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上正在播放著新港聯的謝票記者招待會。鏡頭正中央的一個肥師奶笑得燦爛:「多謝咁多位選民支持,我施金蘭一定唔會辜負大家……」

香港立法會九龍西地方選區補選,結果由⑦施金蘭險勝對手76票。而在我有份監票的投票站,則爆出最終票數比投票人數多400票的怪事。

不過這又如何?香港每日發生的荒誕之事何其多,這多出來的400票,也會跟其他大小事件一樣被人淡忘,最後不了了之,就像隱形票箱事件一樣-因為,警方若要挖我出來簡直易如反掌,但我到今天竟然還未被捕,又或是被邀協助調查,彷彿那晚在投票站從來沒有發生過甚麼事情一樣!

螢幕中,面對記者提問的施金蘭,正在用眼神向身後同伴求救。新港聯的主席招國軍,馬上走近她背後小聲地提示:「我哋一定會爭取…」
「我…我哋一定會爭取…」
「全民監控超能力…」
「全民監控超能力…」



她就像牙牙學語的小孩子一樣,一字一句地照著別人的提示去說話。這種人去做立法會議員,真的沒有問題嗎?我沒好氣地關上電視,出門上班。

我以為事件就這樣告一段落,我以為我仍然能當一個普通的打工仔。直到我下了樓,推開了樓下的大門,我才發現我實在是太天真了-我看到當日在投票站用超能力出術的那個長髮少女,竟然正正站在大門前面。

我一愣,心裡冷笑了一下。原來如此……警方沒有找上我的原因,就是因為已經派了她來跟我接觸嗎?我裝作沒有看見她,快步走去巴士站。

「蕭生!等等!」少女在後方叫著我。嘿,連我的姓氏跟住址也知道,你們這群人果然厲害。我一直走,她一直追趕在我後面,更跟我一起在長長的人龍末端等巴士。停下來後,她繞到我前面,誓要跟我有眼神接觸。「我需要你幫手!」

「你邊位?我唔識你㗎喎,唔好打尖好喎。」


「果晚喺投票站,係你拆穿我搞個票箱㗎嘛!」

光天化日,大庭廣眾,她竟然對自己做過的壞事直認不諱,真想把她直接送到警署!……差點忘了,就算真的起訴她,她最後也會因為「證據不足」而被釋放吧。為了盡早逃離她的騷擾,我伸手截停一架的士上車。幸運地,我竟然沒被拒載;不幸地,少女竟然硬跟上車!

「呀小姐,你仲跟住我做乜呀?」
「我咪講咗囉,我需要你幫手!」
「你識隱形咁犀利喎,仲駛乜我呢啲平民幫手吖?」
「我嘅超能力已經唔見咗喇!」她說。

我有點吃驚,也有點好奇她不見了超能力的原因,卻還是保持著冷冷的態度。「唔見嘢就去差館報失啦,你哋新港聯同政府咁老友,班差佬一定大大力咁幫你嘅。」



「我唔係企喺新港聯果邊㗎!我想同你企喺同一陣線!」她把身體挨近,一雙大眼睛誠懇地注視著我。

「咁多人唔揀,點解偏偏揀我呢?」難道是她覺得我在那晚很有正義感?不向強權屈服的我很帥嗎?我竟然有點飄飄然。

「我需要你嘅超能力!你應該係有種可以搶走人哋超能力之類嘅力量……」
「吓?」我失笑。
「係呀!就係俾你拆穿果一刻,我嘅超能力就失咗效!」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跟這個身上一堆謎團的女人扯上丁點關係。但經她這樣一說,我竟然有點自私地想要知道更多關於自己超能力的事。不過,直覺告訴我,還是千萬別跟這個人再糾纏下去。

的士在我上班的大樓前面停下來,我付了錢後準備下車,少女把握最後游說我的機會。「我真係好需要你幫我!我真係唔係壞人!你信我啦!」
「你叫我點信你呀?我連你叫乜名都唔知呀!」我拋下一句話,頭也不回地離開的士。

「我叫Jill—」



就在此時,剛好行經我面前、有講有笑的一男一女,馬上搶走了我的注意力。男的是我的上司Nichols,女的則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前女友……她叫林思詩。

「早晨!」Nichols尋常地跟我打招呼,而跟男上司拿著相同咖啡店熱飲杯的思詩,則是隨便地向我輕輕點頭。

就在這刻,一股不服輸的賭氣衝動湧上我心頭,我竟然當著他們二人面前轉過身,向著正在落的士的少女說:「好啦,阿Jill,你再call我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