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話?你有犯罪…………!」

阿熹粗暴地用手捂著我的嘴巴,不讓我說下去。「一陣俾你delete咗我嘅超能力點算?」

幸好在我一搞清楚自己超能力發動條件後,我就已經把所有資料都告訴阿熹,不然剛才我就衝口而出消除了他的能力,當了豬隊友了。

「堅唔堅呀?嗱嗱臨測試吓好喎!」我邊說邊拿出褲袋中的手機,解鎖,然後打字。

阿熹稍為冷靜下來,說道:「唔…你都講得啱!都係再測試吓好。……喂,你係咪聽緊㗎?仲掛住玩whatsapp……」



我打好了字,按下了發送,在我傳出訊息後一秒,阿熹的手機響起了提示音。

「阿熹有犯罪後匿埋就唔會犯法嘅超能力!你會唔會搵到方法測試?」-阿熹對著他的手機默唸了我剛剛發到群組的訊息,而群組中有我、阿熹,以及-阿Jill。他的臉色一沉,想要發作,卻礙於正身處人多的辦公室。他咬牙切齒地瞪著我說:「喂!你癲咗呀?做乜話俾果梳蕉聽?」

「咁我嘅能力都係佢諗計幫我測試出嚟,我諗住佢都可以幫你呀嘛!」
「你好信佢咩?佢係人係鬼,你都未知呀!」
「我咪講過囉,阿Jill佢已經知錯。」
「就係佢呀,幫果個施金蘭贏咗立法會個位返嚟㗎,佢出賣香港呀!」
「佢話佢係為咗屋企人先會幫新港聯手,佢係被迫㗎!」



阿熹突然停止跟我爭論,平靜地看著我,說:「阿雲,你變到好奇怪。點解佢講乜嘢,你都信到十足?唔通,你真係鐘意咗佢?」

我並不是「受到荷爾蒙欺騙」而對她投下相信一票。投下這信任一票,是憑我的直覺,我直覺她並不是壞人。不過,我承認,阿Jill還算是一個美少女。一雙大眼睛、柔順的長髮、白裡透紅的肌膚,要不是初次見面時發生了那種事,我對這個少女一定會產生好感。

阿熹見我久久沒有回答,便再三囑咐我說:「總之咪再同佢講咁多!測試呢件事,我自己會諗辦法,唔駛佢幫手!」

因為阿熹反對我再向阿Jill透露更多,我也不方便在群組中再跟她多說。無獨有偶,阿Jill也就只在群組回覆了一句話:

[下?即系點呀?吾系好明但系好似會好有用?]



然後,大概是見我們一直未有回覆吧,她也沒有再在群組中追問下去。

晚上,我在沒亮燈的睡房中拿著電話,反覆解鎖又反覆關上屏幕。最後,在10時13分,我終於下定了決心,撥了一通電話給阿Jill。

「喂,阿雲?」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阿Jill甜美的聲線。

「阻唔阻你呀?」

「我未瞓呀,你講吖!」

「冇,我想講返關於阿熹超能力嘅嘢俾你知。」說罷,我心頭湧現了對阿熹的歉意。

「好呀好呀!我都好想知道究竟佢嘅能力幫唔幫到我!」電話中傳來她充滿期待的聲線。

「等我諗吓由邊度開始講先。」我猶豫一會,深呼吸一下:「個故仔有啲長,唔好介意。」



接下來,我把我跟思詩之間的故事,關於我怎樣對她,關於她怎樣負我,重頭到尾說了出來。阿Jill一言不發,耐心地聽完我的故事。

把我的戀愛故事拿出來跟她分享,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阿熹是因為掌刮了思詩,才會發現自己的超能力;而要了解阿熹掌刮思詩的動機,就要先知道我跟思詩之間的故事。我這樣拼命地說服著自己,心裡卻暗自期待阿Jill會用她那甜美的聲線回應說:「你好慘啊」、「如果我係你女朋友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之類的說話。

我料不到阿Jill說:「你好自私呀。」

「吓?」我對她的這個回應始料不及。

「你真係勁自私呀!你為果個女仔痛苦嘅時候,你身邊關心你嘅人其實一樣痛苦!」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所以我選擇沉默,讓給她繼續說。

「雖然係因為想幫你,阿熹先會發現呢個超能力……但係如果佢冇呢個超能力呢?傷人可以坐監㗎!」



「喂,又唔係我叫佢郁手㗎喎!」我倒是能夠流利地自辯。

「阿熹係你最好嘅兄弟,佢睇見你一路俾人傷害,想幫你但又幫唔到,佢一定同你一樣痛苦!就係因為好想幫你,佢先至會一時衝動,刮咗果個女仔一巴!」

「我夠知佢係為咗我啦,但係……」

她打斷了我的話。「既然咁多人為你好,點解你仲要為果個女仔所做嘅嘢傷心呢?」

「咁我可以點先?人生入面總有啲嘢,唔係話放低就可以即刻放低!我知道我要放手,但我控制唔到自己個心!」

「你嘅世界,並唔係只有果個女仔!你仲有真心對你好嘅朋友同家人!仲有好多有意義嘅嘢等緊你做!」她繼續說:「雖然你個心會好痛,但身邊關心你嘅人都會支持你㗎,快啲企返起身啦!」

在漆黑的房間中,我瞄到掛在我床頭那幾幀跟思詩旅行時拍下的即影即有照片,然後,我的視線突然變得模糊。我該把思詩的一切都真正放下了,可是我不肯定自己能否做到。但是,我知道我的身邊會有人支持著我,有家人、有阿熹、還有……阿Jill。

第二日,我冒著會被阿熹臭罵一頓的危險,把昨晚阿Jill在電話中所說的都告訴阿熹,想讓他對阿Jill改觀。



阿熹板著臉聽完我的覆述後,我戰戰兢兢地問:「咁你要去測試你個超能力果陣,阿Jill可唔可以跟埋去呀?」



「……你鐘意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