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先果個叫阿Jill嘅女仔,幾靚女吖。」在茶水間,我碰到了鄰team的同事思詩。
「係咩。」

雖然阿Jill的確長得不錯,但還是比不上思詩這個去到哪裡都能吸引男人的女神、去到哪裡都能收到一堆兵的娘娘。對,或許我也只是思詩的其中一隻兵吧。

我跟思詩相識於舊公司。那個時候,她說她的男友待他不好,在離離合合多次後,她就說決定要跟我在一起。我們在一起四年,某天她卻突然說,她覺得自己跟她某個大學同學之間很曖昧,拋下一句「我哋做返朋友啦」,就把我甩了。

她的那個大學同學是一家印刷公司的老闆,多年來一直喜歡著她。她聲稱在母親的推波助瀾之下,她跟這個人在一起才四個月就結婚了。可是,婚後沒多久,她丈夫的公司就申請清盤了,後來我輾轉把她介紹到這個地產集團工作。

現在,即使我們在不同team,她卻好像很關心我這位「同事」的感情事一樣。



「佢係你女朋友呀?」
「唔係。」
「個女仔幾好吖。」她說完這一句,就離開了茶水間。

話音未落,我的電話一震,Whatsapp收到一個陌生人傳來的信息。

封鎖 | 新增
〔你頭先叫我call你,系米即系應承會幫我?〕



我的食指在「封鎖」按鈕上面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她新增到通訊錄。

〔我想約你出尼傾下,吾知你幾時得閒?〕
我輸入了〔就今晚啦〕四個字再送出,因為我不想再看到她打出來的不知所謂的中文了。

她約我下班後在我公司附近的一家連鎖咖啡店見面。

「咦?你都嚟咗呀?」阿Jill看到跟我一起現身的阿熹。
「佢已經同我講晒你搵過佢嘅事喇。」面對這個曾經出賣選民的敵人,阿熹擺著一副臭臉。



一坐下,我就忍不住問:「先唔好講咁多,我頭先喺公司有試過用超能力,點解我隱形唔到?」

阿Jill回答道,「根據網友研究,所謂超能力,都係滿足特定條件之下先會用到,所以都唔係無敵㗎。」

「即係點呀,講白啲得唔得?」阿熹沒耐性地插嘴。

「Er…例如喺旺角用超能力修理爆MON電話果個女人,佢就只可以修理電話MON,其他爆玻璃佢都冇符。」

我點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至於我嘅隱形力量,只可以喺身體同時接觸睇落一樣嘅嘢先可以用到。所以果晚你見到我啲動作古古怪怪,係因為我要同時分別用手腳掂住兩個票箱,先至可以令其中一個票箱隱形囉。」她加上肢體語言解說。

「唔怪得我哋今朝匿喺廁所試極都失敗啦!阿雲,快啲再試吓!」阿熹興奮地催促我。

聽罷,我馬上用雙手分別拿起阿Jill熱飲旁邊的兩包糖,心中想著要隱形!隱形!隱形!……可是,兩包糖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阿熹原本高漲的情緒變得低落,更忍不住罵人:「玩嘢呀八婆?浪費時間!」

「吓…我…我都唔知點解唔成功㗎!咁我真係俾蕭生嗌完之後就用唔返超能力呀嘛……」阿Jill震抖的聲音愈收愈細。

三人沉默了一會,我忽然靈光一閃:「唔通…唔係搶走,而係我delete咗你嘅超能力?」

「即係冇用囉!仲諗住你可以搶人哋啲超能力返嚟用咁屈機。」阿熹失望。

「咦?如果係咁,都唔係冇用㗎!你依然可以幫我阻止某個人用佢嘅超能力做壞事!」

阿Jill的大眼睛閃爍著期待的光芒,我才想起她接觸我的原因,就是想我幫她某個忙。正想問她究竟目標人物是何方神聖,她又開口了。「但係,要先搞清楚蕭生你嘅超能力係點發動先得。」

「我同意,不過可以點做?」我問。
「呀!家陣出面咪有好多咩嘢超能力檢定證書呀、超能力激發課程果啲嘅,係咪要join吓果啲course?」阿熹提議。


「唔好!我唔想蕭生嘅能力俾其他人發現!」

阿Jill馬上就反對了阿熹的提議,令阿熹又再面露不悅。「咁你想點呀?」
「交俾我啦!我會諗辦法!到時我再約蕭生同埋你出嚟……」
「叫我阿雲得喇。」

說罷,我望向阿熹,示意他也報上名字。他帶點不忿地向阿Jill說,「…叫我阿熹啦。講明先,我仲未信晒你㗎!」

「…叫我阿Jill啦。」

現在回想,當時我竟然沒有為意,她說話時眼神閃過的一絲退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