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香港人善忘。女明星蘇祈祈直播死亡事件,曾經令香港人對超能力的熱情冷卻起來。然而不消一會,香港人又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再次繼續熱烈談論超能力,更甚有些人的人生開始圍繞著超能力去轉。

我跟阿熹吃完飯回家,一打開家門,就看到阿珊跟傑仔正在摺枱前吃晚飯。

「Jonathan,食快啲啦!」阿珊催促著傑仔。

「嘩,做乜今日傑仔咁晏先食飯呀?」我不喜歡喚傑仔作Jonathan這種又長又繞口的名字。

「今日放學之後要去學太鼓、又要去柔道班、又要去學寫programme,呢個鐘數先食飯,差唔多啦。」阿珊作為單親媽媽,她比其他家長更加緊張兒子的成長。



阿珊是我的姊姊,比我年長三年。十年前,廿三歲的她跟已婚上司發展婚外情,直到她懷了上司的孩子後就被拋棄了。從懷孕到兒子現在9歲了,她一直都跟我和媽媽住在這間公屋。即使我們家增加了傑仔這個人口,但申請調遷公屋還是杳無音訊。

「好心你啦,俾傑仔慢慢食餐安樂茶飯啦。」我從冰箱中拿出一罐梳打水,然後軟躺在舒適的沙發上。

「唔得呀,我陣間仲要帶Jonathan去上lesson呀。」

「吓,家吓十點幾喇喎,仲要出街?」我呷一口梳打水,看著我姊身旁苦瓜乾口臉的三年級小豆丁。

「無辦法啦,個lesson好full,傑仔個schedule又排到滿晒。」看見傑仔把最後一口飯扒進口內,阿珊連忙收拾碗碟遞給剛從廚房走出來的老媽,然後又轉身整理行裝。



「咩嘢lesson咁重要呀?」

「家吓要去超能力激發班呀!」

「唔—係呀?」幸好在小孩子面前,我還是能抑制到髒話從我口中蹦出來的。

「你知唔知呀,我哋Jonathan竟然仲未知自己有乜嘢超能力囉!」她以誇張的口型表達事情有多荒謬。

「唔知又點啫!你夠未知啦,阿媽夠未知啦。」我刻意地再添上一句:「我夠未知啦。」



我這個謊言,只是為了防止她懷疑「Jonathan本來有非常獨特的超能力,只是被他的舅父意外地消除掉而已」。

「No!你唔明㗎喇!同班果個Alexander呀,有將普通座位變成關愛座嘅超能力呀!」

我忍不住大聲地笑了出來。「哈哈!關愛座?呢種超能力有乜用呀?」

她沒有理會我,徑自說下去:「而阿Beckham就有唱歌唔駛換氣嘅超能力,啱啱代表學校去上stage度perform呀!寫落個portfolio度一定可以升間好啲嘅中學啦!」

原來在現今的香港,入讀一間好學校的條件,除了要多才多藝,還需要有能夠代表學校去表演的超能力。

「果日先俾林太笑,話得我阿Jonathan乜都冇!我哋已經住公屋㗎啦再係咁落去就會俾呢個社會淘汰㗎喇! Jonathan我哋出門口喇,再傾!」超能力還能成為家長之間互相比較及炫耀的工具,我看著傑仔的背影,心裡無限同情。

「喂!阿雲!你仲未知道自己有乜超能力咩?」阿珊出門後,老媽便拿著抹布準備清潔摺枱。

「吓?未呀。」我媽作為一個典型的師奶,我肯定她在知道我有超能力後會到處宣揚。



「咁就啱喇!」老媽放下抹布,走過來坐在我的旁邊,把她那部桃紅色機套的手機遞給我。「你試吓玩呢個app屎吖!」

我看一看電話屏幕,是一個名叫《700萬種超能力》的手機應用程式。老媽瞇起她那雙老花的眼睛,指著屏幕慢慢教我:「嗱,你先輸入性別、年齡、職業,之後佢會問你好多條唔同問題,幫你搵到個有可能嘅超能力方向……」

我一邊聽她說,一邊輸入:女、38歲、家庭主婦。

「衰仔!你做乜亂填呀!一陣影響個測試結果呀!」她一掌打在我的手臂上。

我關上應用程式,把電話還給她:「阿蕭師奶,輸入咁多個人資料,都唔知佢哋收集嚟會做啲乜呀!」

「唉!咁點啫!我哋全家都未知有乜超能力!點算呀,樓下個檔好似擺到聽日咋……」

「又乜檔呀?」



「係區議員搞嘅街坊活動嚟㗎,之前都搞過㗎喇!如果登記自己或者家人嘅超能力,就可以免費拎一袋米!」

我聽到傻眼了。竟然有人會為了一袋米就出賣自己以及家人的私隱?而且,我記得我們區這屆的區議員,是新港聯的黨員。這就令我對於這個街坊活動更加懷疑、更加反感。 不過香港人為了一頓飯、一個禮物包就能出賣選票,對這個屋邨的街坊來說,出賣一點自己的私隱又有甚麼問題?

「就算你知道咗自己超能力,都唔好咁易話俾人知道,明白冇?」我像父親教女兒要保護自己一樣,耐心地叮囑我媽。

「點解呀?」

「Er……有可能被壞人睇中你嘅能力,迫你幫手做唔鐘意做嘅嘢囉!」

「吓?迫我上巴士度幫手改裝關愛座?哈哈哈哈哈……」

或許老媽還沒意識到會有這個可能性,但以我這種有特別能力的人來說,就正正吸引了阿Jill接近我,想我用超能力幫她忙。不過,反正她一直不肯坦白告訴我要幫她甚麼,我也沒必要再放心思在她身上了,就讓我回復平淡的上班族生活吧。

我是這樣想的。



想不到,第二日上班,就把我想要當普通人的計劃徹底摧毀。

我一回到公司,就被通知我被公司高層接見,讓我獨個兒去60樓。而召見我的人,竟然是陸氏地產集團的創辦人兼董事局主席,陸震鷹。

站在陸震鷹身旁的李永義先說話:「你就係果個物業管理部嘅職員,蕭志雲?」

「係。」我僵硬地點點頭。

陸震鷹猶有余裕地吸一口雪茄,然後才慢慢開口說:

「我要你用你嘅超能力幫我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