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地產集團大樓的60樓,是陸氏集團董事的辦公室。從辦公室的落地大玻璃望出去,是維多利亞港的的180度壯麗景觀,氣勢非凡。而集團的創辦人兼董事局主席陸震鷹,正在這間辦公室,坐在豪華大班椅上面吃著雪茄。陸氏兩大高層李永義、張厲營,分別站在陸震英的左右。
 
我在乘電梯來60樓的短時間內,思考了幾個我這個小職員會被高層直接召見的原因。是因為阿熹幫我出氣而掌刮思詩的事嗎?又或者是阿熹搶了李永義的名車來駕駛的事嗎?
 
思前想後,我也只能聯想到這兩個理由。但我卻從陸震鷹口中,聽到一個我沒有想過的原因:「我要你用你嘅超能力幫我手。」
 
我被他殺個措手不及,只好先裝傻蒙混過去。「…吓?咩嘢超能力呀?」
 
「你果個可以消除其他人能力嘅超能力。」陸震鷹紋風不動地回答我。
 


我乾涸的喉嚨未能發出任何聲音去回應他,只剩下腦袋在運轉,猜測究竟他是從何得知我的秘密。
 
他繼續說:「我要你幫手,對付我哋集團嘅對手。」
 
我故意抑制自己的震抖,就只能吐出兩個字:「…邊個?」
 
陸震鷹又吸一口雪茄,就像不屑向我多講一樣。他身旁的李永義理解到主子的心思 ,故代為解說:「相信我哋嘅競爭集團,一樣羅致緊好多超能力人士幫手。我哋要防備對手利用唔同嘅超能力,喺商業活動之中取得優勢。」
 
「點解要搵我?你哋一定可以搵到更勁嘅超能力人士幫手啦!」我只是想做個平凡人。
 


「我哋需要可以低調解決問題嘅人。即係你。只要知道對手能力,你就可以消除咗佢,就好似冇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我咬著牙,出盡力嚥下了一口口水。他們知道的還真多,感覺就像是我正一絲不掛站在他們眼前,甚麼都被看清光一樣!
 
李永義看出我的動搖,便開始利誘我說:「放心啦,我哋會俾酬勞你。錢又得,其他嘢又得,你想要乜就即管講,我哋即俾。」
 
面對眼前這幾個氣焰迫人、認為錢是萬能的西裝友,我就偏不相信他們甚麼願望也能馬上實現。我挺前一小步壯膽,把我想要的說出來。「好,我要食淫Kate質素嘅女!」
 
陸震鷹以那雙像獵鷹一樣的目光瞄我一眼 ,又悠哉地吸一口雪茄,然後命令他的秘書:「打俾阿Kate,叫佢沖個涼即刻過嚟。」
 


「咪住咪住咪住咪住—!」我嚇得耍著手叫停陸震鷹,阻止他的秘書打電話過去。陸震鷹投以一個「咁你想點呀?」的眼神回應我。
 
「咳咳!」我挺起胸膛回答道:「我要考慮吓先。因為,我唔想用呢個超能力做壞事。」
 
眾所周知,在商業世界為求賺錢,骯髒手段何其多。特別是陸氏集團這種香港地產商,掌舵人是能夠打入全球富豪榜的陸震鷹,他背後一定當過很多不能見光的卑鄙事,我打從心底裡不想跟這種壞人同流合污。
 
「嘿嘿嘿嘿嘿!」冷不防陸震鷹仰天大笑,打破了房間的寧靜:「你唔做壞事?你都用過你個超能力殺人啦!」
 
「吓?」
 
「祈祈跌死果單新聞,你都有睇啦?」
 
陸震鷹喚蘇祈祈的名字時,叫得特別親暱。我忽然想起,傳聞蘇祈祈年輕時曾經當過陸震鷹的情人。只見他低頭用拇指摸著無名指上的寶石戒指,用悲痛的聲線說:「係你害死祈祈㗎。」
 
「…咩話?」明明這個房間裡的冷氣不是很大,我的身體卻開始不由自主地震抖起來。


 
李永義又替他的主子回答:「喺蘇小姐要表演果個晏晝,你曾經喺餐廳度同人討論超能力。當時蘇小姐就坐喺你後面張枱,你意外消除咗佢個超能力。」
 
我有做過嗎?應該有吧?還是沒有?還是有做過?我實在不能肯定地回答。因為,如果要跟別人討論超能力,「飛天」「隱形」這種常見關鍵字一定會在對話之中出現。
 
所以,如果你說我在那天Lunchtime,曾經跟同事說過類似「會飛天的超能力」這種話,又意外地被坐在附近的蘇祈祈聽到,然後又成功地消除了她的超能力,再之後不知情的蘇祈祈就這樣去了表演飛天……那也並非完全沒有可能的事。
 
想到這裡,我腦內突然閃過在電視直播中蘇祈祈頭顱爆掉的回憶畫面。一股噁心欲吐的感覺忽然侵襲而來,然後就是腦袋的一陣暈眩。
 
李永義見我正在沉默,還貼心地為我總結:「如果唔係你消除咗佢個識飛嘅超能力,佢就唔會跌死。」
 
蘇祈祈真的是我害死的?我……我殺了人?
 
陸震鷹再向我補一刀:「你連人都殺過啦,家吓我又唔係叫你殺人,只係叫你幫吓我手啫。」
 


我的耳朵嗡嗡作響,呼吸也變得困難。我拼盡全力用已經軟掉的雙腿後退了兩步,然後轉身逃離這個房間。陸震鷹提高聲量,在我身後說:
 
「我俾三日時間你考慮。一億。你肯幫我嘅話,我俾一億你。」
 
已有 0 人追稿