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一年四季都如此悶熱,幸好晚上比較涼快一些。
「吃飽了,到哪裡走走吧!建森你第一次來新加坡,想到哪裡呢?要不要去看看魚尾獅像(Merlion)呢?」
「不如去濱海灣花園(Gardens at the Bay)吧,我看過一個旅遊節目的介紹,那裡看來很不錯!」
「旺昇,你有其他建議嗎?」
「我沒所謂,反正我經常來。」
「咦!那邊有熟食檔, 我先去買飲料!你們想要甚麼呢?」建森說。
「冰的拉茶!Teh Tarik!」冬晴說。
「我也是!」旺昇說。
看著建森跑過去的背影,旺昇問道,「建森在妳的部門很久了嗎?」
冬晴側起頭來想了一下,「從我聘請他到現在,快兩年了吧。」


「難怪你們好像很有默契。」
「那是沒辦法的事,我們經常在公司工作十到十二小時,見同事的時間比見家人和朋友更多,自然會變得很熟。這一來,一起工作也會較合拍。」
「哦,這也是。我聽說建森很不錯,好像很受歡迎的呢……」旺昇試探地問道。
「唔!他學東西很快,勤力又盡責。但有時像個大孩子……不過所有男人都是這樣的吧!旺昇你也是吧!?」冬晴看著他,佻皮地笑一笑。
旺昇很高興話題總於扯到自己身上了,正當他想讓冬晴更了解自己時,建森拿著飲品回來了。
「嘩!那個拉茶師傅真厲害!杯和茶壺的距離應該有……唔……一米以上!來回地把茶倒來倒去,太有型了!」
他發現冬晴不耐煩地指一指他手中的茶。
「噢!你們當然見過拉茶傅的功架……這個是妳的,無糖、少冰!」
他把一杯飲品交給冬晴。
他連她喝飲料的口味也知道,旺昇有點納悶。拿了建森給他的飲品,忘了道謝便一口氣喝了一半。


「從這裡走過去應該不用十分鐘。」冬晴看著手機上的地圖說。
他們走著走著,看著四週的五光十色、井井有條,到處都很整潔;新加坡不愧享有「花園城市」這美譽。
「冬晴,你要小心你的背囊……」旺昇一副要保護她的樣子,以懷疑的目光看著在冬晴身邊擦過的人。
「放心吧!背囊內沒有值錢的東西,貴重物品當然在這裡。」冬晴拍拍掛在腰邊的小皮包。
「啊!那就好了!」
「旺昇,這個是你的嗎?」落後了幾步的建森追上來說。
一看,是一個棕色的小皮夾。
「啊!怎麼會在你這裡呢?」他把皮夾打開來,很快確認了一下,幸好沒有丟掉甚麼。
「剛剛你和冬晴走在前面的時候,我看見有東西從你的後褲袋掉出來。拾起來的就是這皮夾。」
「沒有丟掉甚麼就好了!小心點噢!」冬晴說。


「噢……謝謝你,建森!」旺昇尷尬地說,心想這次真的敗給這個小子了!
繼續走著,旺昇思前想後,會不會是那小子刻意把自己的皮夾扒走,再裝作拾到的呢?他搖搖頭,自己竟想出這種陰謀論,也實在太小氣了!
「嘩……很漂亮啊!」冬晴嚷著。雖然來過新加坡很多次,但她還是第一次來到濱海灣花園的Supertree Grove。
因為不是假日,遊人不多。入黑後,四處一片寧靜,十多棵高聳入雲、樹頂彷似一朵大菊花形狀的人造樹,樹身上鋪滿了成千上萬的小燈泡,緩慢地切換著顏色。
「感覺好像闖進了外星人居住的村落裡!」建森興奮地四處張望。
「我就覺得比較像進入了互聯網的光纖內,看著資訊飛來飛去!唔……這些Supertree 看來有十多層樓的高度呢!」旺昇說。
突然,四週的燈光急速地閃動,音樂響起來了,所有燈光開始跟著音樂的節奏閃動和轉換顏色。
冬晴看一看手錶,是八時四十五分。「太好了!我們剛好來得及看今天最後一場音樂光映騷!」
她和建森抬著頭,完全進入了那如夢幻一般的氣氛。旺昇趕緊走過來,擠在他們兩人之間。
建森望向冬晴,她仍抬著頭,定睛看著那燦爛的燈光。她那像小女孩般的雀躍、和閃耀著光芒的眼神,令他看得入神,忘了去看四週的景色……
「咳咳……那邊的顏色很特別呢!」旺昇舉手指向右方,手指頭差點就要擦到建森的鼻尖。
在回去酒店的路上,他們經過一條亮著藍燈的橋。
「這條橋的設計很有特色、很前衛。是甚麼橋呢?」建森問。
「啊……」冬晴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橋上藍色的射燈剛巧打在三人的臉上。
旺昇的聲音輕微發抖,說:「這就是Helix橋了。」


三人互望後,都默不作聲,加快腳步越過這條在黑夜中發放著藍光的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