問題比較多。建森,不如你詳細列出你的問題和所需的資料,請淑玲提供,好嗎?」
「沒問題!」建森舉起一張紙,上面早已密麻麻地寫滿了他需要的各種文件和資訊。


「淑玲,反正正式轉部門的時間是一個月後,妳慢慢來準備好了,我會請盧奐生耐性點、等妳完成這交接工作。」淑玲知道盧奐生希望自己盡快轉部門,為了討好自己的未來上司,她一定會盡快完成交接的工作。冬晴向建森點點頭,像已設好了陷阱的獵人。
「哦!那請建森盡快把他的清單電郵給我,我會盡快處理的!」
冬晴和建森沒發聲,做了一個無聲的high five擊掌動作。
「好!建森,那你和淑玲快點做好交接工作,完成後通知我。到時,我便可和盧奐生訂下淑玲轉部門的日期。」冬晴將完成交接與否的確認權交給建森,淑玲便不敢再敷衍他了。
這通電話結束後,冬晴拿了建森的清單,看看有沒有要補充的事項。
「淑玲變得判若兩人呢!以前她總是很友善的,話雖不多,但對我也算是不錯。」建森不解地說。
「這也是,你是受女性歡迎的『暖男』嘛!」冬晴頭也沒抬地說,一邊用筆在文件上加上一些意見。
他有點尷尬,搔了搔頭。
「拿著,快出去工作吧!」她把清單交還給他。
她看著他高佻的背影,心想如果自己年輕幾年,可能也會對這暖男有好感、對他「不錯」吧……


**********
ZG電訊公司的中小企雲端服務即將要推出了。在亞太區,公司的網絡樞紐位於香港、新加坡、上海、東京和悉尼,工程部的同事們現正忙於往各地,加大伺服器的容量和為軟件升級。
晚上九時多,在寬敞的休憩室內,亞太區網絡工程總監徐旺昇正坐在一角吃飯盒。
美國科技公司一向都很注重員工的休憩空間,認為色彩繽紛、令人可放鬆下來的環境,能令員工增添創意和活力。雖然ZG電訊是一間較傳統的公司,但也不甘後人地在公司預留了很大的空間來作休憩室。
休憩室內,有色彩繽紛的椅桌、按摩椅和桌上足球機。在角落還有一組豆袋式的沙發,就是那一種若身手差一點、坐下來後便很能自行站起來的大豆袋。反正就是要凝造出一種美國科技公司的感覺。
旺昇在吃著叉燒飯,半肥瘦叉燒和冰奶茶的格調,與這休憩室的環境格格不入。
他邊吃、邊看著牆上的海報,都是在宣示公司的宗旨和價值觀:〈客戶的成功就是我們的成功!〉、〈創新是我們的基因!〉、〈尊重、誠信、團結〉、〈員工是公司最寶貴的資產!〉……
「甚麼最寶貴的資產……」旺昇忍不住苦笑。
三個月前,他和他整個亞太區團隊一行十多人,在布吉島進行了三日兩夜的Team Building (鞏固團隊)活動。除了一些簡短的會議,其餘的時間都是用來玩一些分組比賽。大家一起上山下海,辛苦得來也促進了團隊精神、加深了員工之間的友誼。
但在這次裁員中,他的團隊被大大削減。被裁的人被逼離開的,不只是一間公司,更是一個建立了深厚感情的地方,和一班並肩作戰的好友。剩下來的人,除了忙得透不過氣來,更對公司失去了信任。
「早知這樣,搞甚麼 Team Building,浪費時間!」
「怎麼在這裡自言自語呢?」冬晴來到了休憩室。她瞄一眼旺昇的叉燒飯,肚子更餓了。她打開食物櫃的門,在東掏西掏。
「噢……妳還未吃飯?」
「還未吃呢……杯麵到底放在哪裡?啊!有了!怎麼只剩下牛肉味的……」
「若知道妳還在公司,我買飯盒的時候就該為妳多買一份。」


「是啊,真可惜!下次再說罷。但記住,我吃叉燒是要全瘦的!」
「吃得很健康呢!」
「啊!還要加個鹹蛋!」
「嘩!鈉攝取量超標啦!」
「還是不要說了,越說肚子越餓!」
冬晴掀開兩個杯麵的蓋,開始往杯內加開水。
「肚子餓得要吃兩個嗎?」
「不是,建森仍在寫推廣計劃書,我們下星期要到新加坡和經銷商開會。我順便拿個杯麵給他。」
建森?不是那個韓星臉的高個子?
旺昇突然很想立刻去買叉燒飯給冬晴,請她坐下來一起吃。但他和冬晴還未到「這種」關係,他和冬晴只是最普通的同事關係罷了。
「哦……咦!下星期我也會去新加坡呢!到時我們可以一起吃晚飯,再到處走走。」
「好!到時你聯絡我們吧!」
冬晴拿著兩個杯麵離開了。
空氣中仍飄浮著味精湯的氣味,旺昇突然很想吃牛肉杯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