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賣的!」來到建森的座位旁,冬晴大大聲說,手裡拿著兩個熱騰騰的杯麵。
突然,有物件掉下來的聲響,聲音來自冬晴的辦公室那邊。
「有人嗎?」冬晴向那方向喊道。
建森也站了起來,往那邊張望。
為了省電,辦公室內的公用燈每到晚上八時便會被關掉。冬晴辦公室那邊的走廊上一片昏暗,只有暗淡的燈光從她辦公室內滲出來。
忽然,好像有一個人影在那邊迅速閃過。
「你……你是不是也看到一個人影呢?」冬晴問。
「嗯!好像是……是長頭髮的。」
「不如你過去看看吧……」
建森僵硬地站著,半點也沒動。


「你!過去!」她的語氣像是在命令他,更不自覺地跺了跺腳。
他不情願地,踮著腳尖、慢慢地走往影子消失的方向。
她縮起身子躲在他背後,跟著他向前走,低聲地背頌著主禱文。
轉左就會來到為亞太區總監們而設的私人辦公室。冬晴的辦公室,就是在這走廊上的第二間。
建森躲在分隔工作室的圍板後,把頭伸出去望向左邊的走廊。
長長的走廊,空空如也,在走廊的盡頭,綠色的「出口」指示牌在黑暗中顯得特別刺眼。
「沒有人!」建森站直了身子,轉左走,再往冬晴的辦公室走去。
「喂!喂!沒……沒有其他甚麼的嗎?」她仍躲在圍板後面。
建森站在冬晴辦公室的門口,向她揮手示意她過去。她慢慢走過去,躲在他身後。他把門推開,房內空無一人。
建森突然想起甚麼似的,說:「有沒有聽說過新加坡辦事處鬧鬼的事呢……」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冬晴打斷了建森的話,她發現兩個杯麵仍在她手中,立刻說:「嘩!麵都發脹了,要快點吃掉才行!啊!對了!我還要和你討論計劃書上的細節,你把電腦拿過來,在我這裡一邊吃、一邊工作好了!」她努力掩飾自己的恐懼,裝作若無其事。
他側側頭,忍住笑意轉身出去了。
她坐下來,伸長頸看著他的背影,仍沒法放心下來。
「快點回來啊!麵快要泡糊了!」

2. 財務部女員工之死


「你的行李呢?」冬晴坐在沙發上,往新加坡航班的登機閘就在右方。
「托運了!你看我多輕鬆!」背著背囊的建森,把雙手從褲袋抽出來,舉高雙手向冬晴揮一揮。
「唉!那我們到步後,還要在機場等你的行李!早點說嘛,那至少可以用我的航空公司金會籍來托運,讓行李可得到優先處理。」


「噢!那回來時我們一起辦理登機手續罷!」
「看到時的情況罷!到了香港機場,我可不用等你,先走呀!話說回來,才去三天,手提行李不就夠了嗎?你看我!」她踢一踢她身邊的手提行李箱。
「我收到很多〈訂單〉,要買很多手信呢!雖然有點麻煩,但看見家人和朋友收到手信時那開心的表情,就覺得是值得的了!」
冬晴的家人都移民了,所以她不需要買手信給家人。而〈訂單〉她則堅決不接。出差工作已經夠忙的了,還要抽時間替別人買東西……她才沒有那種閑情。
到達新加坡後,會議排得密麻麻的。推出新產品時,除了要拜訪經銷商,與他們協調宣傳工作,與公司內不同部門的溝通,更是不可或缺的。這下午的會議,正正是約了盧奐生的銷售團隊。
「Welcome to my home!」盧奐生很熱情地握著冬晴的手,良久不放。
建森見狀,趕忙上前把手伸到盧奐生面前說:「你好!我是夏建森,是冬晴團隊的營銷經理。」
盧奐生不得不放開冬晴的手,和建森握手,但目光仍捨不得離開冬晴。
冬晴轉身用力把長髮一扔,盧奐生趕忙閃避,她的長髮差點就要打到他的臉。她偷偷向建森單一單眼。
會議室內,已來了五、六位銷售團隊的員工,淑玲也是其中一員。
淑玲主動上前來和冬晴打招呼。自上次的那通電話,她們便沒有再溝通了。建森也在前天通知冬晴,南亞區的交接工作已順利完成了。淑玲也可以提早正式加入……正確一點來說,該說是「回歸」到盧奐生的團隊。
淑玲沒有太熱情,但尚算有禮貌地再一次多謝冬晴過去的支持,並讓她提早轉到盧奐生的部門來。也許在盧奐生面前,她想表現得大方一點,但冬晴總算可以放心下來了。
會議正式開始,建森向大家講解新產品 — 中小企雲端服務的推廣計劃,他訂下此策略前,已搜集並分析大量的市場數據,也參考過各競爭者在亞太區市場上的定位和推廣活動。過程中,冬晴只須給他一些指引,他便能帶領其他分區的產品營銷人員、共同完成整個推廣計劃。冬晴對此計劃也非常有信心。
銷售團隊細心聆聽建森的講解。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建森都能提供圓滿的答案。
「還有其他問題嗎?」建森環顧會議室。


一直在低頭把玩手機的盧奐生慢慢抬起頭來,坐直了身子,望向建森。
「Very good!Very good!BUT……」他加強語氣說,「有甚麼新意呢?還不是和上次推出雲端服務時差不多!」
「對!在科技上,這產品可能是大同小異,但我們今次的服務對象與以往不同,是一些對雲端服務沒有太大認識的中小企。所以我們的推廣訊息,也必須較簡單直接。」
在座的銷售員工也同意地點頭,但當他們的視線接上了盧奐生淩厲的目光時,大家都趕忙低下頭,不敢作聲。
「這些微的分別,我們部門自己動手改一下資料不就成了嗎?」他裝作很有見地地說,「你花了多少時間來做這多餘的計劃書啊!?還浪費大家的時間來聽你說話!」
建森面對盧奐生如此不合理的批評,一下子不知道怎樣回應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