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傻㗎?呢度有晒閉路電視㗎!」

「你估office入面冇裝CCTV咩?邊個返工蛇王,公司都知呀!」

「……你啱。」對於阿熹的回答,我無從反駁。

在陸氏地產集團大樓—即是我公司的停車場內,我、阿熹、以及阿Jill,正鬼鬼祟祟地躲在防煙門後面。在這個下班時間,一個中年男人正走近泊在停車場的一輛瑪莎拉蒂。

「果個咪係李永義?陸氏高層喎!」阿Jill認出了這個男人。



「係呀,呢條友自己揸瑪莎拉蒂返工㗎。」

「你打算向佢落手?想做啲乜?」其實我對於阿熹接下來要做的事非常不安。因為阿熹只有事前告訴我們的集合時間跟地點,計劃的詳情他卻故弄玄虛。

「睇住嚟啦,我一直都想試吓咁做。」

阿熹留下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便推開防煙門,徑自走到剛剛坐上駕駛席的李永義身旁。接下來,阿熹竟然一手抓住李永義的衣領,強行把他拉下車!我已經被阿熹的舉動嚇到心臟也快跳出來了,這個時候阿熹駕車駛到防煙門前,示意我們上車。我把心一橫,便推開防煙門衝上去,阿Jill也緊隨其後。

這簡直是我人生中做過最荒唐的事。我的死黨阿熹,正在駕著從別人處搶來的瑪莎拉蒂,載著我跟一個認識了沒多久的少女阿Jill,從中環沿著干諾道中直駛往西面。



阿熹把車窗調較下來,享受駕著百萬座駕風馳電掣的快感。馳騁一會後,他以輕快的聲線說:「好!啲星星消失晒喇!」

聽到這句話後,我跟阿Jill便從壓力之中釋放出來,沉重地鬆了一口氣。

「原來你有車牌?」

「唔駛驚喎,死唔去嘅。」

「俾你嚇餐死!我頭先仲以為你要去殺李永義!」



「唔會啦!」阿熹把車窗關上,「其實我上次刮完思詩,我見到四粒星囉。」

「咁多?」我吃驚。

「吓?星星多同少有分別㗎?」不知GTA為何物的阿Jill一臉疑惑。

為免阿熹動怒,我搶著向阿Jill解釋:「即係呢,喺遊戲入面,視乎犯咗嘅罪行,愈嚴重就愈多星。愈多星星,被追捕嘅情況就愈嚴重……」

在阿Jill正在消化我的話之際,阿熹裝出猙獰的奸笑問阿Jill:「不過喺GTA嘅世界,殺人反而唔係最嚴重。係咪想我喺你身上試吓?」

在後座的阿Jill從倒後鏡中看到阿熹的狡猾眼神,驚慌得整個身體挨後,縮起肩膊。

「哈哈哈!講笑咋!雖然我唔打算殺人,但係我刮思詩都已經有四粒星,如果殺咗人,可能直接六星㖭呀。」

「六星會點㗎?」阿Jill雖然害怕,但還是禁不住好奇。



他指指車窗外的天空,說:「突然嚟架直升機射撚死我囉!到時我就唔係WASTED再喺醫院行返出嚟咁簡單喇。」

說到關乎人命的事,氣氛就變得嚴肅起來,車箱中又一片沉默。雖然,我心底裡正在慶幸阿熹不打算用這個能力殺人。

駕車離開天橋後,阿熹輕嘆一下,然後就說:「玩完,家吓兜返返公司,還返架車俾李永義。」

「吓?我以為你要將呢架嘢據為己有㖭。」我心裡抹一把冷汗。

「答返你頭先個問題啦。車牌我就考咗好耐喇,不過香港啲車位炒到貴過外國啲別墅呀,仲講養車?所以我咪一直冇機會揸囉!呢架嘢,我都係無福消受㗎喇。」

我稍為放心:「點知你想點啫,話晒呢架嘢都值成球呀嘛。」

「GTA入面最多都係偷車之嘛,賣失車套現嘅話會有咩嘢後果?冇人知道,我亦唔想冒險。」



阿熹把瑪莎拉蒂駛回公司停車場,離遠已經看見李永義仍然獨個站在他的車位上。駛到李永義跟前的這段路明明很短,我的心臟卻愈跳愈快,愈跳愈激烈。我緊握著雙拳四處張望,心裡總覺得停車場內四處都有伏兵,準備把我們這三個偷車賊一舉捉拿。

車停了,我們趕緊全部跳下車。李永義跟阿熹對望了一下,然後就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駕著他的愛車絕塵而去。待瑪莎拉蒂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完全消失後,我們三人幾乎同時重重地「啊—」的舒出一口氣。

「好喇,呢個測試,係成功嘅!」阿熹舉高雙臂伸了個懶腰,狀甚輕鬆。

「你個超能力,實在太神奇喇!」阿Jill以她的一雙明眸敬佩地凝視著阿熹,令我看得有點不是味兒。

阿熹瞧了阿Jill一眼,沒有向她作出任何回應,便轉而對著我說:「阿雲,去食飯喇,我請!」

「咁阿Jill……」

「唔、唔緊要啦,我自己走得㗎喇,今日多謝你哋叫埋我嚟呀。」她的表情略顯尷尬。

趁著阿熹轉身往出口的方向走,阿Jill悄悄拉著我的衫角,誠惶誠恐地細聲詢問:「如果…我叫阿熹用佢嘅超能力幫手,你估佢會唔會幫我?」



「我估佢會同我一樣,睇吓件事值唔值得幫先囉。話時話,你成日話要幫手,究竟係咩嘢事啫?」

她看著我,欲言又止。

「阿雲!仲唔行?」遠處的阿熹催促著我,我拋下了阿Jill,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停車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