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擾亂票站秩序,請你馬上離開!」說時遲那時快,票站職員已經走到我前面警告我。
 
「喂、阿雲!嚇死人咩!你搞咩嘢呀?」在我身旁的阿熹壓低聲線地問。
 
其實,連我也被自己的舉動大吃一驚。以前的我,別說監票了,就連行使公民權利去投票也懶得去做。是甚麼讓我這種政治冷感的小市民也變得關心政治,甚至冒著惹上大麻煩的風險,也要勇敢地站出來,在現場拆穿他們舞弊的把戲?
 
我憤怒地指著長髮少女。她露出驚慌的神情,慌張地用眼神向票站主任求救,更令我確信她有古怪,讓我勇敢地作出大膽假設。「我覺得佢腳邊有古怪!」
 
由於我們不能越過封鎖線進入點票區,阿熹就跑到封鎖線前找監票代理人幫忙:「四眼哥哥,快啲幫我哋行埋去檢查吓!」
 


怎料,剛才表現友善的眼鏡男,竟然裝作聽不到阿熹的求助,更故意把視線移開!
 
夾雜著被眼鏡男背叛的怒火,阿熹狠狠地吐出一個「屌」字,又焦躁地跑回來我身邊。「咁點呀?阿雲,你頭先究竟見到啲乜啫!」
 
「果個女仔一直古古怪怪咁企喺啲票箱側邊!」縱使我沒有實質證據,但反正都已經衝動地大叫出來了,只好硬著頭皮大膽猜測。那個少女一直緊張地盯著她右腳邊的地板、而且剛才有人走過她右邊時就像絆到了甚麼一樣差點跌倒……「我懷疑佢用超能力變走咗個真票箱,再換個假票箱出嚟!」
 
現場充滿了群眾吵吵嚷嚷地討論的聲音。此時,我已經被駐場兩個警察採取了更進一步的行動-他們一左一右用手扣著我的肩膀,把我押到票站出口位置。只好孤注一擲了!
 
「你係咪有將物件隱形嘅超能力?」我對著長髮少女大叫。
 


叫出來以後,連我也感到自己說話的可信性極低。超能力?即使現今的香港充斥著各種不同的超能力,但卻大多是毫無用處的垃圾能力,暫時還沒有類似「隱形」這種厲害的超能力出現。不、或許已經出現了?或許只是他們刻意低調,方便利用超能力去做各種不能見光的事情……
 
接下來所有人目睹的情景,證實了我的推測是正確的。少女她身軀一震,不知是否被精神狀態所影響以致超能力操控不穩,她右腳腳邊的地上,突然出現一個票箱!
 
眼前出現如此荒誕的畫面,令票站內變得更加混亂嘈雜。在混亂中,票站主任示意職員把新出現的票箱搬到點票桌上。然後,他竟然二話不說就把新票箱開鎖,並極速把裡面的選票倒出來,再慌亂地把票混和到桌上未點算的選票當中!
 
公眾監票區內的市民開始失控,其中兩個年青人更企圖越過封鎖線進入點票區,嚇得主任大叫:「你班暴民!你班廢青!」
 
彷彿是要遷怒於我這個引起混亂的人,其中一名警員拿出手銬,以惡劣的語氣警告我說:「你再唔走,我哋有權拘捕你!」
 


此時,我掙脫了警員,直奔出投票站。警員也沒有再追趕我,而是忙著把想要闖進點票區的民眾推走。
 
我離開票站,不是因為我服從警員的命令,更不是因為我害怕被送到警署,而是因為我看見那個長髮女少在職員掩護下,從後門離開了!
 
一離開出了票站,我馬上找小巷抄近路,想要跑到票站後門。可是,在小巷跑到一半,我就眼睜睜地看著在小巷盡頭的少女,被其他職員送上的士絕塵離開。我喘著氣,混亂地思考著現在該怎麼辦?我該回去投票站嗎?此時,我的電話震動起來,是阿熹傳來的whatsapp:
 
「你唔好返嚟呀!條主任竟然叫咗成百個藍帽子嚟呀,家吓全場唔准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