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Jill說過,超能力某程度上是反映了我們心裡面渴求的東西。我猜,我會激發出「能夠消除別人超能力」的原因,一定是因為我想要拯救思詩,想把她的「能力」消除,讓她別再墮落下去。

思詩的能力是,她到哪裡都能夠吸引一堆追求者。不過,這所謂的能力,不是近來在香港爆發的超能力,而是她亮麗外表再加上毫不避嫌的性格所帶來的力量。因為,即使有男朋友,她也還是會跟其他明顯對她有好感的男人單獨吃飯,然後再坐車上飛鵝山兜風;又或者是入職這家公司不夠兩個月,就跟我上司Nichols單獨去旅行;不夠四個月,就收下了Nichols送贈的二萬元鑽戒生日禮物。

所以,我的超能力根本不能改變到思詩,我只能以一個普通朋友的身份去勸她別再泥足深陷下去。可是,她卻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道德上的問題。

「快啲睇吓個leave planner!隔離team果個靚女思詩,又同呀Nichols同一時間請大假喇!」師奶同事阿Cat最愛八卦,特別喜歡在午飯後的時間拉著同事說是非。
「佢哋好似已經第三次同一時間放大假喇喎,肯定有路啦!」
「唔係呀嘛?Nichols結咗婚冇耐咋喎!」



你們推測得沒錯,Nichols跟思詩的確又會再次展開雙人同床睡之旅,而且思詩早幾日還有問過我想要甚麼手信。唯一沒猜對的地方,就是其實女主角思詩也是已婚之人。反正思詩從來沒有承認,甚至連Nichols也應該還未知道……

想不到Cat姐的八卦天線已經悄悄伸延到我頭上:「阿雲!聽講思詩係你介紹入嚟做㗎喎,你知唔知佢兩個係咪……」
「唔知喎,你哋自己問返佢哋啦。」我冷冷地說,順勢指指門外剛好步出升降機的思詩以及Nichols。

「真係好呀,痴住個上司就可以放成兩個鐘lunch。」剛剛從人事部回到office的阿熹不齒地說。公司今年賺大錢,新樓盤《港.精神》的銷情極之理想,更有幾個大業主大手買入一批單位放租,公司前天宣佈要向同事發放特別花紅。

「你做咩上去傾咗咁耐?派好多bonus咩?」我期待地問剛剛見完高層的阿熹。
「…係呀,派好多呀……公司送咗成個《港.精神》單位俾我呀!」
「哈哈哈哈哈,今晚早啲瞓,發個靚夢!」


「哈哈哈哈哈!」阿熹一邊拍著我的肩膊一邊在笑。

在我們兩兄弟笑得歡暢之際,思詩突然板著臉走過來,我馬上收起笑容,阿熹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朝寫字樓層冇沖廁水果單嘢,我覺得你處理得好差囉。」思詩劈頭第一句就很不友善。
「我去廁所時咁啱發現冇水,已經馬上通知管理處出memo。」
「但係你成單嘢完全冇同我溝通過囉!」
「你自己check吓電話record啦,係你去咗食lunch唔接我電話唔覆我whatsapp咋。而且,呢單嘢係你條team嘅負責範圍內囉!」
「總之你應該同同事溝通囉,而唔係完全唔同人合作囉!」她黑著臉轉身離開。



聽到一切的阿熹,已經氣到緊握著拳頭。「唔講仲以為佢係你上司㖭。你哋職位一樣㗎!……差啲唔記得,人哋可以同Nichols告枕頭狀,你小心飯碗不保呀。」

作為我的死黨,阿熹知道我跟思詩之間大部分的事。因此,性格衝動火爆的他非常討厭思詩。他既替我這個好兄弟不值,也看不過眼思詩的所作所為。

「到我上人事部喇,希望我都有個《港.精神》單位啦!」我故意向阿熹說笑,緩和氣氛。

最後,我當然沒有收到樓盤。普通地跟高層寒暄幾句,問問工作的事,就領取了不過不失的花紅通知信。剛從人事部回來,我就看見阿熹出大事了。

「你條死臭閪!」

阿熹竟然在一眾同事面前,向著思詩大罵,然後一巴掌刮在思詩的臉上!

附近的同事都被阿熹突然的舉動嚇呆了,只有Nichols馬上衝到思詩身邊推開阿熹。思詩用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漲紅了的臉上,流下了不知道是委屈還是疼痛的淚水,我見猶憐。

「阿熹,你short咗呀?」Nichols邊向阿熹大罵邊安撫思詩,然後跟其他同事說:「同我call實Q上嚟!」



阿熹自己也不知所措,不顧一切奪門而逃,衝進剛好停在這層的升降機,還撞到剛步出升降機的人。

「喂,阿熹!」我叫住他,可是他沒有停下來。

Cat姐趁住兵慌馬亂,急急走到我身邊,小聲向我打報告:「頭先隔離team思詩嬲霸霸咁過嚟搵你,阿熹幫你應酬住佢先,點知講講吓佢哋就嘈起上嚟,阿熹一時火遮眼就……」

即使Cat姐不說,我也約略猜到阿熹掌刮思詩的動機。雖然我不認同阿熹的做法,但畢竟他是為了幫我出一口氣才會鑄成大錯……

我衝到升降機前焦急地猛按按鈕。我決定馬上去追他,即使我將會因此惹上大麻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